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文库吧!

首页 > 目录 > 《守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卷 我欲成魔,佛奈我何? 第三章 接镖

第一卷 我欲成魔,佛奈我何? 第三章 接镖

酒鬼爱老酒 2021-04-08 10:03:58
,木屑纷落,飞花碎玉通常,刘闯身形不稳,蹭!蹭!蹭!……连声退后。“二哥!”张信大急,一个腾身跃至刘闯身后,双手化掌平推而出,抵住刘闯的后背,哐当!张信刘闯二人脚下的大理石地板四分五裂,崩裂的石块犹如飞刀般乱飞,当!当!当!财神像被一“哼!”黑衣人一声冷哼,轻轻一个垫步,退出数丈开外。刘闯一击不中,借着力原地打了一个转,又是气势汹汹的扑了上去,手中的凳子蓄足了力气,迎面砸向黑衣人的头顶。。...

守阁

推荐指数:10分

《守阁》在线阅读

  “你说什么!老杂种!俺要砸烂你的脑袋!”刘闯双眼通红,一甩肘子,就挣脱了张信,放眼一扫,抄起长凳,蹬!蹬!蹬!跨出三大步,抡圆了膀子,直指黑衣人的脑袋砸去。

  “哼!”黑衣人一声冷哼,轻轻一个垫步,退出数丈开外。刘闯一击不中,借着力原地打了一个转,又是气势汹汹的扑了上去,手中的凳子蓄足了力气,迎面砸向黑衣人的头顶。

  “找死!”黑衣人这次未退半步,右手身前一挥,带起一道紫色的满月,砰!一声爆响,木屑纷飞,飞花碎玉一般,刘闯身形不稳,蹭!蹭!蹭!……连连后退。

  “二哥!”张信大急,一个纵身跃至刘闯身后,双手化掌平推而出,抵住刘闯的后背,哐当!张信刘闯二人脚下的大理石地板四分五裂,碎裂的石块如同飞刀般乱飞,当!当!当!财神像被一块石头砸的支离破碎,石块深深地嵌入墙壁之中。

  龙运面色一变,左手护住龙之鳞,右手空中急点,宛若穿针引线,奇快无比,只见残影,飞来的碎石还未近身,蓬!……蓬!纷纷爆裂开来,化为千万齑粉,簌簌而落。

  刘闯总算是稳住了身体,脸色苍白,正大口地喘着粗气,至于张信,似乎情况更为糟糕,原本苍白的脸色,添了一抹不正常的潮红,张信险些一口逆血喷出,又强行咽了下去。此时刘张二兄弟,看着黑衣人的目光很复杂,充斥着浓浓的忌惮。

  龙运见势不妙,横身挡在刘闯,张信二人身前,“阁下好功夫,我兄弟三人自问不是阁下的对手,我这二弟就是这暴脾气,还望阁下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替二弟给您赔个不是。”话音一落,龙运合紧双手,躬身作揖。

  “大哥!你怎么给这个家伙道歉!我还怕了他不成!”刘闯看着龙运赔礼道歉,心头窝火,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住口!休得胡言!闹得还不够么?退下!”龙运眉头一皱,喝退刘闯,刘闯拳头捏的嘎嘎作响,“呸!”啐了一口,黑着脸退到一旁。

  黑衣人也是回了一礼,“呵呵,哪里话!刘兄弟只是想试试我的武艺而已,权当切磋,我从未当真,不过阁下竟然会有着武林绝技之称的‘穿花手’,倒是令我大开眼界。”

  龙运眉头又是一皱,心中暗道,“穿花手”在江湖上很少有人知道,不知这黑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不过龙运很快就堆出一脸不好意思的笑容,“如此雕虫小技,怎能比得上阁下的盖世武功?阁下如此说,实在是太折煞龙某人了,对了,忘了介绍了,我是龙运,这两位是我的结义兄弟,这是二弟刘闯,这是三弟张信。”

  黑衣人行了个抱拳礼,“没想到在这龙运镖局之内还能结识三位英雄,真是我莫大的福气。”

  “呸!假仁假义!”黑衣人话刚出口,刘闯就来了一句。

  不过黑衣人就像没听到一样,说道:“龙兄弟,我看三位都有着不弱的武艺,怎么这镖局却落得如今这般凄惨的境地?可否告知一二?”

  龙运摸了摸满是胡须茬下巴,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不能告人的事,与阁下知道也无妨!当初,咱们三兄弟辛辛苦苦攒了些银子来到这‘镖城’租下了一间不小的门面,开设了‘龙运镖局’,我们三兄弟在这之前已经走了多年的镖了,也算是老手了,一开张,就揽了不少生意,而且每趟走镖都是准时送到,万无一失,很快就成了‘镖城’里响当当的镖局。可是,有一天来了个大主顾,让我们护送一位小姐,说是去冀州探亲,我们只知道这位小姐身份尊贵,但我们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雇主给了五百两定金,我们没有理由不接下单子。我们准备好,就开赴冀州,一开始很顺利,可是即将要到达冀州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伙人,个个功夫都不在我兄弟三人之下,而且人数是我们的几倍,我兄弟三人拼命厮杀,也没有保护住那位小姐,她被人掳走,我三弟为了护我,也是受了重伤,我等实在是无奈,只得放弃,带着三弟逃了出来。回到镖城,三弟的命虽然是保住了,可是却落下了病根,每逢天气阴冷之时,伤口就会发痛,而且武功再难有所寸进。屋漏偏逢连夜雨,雇主找上门来,把我们大骂一顿,还砸了我们的招牌,后来听说那位雇主花了大价钱才赎回那位小姐,出了这种事,我龙运镖局哪还能混的下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客人上门,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处处受到其他镖局的排挤,到了最后,只能搬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是我们三兄弟坚信‘龙运镖局’会有东山再起之日,决定继续待在‘镖城’,我在这里结婚生子,有了孩子,就是之鳞,没过多久,之鳞的母亲因为受不了我们穷困潦倒的日子,也就抛下不到一岁的之鳞,走了……”龙运说道最后,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摸了摸龙之鳞的小脸,满脸的苦涩。刘闯和张信也是垂着脑袋,落寞无奈。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龙兄弟大可不必如此灰心丧气,只要贵镖局可以完成我这趟镖,我相信龙兄弟的‘龙运镖局’一定可以重新回复往日荣光,就是不知道阁下敢不敢接。”黑衣人沉声说道。

  龙运三兄弟听了这话,眼前一亮,纷纷抬起头注视着黑衣人,龙运颤抖着声音说道:“阁……阁下不妨说说看!”

  黑衣人点了点头,探手入怀,掏出一个丝绸包裹,方方正正的,不像是什么财宝,倒像是一本书。黑衣人将包裹递到龙运的手中,“这就是我要阁下护送的东西。”

  龙运掂了掂,入手很轻,的确是一本书,龙运很奇怪,一本什么样的书,还要专门请镖局护送?

  “这是一本书,至于是什么书,恕我不能奉告,我要你们把这本书完好无损的送到终南山正气宗,可否?”黑衣人指着包裹说道。

  啪!龙运手一抖,包裹落到了地上,扬起一地灰尘,瞪大了眼睛,久久才回过神来,“阁下口中的正气宗,可是江湖四大派之一的正气宗?”

  “不错。”黑衣人扬起脑袋,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么说,阁下和正气宗有关系?”龙运继续问道。

  “呵呵,不瞒龙兄弟,我就是正气宗门人,具体的名讳我不便说。”黑衣人有些得意的笑着回道。

  龙运回头看了看刘闯和张信,发现他们就像两个木头桩子似的,拄在那儿,龙运本想与他们商量商量,现在又打消了主意。

  “正气宗门人武功高强者大有人在,阁下自己的武艺也在我们众人之上,为什么正气宗不派专人护送此书?阁下自己带回去也可以不是么?”龙运问出了心里最想问也是最担心的问题。

  “龙兄弟不愧是老镖师了,果然心思缜密,实话告诉龙兄弟,此乃正气宗绝密,不便大动干戈,而我自己又害怕会被有心之人盯上,这本书对我正气宗而言,至关重要,绝不可出现什么差池,所以我要找个镖局,而且是不引人注目的镖局护送此书。”

  “对不起,这镖我们‘龙运镖局’不接,我们这几个人根本无法完成这趟任务,我们不想白白送了性命。”龙运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脱口而出。

  “龙兄弟未免回绝的太过于心急,我敢找上门来,肯定是有一个完全的计划,龙兄弟可否给我一点时间,我来仔细说说,龙兄弟听后再回绝不迟。”黑衣人摆了摆手。

  “请说。”

  “是这样的,我有这样的打算,一会我先行离去,沿着大路回正气宗,就算有人知道我身上带着这本书一定会路上设伏于我,而各位则带着此书从小路走,趁着夜色,不要引起他人注意,深夜出城,沿小路去正气宗,一到正气宗的势力范围,就会有人接应,可保万无一失。”黑衣人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话虽如此,可是……”龙运依旧很犹豫。

  “这是定金,中州大陆通瑞银庄的银票,一千两!各大小银庄都可取用换成金银,事后另有一千两奉上!”啪!黑衣人直接将银票拍在了桌上。

  “真的!是真的!大哥!一千两啊!不!是两千两!俺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一直没发话的刘闯一把拿起钞票,看了又看,双眼放光,激动地说出声来。

  张信也凑着脑袋,说道:“大哥!有了这两千两!我们的镖局就可以东山再起,做得更大了!这可是咱们兄弟吃饭睡觉都想的事儿啊!”

  “这我知道!但之鳞可怎么办?万一……”龙运也是激动得很,可是一想到龙之鳞,他的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

  龙之鳞懂得龙运话中的意思,自己这下成了拖油瓶了,低着小脑袋,一言不发。

  黑衣人见三人意动,趁热打铁,“龙兄弟原来是担心您的孩子,我倒有一个主意,不妨将孩子带在一起,送到正气宗,入我正气宗山门,成为正气宗弟子,日后我为他寻个好师傅,定前途无量!岂不妙哉?”

  “当真?”龙运眉头一挑,如果龙之鳞进了正气宗绝对是件天大的好事。

  “呵呵,龙兄弟放心,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做主的!”黑衣人满含笑意地说道。

  “接下吧!大哥!”刘闯和张信也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样的日子他们已经受够了,机会就在眼前,哪有轻言放弃的道理?再说了,走镖冒点风险再正常不过了。

  “好!既然如此!这笔生意我‘龙门镖局’接下了!”龙运拍了拍胸膛,把包裹和银票小心翼翼地塞进了怀里。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卷 我欲成魔,佛奈我何? 第一章 龙运镖局 第一卷 我欲成魔,佛奈我何? 第二章 黑衣夜行,生意上门 第一卷 我欲成魔,佛奈我何? 第三章 接镖 第一卷 我欲成魔,佛奈我何? 第四章 林间小道,暗箭袭来(求收藏推荐) 第一卷 我欲成魔,佛奈我何? 第五章 剑花狂挽,兄弟悲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