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幻道奇商

幻道奇商

幻道奇商

更新时间:2021-06-08 09:56:47
小编评语: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匪夷所思的转世,把他和小妹送进了另一个,似古非今的世界。小妹的走散,父母的匪夷所思死亡,而这一切的突然发生,是一个惊天阴谋?但是一个蛋疼的恶作剧?看幻道奇商,读小男孩的成长史。。。。。 幻道奇商小巷子中走出个背着双肩包的小子,十一二岁,青涩的面庞,看着关上了的门,笑了笑,转身向远处山脚下那片快要看不清身影的低落小瓦房走去。。

精彩节选:

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记得,这地方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是追着大黄进去的,那是月前,他和大黄玩耍,大黄在前跑,他就在后面追,不知怎么的就到了这个洞前,大黄,是只狗,当然不知洞的古怪,突的就跑了近去,兰将是知道的,听村里的老人常说,这个洞会吃人,里面有吃人的鬼怪,小时的兰将对着洞口挺怕的,可自从去城里上了学,兰将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神也没有鬼,那些事物都是编出来的,可他还是对这个洞十分害怕,因为入洞后死人是洞口外旧石碑上明明白白写着的,那可是有理有据的。

  “爸,今晚吃什么?”中年人往后撇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小子,“今儿你生,你妈去市场上给你买了鱼。”“生什么生,爸我不是跟你说了嘛这叫生日,没文化,人家城里人,到了生日都是要吃蛋糕的。妈,才给做鱼吃。小气。”中年人转身一把掌拍少年头上,“送你去城里读书,知识没涨,脾气到涨了”。少年也没叫疼,踢了踢脚下的石子,中年人看了看他背着手大步向前走去。用力一脚将脚下石子踢飞,少年扯了扯书包的双肩,低下头。

  往前走,洞道上会有些小孔,会射出类似太阳的光,为什么说类似呢,因为现在是夜晚,那个光线明显不是外界射进来的,兰将自己也搞不懂这些光来自什么地方。

  可那天,大黄跑了进去,兰将以为大黄肯定会死的,他吓的想哭,可随后大黄又跑了出来对着兰将“汪汪”的大声叫唤,似乎在嘲笑他的胆小,兰将头脑一发热,一二不管,就跑了进去,后来却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小弟,县城上学没被人欺负吧?”“兰娃子,老老实实的,谁会欺负,姐你就瞎想。”兰将看着眼前这两前这两个女娃,为他想得最多的就是大姐,比他老妈还想得多。总怕他被城里人欺负,什么事都为他想,记得年前,自己说回家路上,看到一只野狗,自己害怕,大姐听完,二话没说,抄着锄头就出去了,大姐回来时,左手扛着锄头,右手拖着那只他似曾相识但明显已死的野狗,笑着对他说“小弟,今晚吃狗肉。”已经25了的大姐,在农村算是老姑娘了。不是没人要,要说勤快,全村没一个比得上大姐。是大姐看不上农村人,总想着嫁到城里去。那个专和他作对的丫头,比他小一岁,但可恶的是这丫头,从来不叫自己哥,就叫“兰娃子”,就这称呼不知道被老爹揍了多少次。但这一叫就从小叫到了现在。大姐叫李霞,小妹叫李虹,都是随母姓,女娃随母姓,只有男娃才配有父姓,这都是规矩。“死丫头,吃鱼还堵不住你的嘴。”兰将虎虎的回了一句。夹了个鱼头丢在丫头的碗里,丫头的眼睛亮了亮,家里人都知道她爱吃鱼头。

  太阳落入大山之中,眼看天就要黑了,还好兰将与老爹也走到了家门前,门是黝黑的木头门,中间有两个大环扣,兰将走上前去拿着大环扣狠狠地砸在木门上,心中闪过中午按的门铃,大声喊到“妈,开门,”门打开了,一位精干的中年妇女,满脸笑荣,“回来啦,看看,长高没?”中年男人,将门一推,大步朝里走去,一只黄色大狼狗,摇着尾巴,围着中年男人打转。“妈,一个星期怎么可能长高?我饿了,听老爹说,你做了鱼。”兰将,将书包往院子里的石桌上一丢,朝灶房(厨房)走去。“去把手洗了,叫你爹也去洗洗,你的生,给你买了好东西。”说完往正中的大房子走去。房子有两层,全木造的,二楼挂着红辣椒。

  随着兰将两兄妹的消失,只见原本充斥着光明的巨蛋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变得一片黑暗,黑暗中的巨蛋空间,失去光芒的瞬间,仿佛失去了支撑它的最后一丝力量,渐渐的发出“噗噗”的声音,传出声音的源头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终于汇成一声巨响,“嘭”,小村寨后的小山整个崩塌了,垮下的山石如洪水般吞没了这个贫穷的而安静的小村子,夜幕下,原本的欢笑,原本的快乐,都被吞没,一切归于尘埃,远处的小城,在夜晚,灯火通明,像一只巨大的花灯怪兽,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而这对城里人来说,只不过又多了件奇闻,多了些茶余饭后的谈资,唯一有影响的,就是稍后几天可能蔬菜会涨点价罢了。道,什么是道,无所谓生与死?一句道义便可夺人与自由?夺人与性命?

  兰将,本懒得理,可回过神,愣了一下,向蛋低的舞台望去。小妹,正高兴的摆着双手,做飞鸟状,本无甚惊奇之处,可兰将仔细一看,小妹的双脚已经明显离地了。兰将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也顾不得享受眼前的舒服,“小妹,快别飞了,停下。”说完变连滚带爬往蛋低跑去,小丫头看哥哥如此狼狈,也就没再摆双手,以为这样便可以落下来,没想到,没落下来,身体还在微微的往上飘,“哥,我停不下来,你快来啊”,小丫头明显吓到了,说话都带着哭腔,小丫头不识字,没看到舞台的前的碑文写的字,虽然上面的字,兰将也没看明白,可那个“死”字是明明白白的,出于畏惧,兰将从每站上去过,都怪自己,怎么就没提醒小丫头呢?兰将,边自责边不顾一切的往蛋低冲去。

  就在兰将沉浸在自我陶醉中时,一个幼嫩的声音说出了不可思议的话。“哥哥,你快看,我飞起来了。”

  光线照在两人身上,倒是有些说不出的神圣,洞道的光越来越亮,洞道也越来越宽,已经可以看到洞口处那巨大的光明,“小妹,快,哥带你去看好东西。”说完不等小丫头回答,拉着她就往那团光明跑去。

  而在那个自称老祖的家伙眼中,即使毁掉整个世界,都与他无任何关系,他的鸿蒙之道本就是随性而为,忘却自身的诸般枷锁,说他已无七情六欲,也不无不可。这就是他的道,而你的道,我的道,兰将的道又是什么,又该如何寻觅?

  小巷子中走出个背着双肩包的小子,十一二岁,青涩的面庞,看着关上了的门,笑了笑,转身向远处山脚下那片快要看不清身影的低落小瓦房走去。

  进到洞里,眼睛适应了黑色,洞不深,入眼,洞已被山土堵了,似一面墙。兰将,拉着小妹往土墙的右侧走去,那还有个小洞,洞道很窄,小洞的入口,据大洞口已经有些远了,黑得人心中突突乱跳,兰将也不怕,拉着小丫头,就走了进去,黑暗中依稀能看到点路的轮廓。越往里走,越是什么都看不见,黑乎乎的,这样的黑持续了一会儿,眼前就有了微微的亮光,小丫头,感觉哥哥手心都是汗,看到亮光后,哥哥明显喘了口气,握着哥哥的手,她倒是什么也不怕。看到亮光,兰将,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每次走这段路,都会吓出一身汗,不过每每又都没什么事发生。

  站在出口,当眼睛适应了光,入眼处是想不出的一个大大的空间,空间就如一个立体的巨蛋,蛋壁上都是一例一例的环形空道,就如操场旁看台的座位,蛋低是平整的,如一个舞台,蛋顶发出一道巨大的光束垂直射在舞台上,兰将转身看见小丫头,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嘴,眼睛睁得老大。兰将,得意的笑了笑,似乎很满意小丫头的反应,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一幕时也是被眼前的这一幕震惊了。“小妹,怎么样,这可就是我们的小窝了,以后都可以跑到这里来玩,但可别让人发现。”兰将,大声的说到,加之回音,声音大,但有股气势,回荡在巨蛋中。“哥,这真是太。。。我都说不出来了,真大。太大了。”“傻丫头,自己去玩去,要回去了我叫你,我还有事要做。”“恩,哥,你去吧。”说完就沿空道跑着去了。

  看着这个让自己头痛的小妹,兰将暗道自己太不小心,小妹的性格她是知道的,只要说了就会去做。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危险,就带小丫头去玩玩,自己是男娃,可以去读书,家里,老爹和老妈整天干活,大姐也没时间带着小丫头玩,怪可怜的,自己好歹是她哥,反正也没什么,就带她去玩玩。“好吧,不过你得老老实实的跟着我。”“谢谢哥,知道了。”兰将听着这声哥顿了顿,过去扣上小丫头的手,拉着她向后山走去。两人小跑着,此时太阳已完全落下,远方只剩余辉照得晚霞通红,穿过小村庄,沿着上山的小路,走了10来分钟,眼前出现了一个足有小学校门大的山洞,小丫头,往兰将身后躲了躲,过后才露出小脑袋往山洞里偷瞄了几眼,兰将,面色平静。

  文字和壁画环绕整个巨蛋13空道以上的壁面,但并没有连成一整块,13空道上的4个巨型如书架般的空格子将这壁面分成4大块。而那4个巨型书架上空空如野,但兰将相信,上面曾经摆满着书籍。这让他很是郁闷,那些书籍想必比壁面上的字画更美好。

  沿着水稻田田埂,小手轻轻拂过泛黄的稻子,迎着吹过的风,这时的少年,心里无比惬意。喜欢风,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在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是自己的。不过这份恬静被一个略带愤怒的嗓音打破了,“小狗崽子,给我滚快点,今晚你妈等着你回去吃饭呢。”说完转身走了。少年顿了顿,看着这个有些佝偻的背影,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今天是99年农历3月初八,星期六,今天是少年的生日,据中午放学已经过去6个小时。也就是说算上网的时间,少年已经走了整整6个小时。但少年并未露出疲态,似乎这种事早已融入了日常生活中。少年名叫兰将,是眼前走着的黑黄色皮肤大叔的儿子,少年无一处骄傲,除了自己的名字,兰这个姓,据他所知全宁海县就只有他家独此一份。听老爹说他将来是做将军的料,就给他取了这个名。少年自己也觉得,这个名字霸气十足。但这副穷酸样,怎么看都不像将军。

  本以为要装在蛋顶上,死去,可没想到两人飞进了光里,随后眼前一黑,兰将只感觉到,紧扣着小妹的手被巨力分开,耳旁隐隐回荡着“小子,就当你骂老夫的回报,把你俩分开,各自去吧,有缘会相见,这就是命,万物都逃不过一个“命”,逃不出一个“死”。可唯有老夫,,,唯有老夫的鸿蒙之道。。。天。。地。。还不是。。踩在脚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