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文库吧!

首页 > 目录 > 《万里无涯几多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鹤蚌相争

第四章 鹤蚌相争

故城秋 2021-06-10 10:04:30
将流星镖全数弹开,此外往前高跃,长链忽停,铁爪猛朝黑流星砸下。黑流星不敢硬接,晃身规避,正欲攻势,却又见一只铁爪飞过来,只好佯发两镖,再度闪躲。如此巧妙周旋几招,秃头虽占上峰,却一直近战严禁。借此机会机会,春冬二人再度奔往山下,未出几步便被流星“好啊。”黑流星应道,区区一个收起匕首的动作,便有数枚流星镖从袖中射出,只听树后丛中惨叫连连,想必周围暗藏之人尽已命丧黄泉,“等你们都死光了,我就是第一个来的了。”说着,双腕齐动,射出十余道黑斑。。...

  匕首将落之际,一只拴着长链的铁爪已飞至男人脸侧。男人大惊,急忙收手退步,避开了索命一击。秃头一拽长链,收回铁爪,踩着长棍的尸体,道:“总得讲个先来后到吧黑流星。”

  “好啊。”黑流星应道,区区一个收起匕首的动作,便有数枚流星镖从袖中射出,只听树后丛中惨叫连连,想必周围暗藏之人尽已命丧黄泉,“等你们都死光了,我就是第一个来的了。”说着,双腕齐动,射出十余道黑斑。

  秃头猛转长链,铁爪在空中画圆,将流星镖尽数弹开,同时向前高跃,长链忽停,铁爪猛朝黑流星砸下。黑流星不敢硬接,闪身避开,正欲反击,却又见一只铁爪飞来,只得佯发两镖,再次闪避。如此周旋几招,秃头虽占上峰,却始终近身不得。

  借此机会,夏秋二人再次奔向山下,未出几步便被流星镖封住去路。与此同时,秃头抓住黑流星分心的机会攻上身前,收爪回臂,挺身刺出,眼看就要击中要害。谁料身处被动的黑流星不慌反笑,刹那间,数枚流星镖自他袖口、腰间、脚腕射出,无一不中。秃头从半空摔落,张口欲言,却惨遭匕首割喉,痛苦而亡。

  “这东西的确好用。”黑流星轻敲手腕,发出咯吱的声响。原来,他之所以看起来穿着厚重,是因为身上装满了能够发射暗器的机关。虽与流苏所使的机关相差甚远,却都是墨门弟子的配备。

  黑流星打量起一旁的夏饮晴,又看了看秋梨,笑道:“不是说折笑宫的小妞儿个个守身如玉,原来是爱和小白脸勾搭。这般风骚,怪不得会和轮回令扯上关系。”

  泪水从秋梨那对桃花眸子中悄然淌出,挂在毫无血色的脸颊上,宛如生在白色梨花上的晨露,楚楚可怜。钻心的疼痛令夏饮晴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她知道那是秋梨正死死地抓着她的手。她颤颤巍巍地将剑举起,指向黑流星:“有种你再说一次。”

  “哦?”黑流星面色忽沉,一字一顿地重复道,“我说折笑宫的……”

  “什么小白脸嘛,人家明明就是个姑娘。”伴随着令人闻之骨酥的声音,一袭绿裙从天而降。其上的一弯新月格外显眼,正是五仙教的标志。除去绿裙,女子身上仅有绿布缠胸,香肩玉腹皆露在外,白皙无暇,甚是香艳。若说还有什么值得令人移目的,怕只是她那张媚态丛生的容貌了。她看向夏饮晴,嘴角微扬:“不过,脸儿倒是挺白的呢。”

  黑流星顿时眉头紧簇,双手抱拳,身子微躬,道:“绿萝圣女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你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和我说的话都忘了呢。”绿萝道。

  “不敢,十三日前的酉时三刻,小人曾对绿萝圣女立誓绝不再对任何女子有不逊之言!”每个字都像是从黑流星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绿萝懒得瞧他,自顾自地哼起了曲子。

  婉转的旋律在黑暗中流淌,似是要将祥和归还给夜晚,但一旁的黑流星却如同听到了地狱之声,脸色大变,忙道:“刚才……刚才是小人被孤魂野鬼上了身,才说出了些大逆不道的话!”他尽力控制着不让五官因恐惧而变得扭曲,可越是如此,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就越是滑稽。

  十三日前他中了绿萝的迷香,在睡梦中经历了三天三夜的割肉剔骨抽筋扒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待他醒来之时,从头到脚疼痛欲裂,使不得半分气力,只听见绿萝在轻声歌唱。而最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其实只睡了不过一刻时候!

  绿萝现在哼起的旋律,便是那曲子的一部分。

  她停下了哼曲,道:“原来如此,那你怎么还站在这里?”

  黑流星偷偷地瞟向夏秋二人,不由地攥紧了匕首。三番五次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他心中千万不甘,但他知道,自己虽能抢先动手杀了二人,但绝不可能活着见到日出。

  绿萝见他没有反应,道:“怎么,还想听一曲《醉红尘》么?”

  “不……不必了。”黑流星深深地吸了口气,三做两步地朝着山下走去。

  “唉,非要我把话说白了你才听得懂么?真是没情趣呢。”绿萝嘟起了嘴,娇媚万分,“我的意思是,你得给两位小妹妹道个歉才是。”

  “道歉?”黑流星顿住脚步,手上青筋凸显,像是能将匕首捏断。他缓缓转过身,僵硬地向夏秋二人走了几步,道:“方才是我出言不逊,还请两位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面色甚是难看。

  夏饮晴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住,杵在原地,不知应该做何反应。

  “实在是没有诚意呢,还是让我来教教你该怎么道歉吧。”绿萝向前走了几步,短裙微摆之间,生出一阵扑鼻芳香。顿时,黑流星匕首掉落,跪倒在地,头垂向下,再不动弹。见状,夏饮急忙捂住了自己和秋梨的口鼻。

  “夏姑娘别怕,我这‘柔情香’只会对男人生效。”带着微笑,绿萝缓缓走到了夏饮晴身边。

  此时的夏饮晴就像是困极不困饿极不饿一般,由于害怕已经过了极点,竟不再觉得害怕了。她挺直了身子,正色道:“我是姓夏,但我究竟是哪里得罪到你们了?”

  “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姑娘,若只得罪了我,才是有福可以享了呢。”绿萝忽然抬手,在她的脸上抚了起来。被这样轻抚,从小生活在女人堆里的夏饮晴还是感到了一丝恶心,想要躲闪,却发现那手指宛如黏在了自己脸上,根本避让不开。

  夏饮晴不禁心中一寒:我连她的一只手都躲不开,又怎能躲得过这杀身之祸呢?但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今夜的一切,似乎都与轮回令有关,难道说……

  突然,跪在边上的黑流星翻身而起,十几枚流星镖飞射而出,直刺绿萝!如此近的距离,轻功再高怕也闪躲不开。绿萝大惊,慌忙奔向不远处的一棵柳树,暂避其后。而她的手臂脚腕已划伤数处,流血不止。

  借着月光,绿萝见黑流星身形僵硬面色发青,恍然大悟,道:“哼,想不到堂堂黑流星,为了用《龟息功》来对付我,竟拜师九霄剑派门下,传出去岂不贻笑江湖!”这《龟息功》乃是九霄剑派的内功,多为水下所用,习得之后,可以内力代气,只要内力不尽,便能不呼不吸。方才黑流星便是用它躲过迷香,佯装中招,才有机会打了绿萝一个措手不及。

  “这心法是我杀了三四个牛鼻子道士才问来的,自学了整整十三日,哪里来的‘拜师’一说?”黑流星道,“更何况等你毒发身亡,谁又能将此事传得出去呢?”

  闻言,绿萝才注意到周身数处伤口皆已高高肿起,隐约还有灼烧之痛。

  “江湖盛传五仙教教众百毒不侵,其实不过是你们常与些毒草邪虫打交道,而常见的毒药也无非是由那几种草虫调制,才对你们没什么效果罢了。而我所涂的毒药,其实是取人参灵芝等诸多仙草的根部调制,以药为毒,对常人无害,但是对于所谓‘百毒不侵’的五仙教嘛……”黑流星嘿嘿一笑,满脸得意。

  “我的确没想到自己竟会有中毒的一天。”绿萝喘着粗气,想必是伤口的灼痛感严重了几分。

  “哼,我本不愿与五仙教结仇,但你实在欺人太甚!”黑流星举起匕首,向柳树走去,“你若是熬不住那烈焰灼身之苦,大可求我一刀了结了你。不过作为回报,你得先让大爷快活快活。”本是随口调戏,不料绿萝真的一边娇喘一边嗲道:“好呀,哥哥倒是先过来呀,妹妹好热好热呢。”

  黑流星本是好色之人,一听这般,急忙加快了脚步:“大爷这就来……”话未说完,忽觉四肢发软,突然喷出一大口黑血,只得席地而坐运功驱毒,“这怎么可能?”

  “亏你也知道我常与些毒草邪虫打交道,就不知我的血才是天下最毒的毒药么?方才我自知躲不过你的流星镖……便把自己的血溅在了你身上……”绿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看来已被剧痛折磨得生不如死,但依旧故作风骚,“哥哥快来呀……妹妹都等急啦……”

  听到她勾魂的声音,黑流星血脉偾张,加快了体内剧毒发作,不消片刻,已连吐数口黑血。

  “卑鄙!”黑流星骂道。

  “你也配说别人卑鄙么……”绿萝似乎就要连粗气都喘不动了,“夏姑娘……你去他身上搜出解药给我……我便令整个五仙教保你安危……”

  黑流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笑一声,道:“江湖中谁不知道,百里教主为了夺回炼仙鼎,要亲自杀死夏姑娘完成轮回令?再说了,你若是能号令五仙教,还会背着教众偷偷摸摸地一个人来杀她?分明是觊觎教主之位罢了。”

  我?轮回令?夏饮晴万万没有想到,方才一闪而过的疯狂念头竟成了事实!她望着面前的一片狼藉,痴痴道:“你们是说,轮回令悬赏的是我?”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像个戏子。夜色里藏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拥挤着吵闹着,用嘈杂淹没了她的耳朵。渐渐地,她变得看不见也听不见,除了孤零零地影子,除了死一般的寂默。

  恍惚之中,她仿佛听见自己发问:“为什么?”

  “与轮回令有关的一切,只问生死,不问缘由。墨门的前任掌门古苍穹一生救人无数,结果还是不被轮回令所害?”黑流星已无力支撑,身子半俯,奄奄一息,“夏姑娘,你我本无愁怨,即使我不来杀你,也会有别人来。若是你愿去将绿萝的血取来,今后我定会用性命护你。”

  夏饮晴感觉月光沉重地踩在头顶,放任黑暗将她活埋。她用力甩了甩脑袋,算是最后的挣扎,道:“你要绿萝的血做什么?”

  黑流星沉沉地叹了口气,道:“她血里毒的种类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恐怕再厉害的解药都无法医治。事到如今,也只能试试让我内服毒血,以……”

  “以毒攻毒!”夏饮晴顿时眼前一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序章 第一章 快剑劫心 第二章 算命书生 第三章 寸步难行 第四章 鹤蚌相争 第五章 以毒攻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