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得道记

得道记

得道记

更新时间:2021-02-23 09:24:27
小编评语: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推荐指数: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一个很普普通通的寻道故事。。。。。。 成仙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这少年名为王林,今年十六岁,其父是流云镇第一大家族王家族长王宁,其母在他三岁的时候因患病去世。王林是族长之子,自小就显露出非凡的天赋,其修为自修练之日起更是一飞冲天,年仅十岁就就突破了练气第三层。正因为这样,他成为了流云镇的第一天才,惊得周围的修仙大派清风门都得知了有这么一个人,随后清风门便传来了消息,说是一定要收王林为他们的内门弟子。。

精彩节选:

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身体承受了太多的负荷的王林,显然已承受不住,体内一阵气血翻涌,眼看一口血就要喷了出来,他又极力吞了回去。王林渐渐地失去了意识,就在他昏迷数息后,体内的玉片突然发出一阵蒙蒙的白光,若是王林醒着,定然会听见一个沧桑的声音:“吾为道。。。。。。”

  1964年在山西原平出土,原藏于山西博物院,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此剑系春秋后期,剑茎短,长锷。剑首圆形,茎圆柱形,中间两条凸棱,脊断面菱形。剑格两面有兽面纹。剑身两侧饰火焰纹。近剑格处有铭文,自己剥蚀,大体可辨为两行八字:“攻吴王光自作用剑”。

  夜晚微微吹着暖风,天空漆黑如墨,被一层薄云遮住的月亮散发着昏黄的光,只有一两颗星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好似时刻都能消失一般。这是一座断掌形的悬崖,崖边有一块不大的圆形空地,周围则是一片树林。崖边,一个相貌清秀黑衫的少年正盘腿坐在那里,双手合十,两眼微闭。没错,他正在吐纳。此时,若有人在他身旁定会发现,这少年周围温度极低,方圆一尺内的小草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渣。突然,这少年身体微微抽搐起来,他咬着牙似是在忍受着什么痛苦,随着他体内传出一声闷响,少年猛的睁开了双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血沾湿了衣襟,少年清清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早已习惯的神色。“哈哈,这废物又在断掌崖这里练功,我就说这废物不可能运行完大周天,果然不出本少所料!唉,我们王家好歹也是流云镇第一大家族,怎么就出了个这么个废物,要不是他爹是家族族长,本少早就把他打残丢出去喂狗了!可惜,可惜啊~!”远远地树林中,传来一个男子的讥笑声,“旭少爷,那废物又失败了?哈哈,真是不自量力!”那男子刚笑完又传来一句不男不女的嘲笑声,听声音像是其仆人。“那是,本少可是练气第三层,再暗一点远一点也能看清,哪里像这个废物,我们两个在这里这么久,他八成就没发现呢!”听着远处树林中传来的对话,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头,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这两个在旁边偷窥他练功的人,不过碍于其中一男子的修为,又想到自己的处境,随即轻叹了一口气,接着,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准备离开。这时,树林中走出了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好似狗熊一般强壮长,眼神中露出傲气凌人之色,一看就是个自大之人,这个人就是那个所谓的旭少爷。另外一个则是身材矮小、蛇头鼠眼,不过却一脸微微怯懦的样子,似是这种动作让那位“旭少爷”很是受用。这精壮男子从树林中走了出来,来到准备离开的少年身边,他伸出似蟒蛇般粗的胳膊,想用力往少年肩头拍两拍然后感叹几句,少年微微闪身躲了过去。这男子见没有碰到少年,便面露讥讽之色,笑道:“我说王林啊,你说你怎么就不死心呢?你练气一层了还不知足吗,难道你还做梦的想像本少爷这样年轻有为,仅仅十八岁就能有练气第三层这么“深厚”的修为吗?你才十六岁就有了练气第一层初期的修为已经十分“不错”了。我劝你还是回家洗洗睡吧。”少年没有理会他,径直的向树林外走去。

  越王州句剑(上海博物馆)现藏于上海博物馆越王者旨於睗剑(上海博物馆)20世纪30年代于安徽寿县出土,现藏上海博物馆。兵马俑秦剑(陕西历史博物馆)此剑出土于秦兵马俑二号坑,出土时被一尊高级军吏俑压弯。但是之后,这把被压弯千年的剑竟然弹直,当场去土锈后,表面光亮如新,剑刃非常锋利,一剑可划透12层报纸。

  回到屋内,王林想起父亲每次都会等到自己晚归而回,为了自己想尽办法他就觉得对不起父亲,还不如当年被清风门的人带去“算了,再拼一次!”王林自语道。随即,他便盘腿坐在床上,吐纳起来。四周的灵气,缓缓地向他聚集而去,床面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膜,这是因为王家的功法寒冰真气的缘故。引气入体,运气而行,就在他想把气运行全身的时候,胸口玉片猛的传出一股吸力,“该死的,又来了!”王林皱了皱眉头,他尽力的控制那股气跟胸口的吸力作斗争。最终,灵气翻涌,眼看灵气就要被玉片吸走,王林目光露出狠色,“拼了!”虽然极力控制灵气不让它进入玉片,可吸力太大。。。。。。

  越王勾践剑出土时在墓室内棺、墓主人邵固的左手边,为其心爱至宝;此菱形暗格纹剑,则出土于该墓的边箱内,为重要陪葬品。此剑原本与越王勾践剑一同收藏在湖北省博物馆,后调归中国历史博物馆(今国家博物馆)收藏。越王者旨於睗剑(苏州东吴博物馆)长56.8厘米,剑身修长,有突起的中脊,两侧刃部有两度弧曲,顶端收聚成尖锋。剑茎为圆柱体,并有两道突起的箍,剑格上铸有铭文:越王者旨於睗剑。越王州句剑(苏州东吴博物馆)长59.1厘米,剑身修长,有中脊,两侧出刃,刃作两度弧曲状,顶端收聚成尖锋。剑首向外翻卷作圆饼形,内铸若干道细小的同心圆纹;剑茎为圆柱体,并有两道突起的箍。宽格上铸有“越王州句自作用剑”。该剑铸造精良,为历代传送的名剑之一,被评定为国宝。青铜鎏金嵌绿松石剑(苏州东吴博物馆)剑身修长,剑格上采用了鎏金工艺。剑柄上端两侧及中部各嵌有绿松石,握柄处有均匀分布的细小颗粒,起到防滑的作用。这把剑具有北方民族特色,体现了粗犷但不失细腻的艺术风格。编辑本段剑类三尺:剑的别称。因通体长三尺,故以之为剑的代称。《汉书·高帝纪》:“吾以布衣提三尺,取天下。”唐·颜师古注:“三尺,剑也。”三尺剑:剑的泛称。唐·杜甫《重经绍陵》诗:“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七尺:古代长剑的代称。李益《再赴渭北使府留别诗》:“平戎七尺剑,封检一丸泥。”《北堂书钞》卷一百二十二:“长剑七尺。”利剑:名剑的泛称。《公羊传》鲁宣公六年:“子之剑,盖利剑也。”宝剑:剑的泛称。唐·韦应物《广陵行》:“归来视宝剑,功名岂一朝。”吴粤剑:泛指春秋时代所制名剑。《周礼·冬官》:“郑之刀,宋之斤,吴粤之剑,迁平其地而弗能为良,地气然也。”七星剑:古代名剑。剑身近柄处饰有北斗七星文,故名。《吴越春秋》:“伍子胥过,解剑与渔夫曰;“此剑中有北斗七星文,其值百金。”十字短剑:属双兵短器械。剑长两尺四寸有余,通体为铁制。剑身有脊。呈棱形,两边有,剑尖向上17厘米处,另有一字形剑尖横贯于剑身之中,呈“十”字形。横突之剑,一侧略向下弯,另一侧向下弯曲而略向外折出,横剑有脊,两边锋利。剑柄呈扁平状,上覆半圆硬木,使握手处为圆形,剑柄末端有铁环可系彩绸,握手两侧有护手刃,在护手处略朝上翘。用时两手各执一把,十字剑兼有刺、勾、割的功能。干越之剑:指古代吴越所制之善剑。《庄子·刻意》:“有干越之剑者,押而藏之,不敢用也,宝而至也。”上方宝剑:“尚方剑”的俗称。指皇帝的御用宝剑,可授于大臣,掌先斩后奏之权力。子午鸳鸯剑:双剑的一种。剑长三尺,剑身为扁平状,下部宽一寸半,上部宽八寸,剑身两侧为向上倾斜的尖剑,浑体如锯条,二剑之剑尖形式不一,一为半圆环形,如月牙状,月牙尖向外;另一虽也为月牙状,但其中部有一突出枪刺状枪头,剑把为扁平形,上扎布带,剑把上有圆盘铁护手,剑把一侧有月牙形护手,薄而锋利,剑把末有双棱状枪刺,此器四面有刃,甚是锋利。昆吾剑:古剑名。原称“锟”,亦作“琨”。属此剑。剑身原为一有刃,一侧无刃,前有尖锋。后来演变为前半身有锋有脊,两侧有刃;后半身无脊无刃,仅呈平板形状。其剑柄较长,可用两手握持。木剑:用木制作的剑。又名:“班剑”、“象剑”。晋代开始用于朝服佩带。《南史·陈始兴王叔陵传》:“及仓卒之际,之命左右取剑。左右不悟,乃取朝服所佩木剑以进。”玉头剑:剑首用玉装饰之剑。参见“玉具剑”条。玉具剑:剑首和剑柄部分用玉制成的剑。《汉书·匈奴传》:“赐冠带衣裳……玉具剑。”唐·颜师古注:“孟康曰‘标首镡卫尽用玉为之也。’镡,剑口旁横出者也;卫,剑鼻也。”夺命龙:五代时军中称剑的专门隐语。据宋《清异录·武器·小逡巡》载:五代前蜀王建初起兵时,军刀用隐语称刀曰:“小逡巡”,剑曰“夺命龙。”杨家山铁剑:我国现存最早的铁剑。系湖南长沙杨家山春秋后期墓出土文物。剑通体长38.4厘米,剑宽2-2.6厘米,剑脊厚0.7厘米。尚方斩马剑:“尚方”亦作“上方”。指皇帝赠予臣属的宝剑,为最高权力的象征。《汉书·朱云传》:“成帝时,丞相安昌侯张禹,以帝师位特进甚尊重。云曰:臣愿赐尚方斩马剑,斩臣二人以厉其余,上问谁也?对曰:安昌侯张禹。”唐·颜师古注:“尚方,少府之属官也,作供御器物,故有斩马剑,剑利可以斩马也。”可简称为“尚方剑”或“上方剑”。尚方剑:皇帝御用剑的代称。为最高权力的象征。参见“尚方斩马剑”。服剑:古人随身佩带的剑。《战国策·齐》:“遣太尉黄金千斤,文马三驷,服剑一,封书一,谢孟尝君。”齿铗:剑的一种。指带齿形的铗器。左思《吴都赋》:“毛群以齿角为矛狭。”亦称“角铗”。神剑:①指灵异之剑。《晋书·刘曜载记》:“尝夜闲居,有二童子入跪献剑一口,置前再拜而去。以烛视之,剑长二尺,背上有铭曰:‘神剑御,除众毒。’曜遂服之,剑随四时而变为五色。”②古代名剑。梁·陶弘景《古今刀剑录》:“孝武帝昌明,以大元元年,于华山顶埋一剑,铭曰‘神剑’,隶书。”袖里剑:短剑的一种。其柄长大,而剑身稍短,总长不及一尺二寸,剑身藏于剑柄之末。柄为中空,内有弹簧。袖里剑平时可藏于袖筒之内。用时取出剑柄,按动按钮,剑身即从剑柄中弹出伤人。班剑:古代饰有花纹的木制仪仗用剑。盛行于西晋。至南朝称为“象剑”。《宋书·乐志四》:“雄戟辟旷途,班剑翼高车。”《宋史·袁桀传》:“太宗临崩,桀与褚渊并受顾命,加班剑二十人,给鼓吹一部。”棠溪:古代名剑。因战国时期棠溪(今河南舞阳县西南)地方出利剑。故以之名剑。《楚辞·九叹·怨思》:“执棠溪以刜蓬兮,秉干将以割肉。”刘勰《新论》:“棠溪之剑,天下之铦也。”亦作剑的代称。越剑:指古越所制之利剑。刘勰《新论》:“越剑性锐,必托槌砧以成钝钧”。象剑:“班剑”的别称。南朝时用作仪仗的剑,称象剑。参见“班剑”条。短剑:剑的一种。剑身较短,剑盘小,握柄由生铁铸成,柄端有一圆环。逸龙剑:剑的一种。剑身有龙形图案,因而得名。无剑穗,其剑术套路的主要击法有劈、刺、扎、撩、点、崩、击、截、抹等。短铗:剑的一种。铗的别称。张协《短铗铭》:“亦有短铗,清晖载烂。”参见“长铗”条。楚剑:指古楚所制之利剑。《说苑》:“秦昭王中朝而叹曰:夫楚剑利,倡优拙。夫楚剑利则士多悍,倡优拙则思虑远,吾恐楚之谋秦也。”张东:“吴钩明似月,楚剑利如霜。”腰品:唐代供佩带用的短剑名。宋《清异录》:“唐剑具稍短,常旋于胁下者,多腰品。”櫑具:古代剑名。木柄上有蓓蕾形的玉饰等,古称櫑具。《汉书·隽不疑传》:“不疑冠进贤冠,带櫑具剑。”晋灼注:“古长剑首以玉作井鹿卢形,上刻木作山形。如莲花初生未敷时。今大剑木首,其状似此。”彝族波长剑:短剑的一种。源于清代。刃体宽大,近尖处略窄。剑体作火焰形或波浪形,左右曲折,刃之下部尤为弯曲。刃长二尺余,柄长五寸五分,柄与鞘之形式无定制。茎与护手略为十字形,护手之一边另有一直形护手。剑柄首作圆盘形,上有小塔形之尖顶。全柄为钢制,刃上深刻三兽形,或蹲或驰,相间刻有一颗星形花纹。少林长剑:全长三尺四寸,把长六寸二分。明代悟华,清代清伦、清莲、清云精剑术。少林青龙剑:全长三尺三寸。历代寺僧和武士用于习武、防身之用。双剑:双兵器之一,两剑合拢似一剑。双剑的剑格(护手盘)各为一半,对合的一面为平面,使两剑合为一体。剑身与单剑不同之处为单剑两面有脊,而双剑仅一面有脊,对合面为平面,两剑柄首分别各配一根单剑穗。双剑同归一鞘。少林子母鸳鸯剑:少林双兵之一。全长三尺,为历代少林僧徒习武防身之用。龙凤双剑:双兵器之一。浙江龙泉出此剑,在两剑有脊的一面分别配有龙(为右手所使之剑)、凤(地方艾尔阿斯蒂

  王林回到房后,用一根蚕丝将玉片穿在脖子上,打坐运功,体内的灵气果真都被那个黑色玉片吸的七七八八,突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戴在他脖子上的玉片突然融入了他的体内,只剩下一根蚕丝在脖子上。因为此事太过诡异,所以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此事。第二天清风门的人来了,发现王林没了修为十分恼怒,怀疑那个什么天才传说都是虚言,接着,清风门的人便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临走之时,其中一个年纪小点的埋怨道:“哎,真是白飞了一段路,什么天才,就是一个废物,垃圾,什么传说的练气第三层,只是一个练气第一层的废物罢了!”清风门的那些师叔师伯们得知此事,怀疑是其父做的手脚,可是有没有确凿的证据,此事也只能一了了之,若是派人搜查的话,不免会显得他们清风门疑心大。

  可是,在清风门的人即将到来的前一天晚上,其父王宁将他叫入房中。他还记得那天晚上,父亲问他是否愿意去清风门,王林因为自小在其父的关怀下长大,故他心中是一万个不愿,其父正也因为知道那些宗门勾心斗角不是这个孩子能适应的,所以才将他叫入房中。他还记得,王宁递给了他一块黑色带孔的小玉片,这玉片看起来朴实无奇,不过上面刻了一个“道”字。王宁带着忧伤的神色说:“这个是你娘的遗物,是你娘那边的传家之宝,她们家因为的得罪了一个庞大势力,被灭族了,你娘因为侥幸活了下来碰巧被我救了,才得以活命。然后他就成了我的妻子。这个玉片别看它普通,听你娘说这玉片能吸收人的修为,好像是里面被封印了一个什么东西,需要吸收很多灵气才能解封。你要是没了修为,清风门的人就不会为难你了。这玉片,你练功时带着它就行了。”王宁说完后,边让王林退出去,王林知道父亲又在想母亲了。。。。。。

  科研人员测试后发现,剑的表面有一层10至15微米的含铬氧化物保护层,表明曾采用铬盐氧化处理技术。这些兵器的表面有一层含铬化合物的氧化层,其含铬量达到0.78%至2.32%,厚度为10至15微米。用氧化铬防锈是一种先进的工艺方法,经过了铬盐氧化处理的青铜兵器具有防腐抗锈的良好性能,所以这些兵器虽藏在地下2000余年仍然无锈,光亮如新。现代铬化处理技术是德国和美国在20世纪分别获得发明专利权的,而且防锈一般只能保持60年左右,而2200年前的秦代人是怎么掌握铬盐氧化处理技术的,至今还是一个谜。春秋·菱形暗格纹剑(中国国家博物馆)长60.6厘米、宽5厘米1965年湖北江陵望山一号墓出土。此剑即大名鼎鼎的越王勾践剑之“副剑”,形貌、纹饰与勾践剑高度相似,1965年12月与越王勾践剑同墓出土。

  借着昏黄的月光,王林看见一石狮子下,有一个人影,他看起来约莫四十许岁,剑眉星目,活脱脱的一个中年美男子。。。。。。“父亲!”“哎,林儿,回来了?早点进屋睡觉吧!”“嗯,知道了,父亲。”随着王林的背影渐渐消失,王家家主王宁叹了一口气,他用只能一个人听见的声音喃喃道:“林儿,爹当年也许是错了,爹一定会想办法的。。。”

  王家坐落在断掌崖下,王林很快便来到了王家的正门口。王家不愧是流云镇第一大家族,正门门口有两座约莫一丈高的石狮子气派至极!

  ------------------------华丽分割线-------------------------------

  大家好,我是一个新的作者,很久以前就想写一本小说,最近突然这种感觉增强了。你懂得。。。然后,我从星期一开始构思,今晚一到家就开始写。一直到现在大约3个半小时了。。。不敢保证更新稳定,但绝不会太监,周六周日预计会更新2~5章。。。中国在商代开始有制剑的史料记载,一般呈柳叶或锐三角形,初为铜制。当时通常是作为长兵器之下的辅助武器,但在吴、越等河川较多的地区则因水战较多而是将剑作为主要武器,春秋时代的名剑也因此大多出于这些地区。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朱开沟遗址出土的“鄂尔多斯直柄匕首式青铜短剑”,是我国迄今所知最早的青铜剑,约在早商时期的公元前15世纪。此剑通长25.4厘米,剑身近似柳叶形,厚脊,双面刃,直柄,中间有两道凹槽,柄首略呈环状,柄与剑身衔接处的两侧有凸齿,剑身向下斜凸成锋,柄部缠绕麻绳。春秋战国,为步战主要兵器,不断加长。湖北江陵望山一号楚墓中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全长有55.7厘米。汉武帝时,有超过3尺,剑刃由两度弧曲而伸,成平直,剑锋的夹角由锐加大。东汉,逐渐退出了战争舞台,为佩带仪仗或习武强身自卫。汉代后铜剑渐被钢铁剑替代,并趋于定型,即剑身中有脊,两侧有刃,前有剑尖,中有剑首,后有茎,茎端设环处称镡,此外尚有剑鞘、剑穗等附属饰物。隋唐,佩剑盛行。《隋书·礼仪志》载:“一品,玉器剑,佩山玄玉。二品,金装剑,佩水苍玉。三品及开国子男,五等散(散)品名号侯虽四、五品,并银装剑,佩水苍玉,侍中已下,通直郎已上,陪位则象剑。带直剑者,入宗庙及升殿,若在仗内,皆解剑。一品及散(散)郡公,开国公侯伯,皆双佩。二品、三品及开国子男,五等散(散)品号侯,皆只佩。绶亦如之。”唐代最盛,被文人墨客视为饰物,抒以凌云壮志或表现尚武英姿。后剑与道教结下不解之缘,成了道士们手中的法器之一。剑,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贵,人神咸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艺精深,遂入玄传奇。实则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历朝王公帝侯,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之为荣。剑与艺,自古常纵横沙场,称霸武林,立身立国,行仁仗义,故流传至今,仍为世人喜爱,亦以其光荣历史,深植人心,斯可历传不衰。剑创始自轩辕黄帝时代。据黄帝本纪云:「帝采首山之铜铸剑,以天文古字铭之」;又据管子地数篇云:「昔葛天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以上两说,似黄帝与蚩尤,均己制剑为兵。据以上所述,无论剑之创始人为谁,其出生于黄帝时代,可无置疑。黄帝于民元前四六一五年﹝公元前二七0四年﹞建庙,国号有熊氏,当时尚系初入青铜器时期,但由此推知,剑之出世极为古远,历史悠久,故后人称之「短兵之祖」,确可当之无愧。自黄帝至东周,大多以铜铸剑,剑质颇佳,炼制技术亦逐渐进步。春秋战国之时,并定剑制,详言制剑之法。周礼考工记云:「周官桃氏为剑,腊广二寸有半,两从半之,以其腊广为之。茎圆长倍之。中其茎,役其后,身甚五其茎,重九锵﹝按:周礼六两半为一锵﹞,谓之上制,上土服之。身长四其茎,重七锵,谓之中制,中士服之。身长三其茎,重五锵,下士服之」。又考古记云:「剑,古器名,两刃而有脊,自背至刃,谓之腊,或谓之锷﹝即剑身﹞。背刃以下,与柄分隔青,谓之首﹝即剑盘﹞,首以下把握之处曰茎﹝即剑柄﹞,茎端旋环曰铎」。剑的形制大略有:早期短剑流行于西周早期,典型式样有:柳叶形扁茎式,其整体呈柳叶形,沿锷磨成圆锋锐角,腊中央略微隆起,没有剑格,腊和茎没有明显的分界,茎扁而有两穿。薄腊无格圆茎剑流行于春秋早中期,典型式样有:薄腊圆茎短体式,其腊如叶状,中脊起棱,至从末端延长成为圆茎,虽茎较为细长,然而整体仍为短剑式;薄腊锐下圆茎式,其腊扁平而薄,锋断,下端斜收呈尖锐状,脊凸起延长成圆茎,但无首亦无格。无格斜从扁茎剑流行于春秋晚期,其基本式样为:两从较宽而腊短,中脊呈直线状隆起,两从微斜而凹,下端平,无格,或格不连铸,扁茎有穿。厚格剑流行于春秋战国之际,典型式样有:斜宽从狭前锷厚格圆茎有箍式,其背呈直线,斜从而宽,前锷所收略同,格为倒凹字形,但圆茎上有两道箍,便于缠缑。薄格剑盛行于战国时期,两从均匀,腊有长有短,剑格薄,圆茎无箍。《史记》中曾有记载,“天下之剑韩为众,一曰棠溪,二曰墨阳,三曰合伯,四曰邓师,五曰宛冯,六曰龙渊,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干将。”《吴越春秋》记载:”棠溪在西平,水淬刀剑,特锋利,为干将莫邪所从出,亦名川也。”据范文澜《中国通史》记载:“河南西平有冶炉城,有棠溪村,都是韩国著名铸剑处。西平有龙渊水,淬刀剑特坚利。”他告诉笔者,西平棠溪春秋属楚,战国属韩,是当时冶铁铸剑的胜地军工基地,距今已经有二千七百年的历史。先人们在这里开创了中国的铁器文明,辉煌了中国的宝剑文化。西平县春秋时属楚,战国时归韩。县西有古柏城,属柏皇氏原封地。周边有九女山、蜘蛛山、跑马岭。山下有棠溪湖、棠溪河,山上有棠溪源。棠溪流域是战国至晋代的重要冶铁基地,是中国迄今发现最早、保护最完整的冶铁遗址区。自秦至唐宪宗元和年间的上千年,历代中央政府均在西平设置铁官,督办兵器制造。元和十二年冬,唐宪宗发兵平定中原叛乱,将棠溪冶铁城夷为平地,自此,棠溪宝剑从历史上消失。棠溪冶铁遗址位于西平县酒店乡酒店村南五百米的棠溪湖两岸,南系龙泉河,北接棠溪河。在冶铁遗址南部有冶铁炉。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曾两次来西平考察。一九五九年,文物专家张静安前来考察,最早发现了一处保存完好的冶铁炉。冶铁炉为椭圆形,直径零点八米左右,深一米多,冶铁炉壁呈现有焦煳色的烈火烧烤痕迹。这一重要发现,揭开了人们认识古代冶铁铸剑历史新的一页,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1]编辑本段剑的简介剑为具有锋刃之尖长兵器,而其大小长短,端视人体为标准,是以须量人而定。郑锷更于剑有所详解,谓「人之形貌大小长短不一也,制剑以供其服,非直以观美,要使各适其用而已。故为三等之制,以待三等之士,俾随宜而自便焉。剑之茎其长五寸,剑身若五倍长其茎,则三尺也,重九锵,则重三斤十二两也,其长之极,重之至也,故谓上制。唯士之长而有力者,然后能胜之,故上士服之。剑身四其茎,茎之长则二尺五寸也,重七锵,则二斤十四两也,长短轻重得中焉,故谓之中制。唯人之得中者所宜服,故中士服之。若剑身止三其茎,则二尺耳,重止五锵,则二斤一两三分之中耳,轻而且短,故谓之下制。士之形短而力微者,可以服焉」。上述剑制,大抵沿用于远古,历代仍多变更,自秦至宋,改易尤钜。郑锷云:「若以秦汉之剑与宋时之剑比较,则宋时长剑有二十一寸三分,汉时长剑仅十七寸九分。宋时短剑十五寸二分,汉时短剑仅十寸五分,故宋时之剑较汉时之剑长,且品质更优」。言虽如此,当有所据,然亦未便苟同。盖以剑之用途,虽非专供杀戮,亦为文士之饰品,然究仍以防身拒敌为主,如剑长则运用不便,剑短则难期致远,短者轻而不易击坚,长者重而挥动迟缓,二者均非剑制所宜。证以古籍有言:「汉高祖仗三尺剑而得天下」,则汉代剑长不及两尺之说谅有所误。若综合剑史所记,大抵古剑之长,由一尺三寸至四尺多不等,其重量则为二至三斤,正符因人设制,应属可信。剑是短兵的一种,脱胎於矛形刺兵及短匕首,始源于殷商以前,形极为短小,仅有短平茎,而无管筒。古人用此剑插腰,可割可刺,抵御匪寇与野兽。到了周代,尤其是春秋、战国时期,已成为主要短兵器,士类必有之佩备。连冯谖与汉初的韩信,虽然贫至无食,也仍然随身携带。著名的有干将、莫邪、龙泉、太阿、纯钧、湛卢、鱼肠、巨阙等。春秋时的龙泉剑,仍有一只藏于故宫,至今仍很锋利,证明我国在剑的制造和使用上,有著很悠久的历史。编辑本段有关剑的资料《初学记·武部·剑》:「其後楚有龙泉,秦有太阿、工布,吴有干将、镆铘、属镂,越有纯钧、湛卢、豪曹、鱼肠、巨阙诸剑。」《管子》曰:「昔葛天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此剑之始也。」《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越王乃使使聘之,问以剑戟之术。处女将北见於王,道逢一翁,自称袁公,问於处女:『吾闻子善剑,愿一见之。』女曰:『妾不敢有所隐,惟公试之。』于是袁公即执林于竹,竹枝上颉桥未堕地,女即捷末,袁公则飞上树,变为白猿,遂别去。见越王,越王问曰:『夫剑之道则如之何?』女曰:『妾生深林之中,长於无人之野,无道不习。不达诸侯,窃好击之道,诵之不休。妾非受於人也,而忽自有之。』越王曰:『其道如何?』女曰:『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彷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斯道者,一人当百,百人当万。王欲试之,其验即见。』越王即加女号,号曰『越女』。」(其言妙契精微,深得剑术之要。所谓「门户幽明(阳)」,即斗剑时进退纵横之法。而「内实精神,外示安仪」,则是描述斗剑时精神贯注,从容不迫,观变进招的形态。)金庸更将此段传奇,写进了他的武侠小说《越女剑》中,将剑道的至高境界,作了非常深入的刻划与探讨。在剑的演练中,一般分为“站剑”和“行剑”两种。「站剑」一般指动作迅速敏捷,静止动作沉稳,富雕塑性。而「行剑」则相对显得停顿较少,动作连续不断,均匀而有轫性。同时剑还有长穗、短穗之刀,穗又称穗袍,它的作用是舞动以惑敌,演练时显得龙飞凤舞,形象优美。尤其长穗,随剑飘舞,更显神妙。练剑要求身与剑合,剑与神合。《绿水亭杂识四》中说:剑「锋锷如槊刃,而以身为之柄,微州目连猷人之身法,轻如猿鸟,即剑法也。」这里说的「以身为柄」,就是说以身领剑,这是练剑之要。《吴越春秋·勾践伐吴外传》:「越王乃被唐夷之甲,带步光之剑,杖屈卢之矛,出死士以三百人为阵关下。」(《典略》:「周有屈卢之矛。」)汉刘熙《释名·释兵》:「剑,检也,所以防检非常也;又敛也,以其在身拱时敛在臂内也。其旁鼻曰镡,镡,寻也,带所贯寻也。其末曰锋,锋末之言也。」《战国策·韩策一》:「韩卒之剑戟,皆出於冥山、棠溪、墨阳、合膊。邓师、宛冯、龙渊、太阿,皆陆断马牛,水击鹄雁。」邓师,邓国有工铸剑,因名邓师。宛冯,宛人於冯池(荥阳)铸剑,故号。龙渊,河南西平有龙泉水,亦名龙渊,可以淬刀剑,特坚利,故名。太阿,《吴越春秋》:吴有干将,越有欧冶,《吴越春秋·阖闾内传》:阖闾「请干将铸作名剑二枚。干将者,吴人也,与欧冶子同师,俱能为剑。越前来献三枚,阖闾得而宝之,以故使剑匠作为二枚,一曰干将,二曰莫邪。莫邪,干将之妻也。干将作剑,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祠地,阴阳同光,百神临观,天气下降,而金铁之精不销沦流。……於是干将妻乃断发剪爪,投於炉中。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装,金铁乃濡,遂以成剑。阳曰干将,阴曰莫耶。阳怍龟文,阴作漫理。干将匿其阳,出其阴而献之。阖闾甚重。」《吴越春秋·阖闾内传》:「湛卢之剑恶阖闾之无也,乃去而出,水行如楚。楚昭王而寤,得王湛卢之剑於床,昭王不知其故,乃召风胡子而问,……风胡子曰:『臣闻吴王得越所献宝剑三枚,一曰鱼肠,二曰磐郢,三曰湛卢。鱼肠之剑已用杀吴王僚也,磐郢以送其死女,今湛卢入楚也。……臣闻越王允常使欧冶子造剑五枚,以示薛烛,烛对曰:「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故阖闾以杀王僚。一名磐郢,亦曰豪曹,不法之物,无益於人,故以送死。一名湛卢,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寄气托灵,出之有神,服之有威,可以折冲拒敌。然人君有逆理之谋,其剑即出,故去无道以就有道。今吴王无道,杀君谋楚,故湛卢入楚。』」《初学记·武部·剑》:赵晔《吴越春秋》曰:「越王允常聘欧冶子作剑五枚,三大二小,三曰豪曹。秦客薛烛善相剑,王取豪曹示之,薛烛曰:『实非宝剑也。今豪曹五色,黯然无华,已殒其光,亡其神,此剑不登斩而辱,则堕於饮中矣。』王曰:『寡人置剑卢竹上,过而坠之,断金兽之颈,饮濡其刃,以为利也。』」《初学记·武部·剑》:《吴越春秋》又曰:「越王允常聘欧冶子作名剑五枚,一曰纯钩,二曰湛卢,三曰豪曹,四曰鱼肠,五曰巨阙。秦客薛烛善相剑,越王取豪曹、巨阙、鱼肠等示之,薛烛皆曰:『非宝剑也。』取纯钩示,薛烛曰:『光如屈阳之华,沉沉如芙蓉始生於湖,观其文如列星之行,观其光如水溢於塘,此纯钩也。』取湛卢示之,薛烛曰:『善哉!衔金铁之英,吐银锡之精,寄气托灵,有游出之神,服此剑,可以折冲伐敌,人君有逆谋则去之他国。』允常乃以湛卢献吴,吴公子光弑吴王僚,湛卢去如楚。」《史记·苏秦列传》裴《集解》引《吴越春秋:「楚王召风胡子而告之曰:『寡人闻吴有干将,越有欧冶,寡人欲因此请二人作剑,可乎?』风胡子曰:『可。』乃往见二人作剑,一曰龙渊,二曰太阿。」《初学记·武部·剑》:《贾子》:古者天子二十而冠,带剑;诸侯三十而冠,带剑;大夫四十而冠,带剑;隶人不得冠,庶人有事得带剑,无事不得带剑。」《初学记·武部·剑》:《春秋繁露》:「礼之所兴也,剑之在左,青龙象也;刀之在右,白虎象也。」《周官》:「桃氏为剑,腊(两刃)广二寸有半寸,两从半之(剑脊两面杀趋锷者),以其腊广为之茎围,长倍之,中其茎,设其後,身长五其茎长,重九锊,谓之上制,上士服之。」《孔子家语·好生》:「子路戎服见於孔子,拔剑而舞之,曰:『古之君子,固以剑自卫乎!』」《庄子·说剑》:「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日夜相击於前,死伤者,岁百余人。」从文中可见,当时剑术是作为主要武艺存在的。但此文不可全信,盖此文文章风格和主旨与《庄子》其他文章相差太大,乃后人伪托的可能性甚大。《史记·项羽本纪》:「范增起,出召项庄,谓曰:『君王为人不忍,若入前为寿,寿毕,请以剑舞,因击沛公於坐,杀之。』……项庄拔剑起舞,项伯亦拔剑起舞,以身翼蔽沛公,庄不得击。」……张良曰:『今者项庄拔剑舞,其意常在沛公也。』」《汉书·艺文志·兵书略》:《剑道》《剑理》三十八篇。明陈继儒《大司马节寰袁公(袁可立)家庙记》:“冠归农,剑买牛。繙图史,凿田畴。睢阳世世如金瓯。”编辑本段有关剑的故事《吕氏春秋·疑似》称:“使人大迷惑者,患剑似吴干者。”可见,即使是相剑术士,对于一般铜剑之貌似名剑也很头痛,要予以鉴别,就必须精通铸剑之术,能够识别优劣。故相剑术又以铸剑术为基础。《吕氏春秋·别类》记:“相剑者曰:白所以为坚也,黄所以为牣(韧)也,黄白杂则坚且牣,良剑也。”这句话大概出自相剑术士的相剑经,它就是以铸剑术为依据,结合铜剑的形貌特征和流传使用情况等,即今之所谓掌故,这样才能够最终鉴别名剑的真伪。《吴越春秋》记有薛烛为越王允常相剑的故事,他事先并不知情,仅凭观察,判明了各剑的名称、优劣,并历数其特征、来历和流传始末。这虽是后人编造的传说,但大致反映了相剑的情形。《韩非子·说林上》也记有一则与相剑有关的故事:曾从子是一位善相剑之人,客游卫国。卫君怨吴王,曾从子就说:吴王好剑,我是相剑者,请大王让我去为吴王相剑,乘机将他刺死。卫君却说:“你这样做并非缘于义,而是为了利。吴国富强,卫国贫弱,你如果真去了,恐怕反会为吴王用之于我。于是就将曾从子逐走了。这个故事来看,春秋晚期似已有相剑术。尽管《说林》中的故事都是为游说而编集的事例,有些来源于传说,有些是韩非自己杜撰的,不一定真有其事;但说相剑术大约初起于春秋晚期,却完全有可能,因为古代铜剑正是在这个时期趋于成熟兴盛,并在战争和社会生活中得到了广泛应用。[1]?编辑本段剑的发展汉代剑术已甚精备,斗剑中显示了武艺造诣的深浅。曹丕《典论·自叙》:「余又学击剑,阅师多矣,四方之法各异,唯京师为善。桓、灵之间,有虎贲王越善斯术,称於京师。河南史阿言昔与越游,具得其法,余从阿学精熟。尝与平虏将军刘勋、奋威将军邓展等共饮,宿闻展善有手臂,晓五兵,又称其能空手入白刃。余与论剑良久,谓将军非法也,余顾尝好之,又得善术,因求与余对。时酒酣耳热,方食芊蔗,便以为杖,下殿数交,三中其臂,左右大笑。展意不平,庋更为之。余言吾法急属,难相中面,故齐臂耳。展言愿复一交,余知其欲突以取交中也,因伪深进,展果寻前,余却脚?,正截其颡,坐中惊视。余还坐,笑曰:『昔阳庆使淳于意去其故方,更授以秘术,今余亦愿邓将军捐弃故技,更受要道也。』一坐尽欢。」(《三国志·魏书·文帝纪》裴松注引)这段有声有色的记载,反映了当时剑术的高超和斗剑风的兴盛。杨泉《物理论》:「阮师之作刀,受法於金精之灵,七月庚辛,见神於冶监之门,向西再拜,金神教以水火之齐,五精之链,用阴阳之候,取刚柔之和,三年作刀千七百七十口,其刀背夹刃,方口洪首,截轻微不绝丝发之系,斫坚刚无变动之异。」但自唐开始,士大夫心理充满道教神仙妖邪鬼怪之说,剑乃变为镇邪凶之器,一若此数尺刚铁,铸成剑形,即具有无上魔力者。于是家悬一剑,即以为祥,不习剑术,而以为剑自可以御敌而胜。所以自唐以後,剑类短兵,有一支为释道所利用,而引入歧途。从征军士多用刀而鲜用剑,佩刀者渐多於佩剑者,这显然对剑术的发展有相当的阻作用。舞剑在唐代兴盛起来,杜甫<舞剑器行>描述公孙大娘舞剑绝技:「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爧(líng)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江海凝清光。」剑的声光,似闻如见,精湛技艺,如呈眼前。明唐顺之《武编》说:宋太宗「选诸军勇士数百人,教以舞剑,皆能掷剑空中,跃其身左右承之,妙绝无比。会北戎遗使修贡,赐宴便殿,因出剑士示之,袒裼鼓澡,挥刃而入,跳掷承接,霜锋雪刃,飞舞满空。」这些高超绝技,对後来剑术套路及表演技艺的发展,影响很大,至今我们演练的武术套路中,亦有所见。金庸《笑傲江湖》中的「独孤九剑」,就是惊绝的特技。明代各武术流派,在剑术应用的基础上,创造了不少珍贵的剑法,如何良臣《阵纪》所云:「卞庄子之纷绞法,王聚之起落法,刘先生之愿应法,马明王之闪电法,马起之出手法」等,这些剑法为後世剑术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素材。剑的招式是以劈、砍、崩、撩、格、洗、截、刺、搅、压、挂、扫等为主。它的特点是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正如拳谚所形容的「剑似飞凤」,由此可知其妙。剑的各部位包括有:剑身、剑尖、剑锋、剑末、剑脊、剑刃、剑格(或剑肩)、剑箍(可能有)、剑柄、剑首、剑鞘和穗。编辑本段名词解释剑肩:有的剑没有剑格,代之以剑肩。指剑刃最厚的地方。剑箍:有的剑在剑茎上所套的一个环状物。剑墩:即剑首。指剑柄的顶部,一般剑首中有孔,可穿绳。剑镡:即剑格,亦称护手。指剑身与剑柄之间作为护手的椭圆形盘部分。剑鞘:又称剑匣、剑室。藏剑之物。有铁和木制等,裹以沙鱼皮,涂以朱漆或连云黑漆,又贵者并镶珠嵌宝。剑茎:剑柄之古称。清·程瑶曰《考工创物水记·桃氏为剑考》:“茎者,言颈也,在首下。”剑室:即剑鞘。汉·扬雄《方言》:“剑鞘自河而北,燕、赵之间,谓之室。”剑廓:剑梢的别称。汉·扬《方言》:“剑梢自关而东或谓之廓”。剑珥:即剑格。又名剑镡。《庄子·说剑篇》释文引司马云:“镡,剑珥也。”剑穗:剑柄后缚的装饰品。近现代剑术套路有长穗与短穗之分别。剑袍:即剑穗。有文武之说,文剑佩带剑袍,武剑则无。剑术的套路有:七星剑、青萍剑、昆仑剑、八卦剑、武当剑、达摩剑、三才剑、盘龙剑、峨嵋剑、八仙剑、醉剑、对练剑等。编辑本段中国古代名剑轩辕剑:黄帝所铸,首山之铜,天文古字,广黄帝东行,纪云帝崩,葬乔山,五百年後山崩室空,惟剑在焉,一旦亦失去画影。腾空剑:颛顼所有曰,拾遗记曰:“颛顼高阳氏有此剑,若四方有兵;此剑飞赴指其方,则克在匣中常如龙吟虎啸”。禹剑:夏禹所铸,腹上刻二十八宿,面文明星晨,背记山川,藏之会稽山启剑:夏王启铸,铜,三尺九寸,後藏之秦望山。太康剑:夏王太康铸,铜,三尺二寸,太康在位二十九年辛卯三日铸。夹剑:夏王孔甲铸,牛首山之铁,铭曰“夹”,孔甲在位三十一年以九年甲辰铸定光:殷太甲铸,文曰“定光”,太甲在位三十二年以四年甲子铸。照胆:殷武丁铸,铭曰“照胆”,武丁在位五十九年以元年戊午铸。含光剑:殷代,列子曰:“卫周孔其得殷之宝剑,童子服之却三军之众。一曰含光,二曰承景,三曰脊练,承景脊练”。镇岳尚方剑:周昭王铸,铭曰“镇岳尚方”,昭王在位五十一年以二年壬年铸五剑各投五岳。昆吾剑:周穆王时西戎献,链钢,长欠有咫,用之切玉如泥。骏剑:周简王铸:铭曰“骏”,简王在位十四年以元年癸酉铸。干将,莫邪:吴人干将,莫邪所造。《吴越春秋》载:“吴王闯庐使干将作二剑,其妻莫邪断发翦爪投炉中,剑成,雄号“干将”,雌号“莫邪”。越五剑:越,欧冶子造,铜锡,越绝书载:“欧冶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铸成五剑,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越八剑:越王使工人所铸,采金。拾遗记载:“越王以白牛白马祀昆吾之神,以成八剑,名曰“掩日”“断水”“转魄”“悬翦”“惊鲵”“灭魂”“却邪”“真刚”。龙渊:楚命欧冶干将所造,铁英,越绝书载:“楚王闻吴有干将,越有欧冶子,命风胡子往见之,使作铁剑因成龙渊”泰阿工布:铁剑,秦昭王铸。铭曰“泰阿”,昭王在位五十二年以元年丙午铸。定秦剑:秦始皇铸,采北祗铜。铭曰“定秦”,皇在位三十七年以三年丁巳铸神剑:汉太公所得,命诀载:“太公微时有冶为天子铸剑指太公腰间佩刀曰:‘若得杂冶即成神剑,可以克天下’太公解投冶中剑成授太公”。赤霄:汉高帝所得,铁。铭曰“赤霄”,高帝以秦始皇三十四年得於南山及贵常服之斩蛇即此剑。神龟:汉文帝铸,三尺六寸,同时铸三剑刻龟形故名,帝崩命入剑玄武宫。八服:汉武帝铸,铭曰“八服”,以元光五年铸凡八剑五岳皆埋之茂陵剑:汉昭帝所得,上铭“直千金寿万岁”昭帝时茂陵人献一宝剑故名。毛贵:汉宣帝铸,“以本始四年铸,一曰毛二曰贵以足下有毛故为之贵”。衍:汉平帝所得,上有帝名,平帝在位五年以元始元年辛酉掘得上有帝名衍因服之。乘胜万里伏:王莽铸,铭曰“乘胜万里伏”,莽造威斗及神剑皆链五色石为之。更国:更始刘圣公铸,铭曰“更国”。秀霸:汉光武所得,铭曰“秀霸”,未贵时在南阳鄂山得之。玉具剑:光武以赐冯异,七尺,冯异传赤眉暴乱三辅,以冯异为征西将军,讨之车驾送至河南,赐以乘舆七尺玉具。剑龙彩:汉明帝铸,永平元年铸,上作龙形,沉之洛水中,水清时,常有见之者。金剑:汉章帝铸,金质,建初八年铸投入伊水中。安汉:汉顺帝铸,铭曰“安汉”,永建元年铸。中兴剑:汉灵帝铸,文曰“中兴”,建宁三年铸,同时铸四剑铭文皆同後一剑无故自失。孟德:曹操所得,上有金字铭曰“孟德”,献帝建安二十年操於幽谷得之思召剑:袁绍所得,上铭曰“思召”解思召为绍字,古今注:“袁绍在黎阳梦神人授一宝剑,及觉果在卧所。”。蜀八剑:蜀昭烈帝铸,采金牛山铁,三尺六寸,一备自服,余赐太子禅,梁王理,鲁王永,诸葛亮,关羽,张飞,赵云,各一。镇山剑:蜀後帝禅造,一丈二尺,廷熙二年造此巨剑以镇剑口山,故名。倚天:其利断铁如泥,操自佩。青釭:操赐夏侯恩持之,后被蜀将赵云在长坂坡夺得。三剑:魏太子丕造,一曰“飞星”,一曰“流采”,一曰“华铤”。文士剑:杨修献魏文帝,文士传杨修以宝剑与魏文帝帝佩之语,人曰此杨修剑也。吴六剑:吴大帝所有,古今注载:“吴大皇帝有宝剑六,一曰“白虹”,二曰“紫电”,三曰“辟邪”,四曰“流星”,五曰“青冥”,六曰“百里”。大吴:吴大帝孙权铸,采武昌铜铁,文曰“大吴”,黄武五年共作剑千口。流光:吴王孙高铸,文曰“流光”,建兴二年铸。皇帝吴王:吴主孙皓铸,文曰“皇帝吴王”,建衡元年铸。步光:晋怀帝铸,铭曰“步光”,永嘉元年铸。五方单符:晋穆帝铸,铭曰“五方单符”。隶书:晋孝帝铸,铭曰“神剑隶书”,以太元元年埋此於华山顶。定国:宋武帝铸,铭曰“定国”,永初元年铸此剑後入于梁。永昌:宋废帝昱造,铭曰“永昌”,元徽二年造於蒋山之巅。梁神剑:陶弘景造,金银铜锡铁五色合为之,文曰“服之者永治四方”,长短各依剑术法,梁武帝依普通中庚子命弘景造神剑十三口。镇山:北魏道武帝造,登国元年帝於嵩阿铸。太常:北魏明元帝造,铭背曰“太常”。四尺千金剑:唐晋公王铎所有,剑侠传唐晋公有千金剑,以获李龟寿。火精剑:唐德宗所有,杜阳杂绵载:“夜见数尺光明斫铁即碎”。酉蕃宝剑:宋监载:“右相都督张浚请御前降西蕃,宝剑给赐有功将士以为激劝”。古铜剑:宋苏轼所得,东坡集载:“郭祥正遗古铜剑,东坡谢以诗”。楚铜剑:宋郑文所得,方舆志载:“宋奉官郑文尝官楚武昌江岸裂出古铜剑,文得之冶铸精巧,非人工所能成者”。安定剑:明初安定王所贡,咸宾集载:“洪武甲寅安定王遣使贯异剑赐以织金文绮命其酋长立”。吴干:指春秋时期吴国名剑“干将”。《战国策·赵策》:“夫吴干之剑,肉试则断牛,金试则截盘义。”《吕氏春秋·疑似》高诱注:“吴干,吴之干将者也。”参见“干将”条干胜:古代名剑。《广雅·释器》:“断蛇、鱼肠、纯钩、燕支、蔡愉、属镂、干胜、墨阳,并称名剑。”雌雄剑:①古代名剑。晋·王嘉《拾遗记》载:昔吴国武库之中,兵刃铁器,俱被物食尽,而封署依然。王令检其库穴,猎得双兔,一白一黄。杀之,开其腹,而有铁胆肾,方知兵之铁为兔所食。王乃召其剑工,令铸其胆肾为剑,一雌一雄。号“干将”者雄,号“莫邪”者雌。其剑可以切玉断犀,王深宝之,遂霸其国。”②指插于一鞘之双剑,二剑把扁平,剑身一边平,另一边有脊,相合成一剑之形。丰城剑:古代名剑。即龙泉、太阿剑。《晋书·张华传》;“吴之未灭也,斗牛之间常有紫外紫气。及吴平之后,紫气愈明。华闻豫章人雷焕妙达伟象,乃要焕宿,因登楼仰观。华曰:‘是何祥也?’焕曰:‘宝剑之精,上彻于大耳。’华曰:‘在何郡’?焕曰:‘在豫章丰城。’华即补焕为丰城令。焕到县掘狱屋基得一石函,中有双剑,并刻题,一曰龙泉,一曰太阿。焕遣使送一剑与华,留一自佩。”太阿:亦作“泰阿剑”,相传为欧冶子、干将所铸。李斯《谏逐客书》:“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三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乘纤离之马,建翠翠凤之旗,树灵龟之鼓。”《战国策·韩策一》:“韩卒之剑戟,……龙渊、太阿,皆陆断马牛,水击鹄雁”。《史记·李斯列传》:“服大阿之剑.乘纤离之马”。一作“太哥”。湛卢:春秋时期越国冶师欧冶子所铸五大名剑之一。《越绝书·外传记宝剑》:“欧冶子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卢,二曰纯钩,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吴王阖庐之时,得其胜邪、鱼肠、湛卢。”杜甫《大历三年出瞿塘峡久居夔府将适江陵》:“朝士兼戎服.君王按湛卢。”晋·左太冲《吴都赋》:“吴钩越棘,纯钧湛泸。”相传欧冶子所铸五大名剑为三大二小。其大者有湛卢、纯钧、胜邪;其小者有鱼肠、世阙。湛泸宝剑因通体“湛湛然黑色也”(宋·沈括《梦溪笔谈·器用》)而得名。一作“冗卢”。磐郢:古代名剑。《吴越春秋》:“吴王得越所献宝剑三枚。一曰鱼肠,二曰磐郢,三曰湛泸。”一作“豪曹”。毫曹:古代名剑。《吴越春秋》:“(越)王以毫曹示薛烛,烛曰:‘夫宝剑五色并见,毫曹暗无光,殒其光芒,其神亡矣’。”鱼肠:春秋时期越国冶师欧冶子所铸五大剑之一。汉·袁康《越绝书·外传·记宝剑》:“阖闾以鱼肠之剑刺吴王僚。”参见“湛卢”条。蟠钢剑:“鱼肠”剑之别名。宋·沈括《梦溪笔谈》:“鱼肠即蟠钢剑也。”亦称松纹剑。参见“鱼肠”条。松纹:古代名剑“鱼肠”之别称。《梦溪笔谈》:“鱼肠,即今蟠钢剑也。又谓之松经纬度。”巨阙:春秋时期越国冶师欧冶子所铸五大名剑之一。《荀子·性恶》:“阖闾之干将、莫邪、巨阙、辟闾,皆古之良剑也。”或直称“阙”《艺文类聚》:“桓公之慈、太公之阙、立王之琢,……皆古良剑也。”参见“湛卢”。辟闾:古代名剑。《旬子·性恶》:“恒公阖闾之干将、莫邪、钜阙、辟闾,此皆古之良剑也。”纯钧:春秋时期越国冶师欧冶子所铸五大名剑之一。《越绝书·外传记宝剑》:“越王勾践有宝剑五,闻于天下。客有能相剑者名薛烛,王召而问之,(客曰)……扬其华,(揪)如芙蓉始出,观其(纹)(花纹〉,烂如列星之行,观其光,浑浑如水之溢于塘,观其断,岩岩如琐石,观其才,焕焕如冰释,此所谓纯钩耶。”参见“湛卢”。《文选·吴都赋》:“吴钩越戟,纯钧湛卢。”唐·刘良注:“纯钧、湛卢,二剑名也。”也称“纯钩”。淳钧剑:古代名剑。相传为欧冶子所炼。《淮南子》:“山崩而落洛之水涸,欧治子而淳钧之剑成。”亦名纯钧剑。燕支:古代名剑。《广雅·释器》:“断蛇、鱼肠、纯钩、燕支、蔡愉、属镂、干胜、墨阳,并称名剑。”蔡愉:古代名剑。参见“干胜”条。画影剑:传说中古代部族首领颛顼所用的宝剑。《名剑记》曰:“颛顼高阳氏有画影剑、空剑。若四方有兵,此剑飞赴,指其方则克,未用时在匣中,常如龙虎啸吟。”腾空剑:传说中古代部族道领颛顼所用的宝剑。《名剑记》曰:“瑞顼高阳氏有画影剑、腾空剑。”参见“画影剑”条。启剑:古代名剑。相传为夏禹之了启在位时所铸。梁·陶弘景《古今刀剑录》:“夏禹子帝启在位十年,对庚戌八年铸一铜剑,长三尺九寸,后藏之秦塑山,腹上刻二十八宿,文有背面。面文为星辰,背记山月日月。”夹剑:古代名剑。传说殷帝孔甲在位时所铸。梁·陶弘景《古今刀剑录》:“孔甲在位三十一年,以九年岁次甲辰,采牛首山铁,铸一剑,铭名曰‘夹’,古文篆书,长四尺一雨。太康剑:古代名剑。以此剑造于殷帝太康在位时,故名。梁·陶弘景《古今刀剑录》:“启子太康在位二十九年,岁在三月辛卯春,铸一铜剑,上有八方面,长三尺三寸头,头方。”承影:古代名剑:为春秋时卫人孔周所藏。《列子·汤问》:“孔周曰:‘吾有三剑,惟子所择。……二曰承影,味爽之交,日夕昏有之际,北面察之,淡炎焉若有物存,莫有其状。其触物也,窃然有声,经物而物不见’。”《文苑英华·唐并州都督鄂国公尉迟恭碑铭》:“蛟分承影,雁落忘归。”宵练:古代名剑。为春秋时期卫人孔周所藏。《列子·汤问》:“孔周曰:‘吾有三剑;惟子所择……三曰宵练,方昼则见影不见光,方夜则见方而不见形。其触物也,骜然而过,随过随合,觉疾而不血刃焉’”。一作“霄练”。铜剑:古代剑名。以铜铸成。《刀剑录》:“夏君在位,以庚茂八铸一铜剑。锟戎:古代名剑。《列子·汤问》:“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献锟之剑,……切玉如泥。亦作昆吾。”注:“昆吾,龙剑也。”轻吕:古代名剑。《逸周书·克殷》:“武王答拜。先入,适王所,乃施射之,三发而后下车,而击之以轻吕,斩之以典钺。”镇岳尚方剑:古代名剑。相传为西周时期昭王瑕在位时所铸的宝剑。梁·陶弘景《古今刀剑录》:“昭王瑕在位五十一年,以二年岁次壬午,铸五剑,名五岳,铭曰:‘镇岳尚书’,古文篆书,长五尺。”掩日: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一。断水: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二。转魄: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三。悬翦: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四。惊鲵: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五。灭魂: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六。却邪:春秋时越王勾战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七。参见“八剑”条。真刚:春秋时越王勾践所督铸的八把长剑之八。编辑本段现存的古代名剑越王勾践剑(湖北省博物馆)通高55.7厘米,宽4.6厘米,柄长8.4厘米,重875克。1965年冬天出土于湖北省荆州市附近的望山楚墓群中,剑上用鸟篆铭文刻了八个字,“越王勾践,自作用剑”。这把青铜宝剑穿越了两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但剑身丝毫不见锈斑,且依然锋利无比,闪烁着炫目的青光,寒气逼人!此剑出土后曾一剑划破20多层的复印纸,享有“天下第一剑”的美誉,甚至一度被怀疑是传说中的神剑“纯钧”。至今为止,此剑是出土的唯一一把越王勾践剑,现藏于湖北省博物馆。越王者旨於睗剑(浙江省博物馆)通长52.4cm此剑于1995年由上海博物馆馆长、著名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先生以136万元港币购回,后经杭州钢铁集团公司出资买剑并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馆。此剑的所有者为“越王者旨於赐”。越王於赐即越王鼫与(公元前464年—前459年在位),他就是曾“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之子。战国“戉王州句”铜剑(湖南省物馆)通长56厘米,宽4.5厘米此剑于1977年在湖南益阳赫山庙42号墓出土,可能是楚人的战利品。此剑的主人是戉王州句,即越王朱勾,是不寿的儿子,勾践的曾孙。戉王州句铜剑现藏于湖南省博物馆。燕王职剑(陕西历史博物馆)通长62厘米,剑身长52.8厘米,宽4厘米,茎长9.2厘米,茎宽1.8厘米,重650克。1977年洛川严庄村战国墓出土。此剑出土时剑身已断成两截,剑身后部有铭文:郾王职作武业著(鐯)剑。燕王职当即燕昭王,其名为职。此剑由燕国传入秦国并随葬入墓。此剑现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吴王光剑(上海博物馆)总长77.3厘米,剑格宽4.8厘米,剑体长65厘米,重1公斤。此剑于1993年春安徽南陵县盗掘出土,旋即流入香港古玩商肆,后由上海博物馆以重金购回。这把剑身饰有精美花纹的吴王光剑在历经2500余年后仍锋利无比。此剑由香港空运回上海的时候,前往机场接机的上博工作人员发现“吴王光剑”已将保护它的数层内包装纸尽数割破!由于此剑剑身近腊处有两行阴刻篆字铭文:“攻吾王光自乍(作),用剑以战戍人。”从而可以确认是吴王光(即吴王阖闾)使用的剑。吴王夫差青铜剑(中国国家博物馆)全长59.1厘米、剑身宽5厘米1976年在河南省辉县出土,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此剑剑锷锋利,剑身满饰花纹,剑谭饰嵌绿松石兽面纹,近镡处有铭文10字“攻(吴)王夫差自作其元用”。夫差是吴王阖闾的儿子,于公元前495年继王位,次年击败越王勾践,继而转师北上,争霸中原。吴王光青铜剑(中国国家博物馆)长50.7cm,宽5cm,茎长9cm

  这少年名为王林,今年十六岁,其父是流云镇第一大家族王家族长王宁,其母在他三岁的时候因患病去世。王林是族长之子,自小就显露出非凡的天赋,其修为自修练之日起更是一飞冲天,年仅十岁就就突破了练气第三层。正因为这样,他成为了流云镇的第一天才,惊得周围的修仙大派清风门都得知了有这么一个人,随后清风门便传来了消息,说是一定要收王林为他们的内门弟子。




如何得道授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