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秘许一世情

第11章 没吃饱

发表时间:2021-05-05 09:35:23

要也不是他命令秘书暗地里仔细观察两人,获知两人来了这家餐厅,怕是现在的她了被吃得一干二净了。紧拧着眉头,他只会觉得麻烦,把女人扔进车里,自己则坐在她的旁边。喻可沁用劲的睁紧拧着眉头,他只觉得麻烦,把女人扔进车里,自己则坐在她的旁边。。


推荐指数:★★★★★
>>《秘许一世情》在线阅读>>

《第11章 没吃饱》精选:

要不是他命令秘书暗中观察两人,得知两人来了这家餐厅,恐怕现在她已经被吃得一干二净了。

紧拧着眉头,他只觉得麻烦,把女人扔进车里,自己则坐在她的旁边。

喻可沁用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那个男人是凌朔。

但是这也仅仅只是她的猜想罢了!

在看清楚男人的脸之后,喻可沁更加难以置信,竟然……真的是他!

四目相对,一抹震惊从她的眼底划过。

“嗯~”她不知不觉的就想要攀住凌朔的脖子,往他的脖颈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吗?”凌朔得知她被下药之后,没有震惊,反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毕竟,他也是想要知道被下药之后的女人要怎么保持冷静?

喻可沁从他的嘴里听出了几分揶揄之意。

本来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没有力气,反而眼神越来越迷离,看着他那张颠倒众生的面孔,忍不住一口亲了上去。

“好甜……”喻可沁对着他的嘴唇辗转反侧。

前面正在开车的司机听到女人的娇声有一瞬的怔忡,随即便很快恢复了过来,这种场合他早已见怪不怪了。

反倒是凌朔,他的两片唇瓣此时正被女人摄入嘴里,轻轻的啃咬着。

一种异样的感觉窜进了心底,凌朔一把抓住女人的手,反客为主,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王叔,给你五分钟,回别墅!”他的声音低沉喑哑,犹如安静的夜里划过的流星。

被叫到的司机一脸为难,自家总裁也太难为自个儿了,从这段路到别墅最快也要十五分钟,现在,让他以五分钟的速度到达,除非是开飞机!

但他也没有办法了,谁让他是他的boss呢!衣食父母,得罪不得啊!

“我,我……好难受。”喻可沁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胸膛说了这么一句,手指缓缓的勾住他的西装外套。

黑色的西装在她的努力下,终于露出了一道缝隙,她对着缝隙直接下嘴,手指还不停的拉扯着衣服。

男人好看的脸瞬间变得阴沉起来,身上的某处僵硬得想要冲破障碍。

“难受你也得给我忍着!”他丢下这句话,便拧开她的手,把她搂紧了怀里。

车子准时五分钟疾驰回了别墅。

还不等刹车,他的长腿已经跨下了车门,旁边的女人被他用一只手扛着。

他的速度极快,几乎一分钟就到了卧室,白色的大床纤尘不染,凌朔把她扔在了床上。

“吱呀”一声,床发出了不小的抗议,女人媚眼如丝的躺在床上,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她扯开了一些,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好难受,我要……”喻可沁几乎是没有动脑子便说出了这句话,现在她的理智已经处于下风。

她凭着直觉爬了起来,身子跳进男人的怀里,雪白的腿还在他的某个部位蹭来蹭去。

凌朔不满的皱眉,把女人一把抱起,三下五除二的把她的衣物脱了下来,把人扔进了浴缸。

浴缸里的水溢了出来,喻可沁呛了一鼻子的水,难受的咳嗽,理智也恢复了一些。

“洗干净,否则别上我的床!”他冷声说道,想到刚刚杨总碰过她的身子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捏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男人森冷的声音透过话筒,“Jack,我要你办件事……”

打完电话之后,他突然感觉身后一阵温热的气息贴了过来,还没回头,他就被人抱住了,凌朔的嘴里勾起了一抹弧度。

真想不到他这位妻子在被下药之后竟然是那么渴望……

“我要你……”喻可沁咬着红唇,头发披散在两边,小脸显得诱人无比。

闻言,凌朔唇畔的弧度勾得更深了,转身,手掌忽然落到她的腿上,探进睡袍的衣摆慢慢往里摸去。

忽然之间,喻可沁的理智又回来了一小半。

她整个人蓦然的僵住了,洗澡时被蒸腾得嫣红的脸颊逐渐的褪色。

男人人的手指沿着触感滑腻的大腿内侧不断地深入,徐徐的动作像是在刻意的折磨着她的神经。

喻可沁最终还是忍不住一把攥住了男人的手腕,两只手紧紧的握着不让他再继续动,低叫出声,“不要。”

他低笑着,温热的气息覆盖在她的耳朵上,嗓音性感低沉,“嗯?”

“真的不要吗?”

说罢,凌朔一把抱住她的身子,失去了重心,喻可沁勾住他的脖子楞楞的看他。

此时此刻,浴室里有些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朦朦胧胧的让人有些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别说,我这个妻子还真有一点姿色!”唇角弯起一抹诡谲的弧度,把喻可沁扔下了床上,他整个身子覆了上去。

灯光迷离暧昧,他勾起嘴角玩味的看着她,喻可沁难以忍受身上的痛苦,此时她正和理智作斗争。

“凌朔,我快受不了了,帮帮我……”终于,她还是放下了尊严。

也不知道杨总给她下了多重的迷情药,她竟然如此失去理智。

这一夜,满室流露出了暧昧的气息。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从那张充斥着男人女人气息的床上醒来时,瞬间有些蒙圈。

她怎么会在床上?而且她身上空无一物,忍着腰间撕裂的剧痛穿上衣服的时候,她突然听见浴室里有哗啦哗啦的水声,好像是有人在洗澡。

喻可沁揉了揉发涨的脑袋,在这张熟悉的大床上却有着一股异样的不熟悉的气息。

当她踉踉跄跄的到了浴室门口,让她喷鼻血的一幕就这么发生了。

满是雾气的卫生间玻璃上,一个属于男人的肉色躯体隐隐约约的出现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那是,凌朔?

腰间的疼痛让她忘记了眼前的一切,昨晚的那一幕幕让人面红耳赤的场景浮现在了她的脑海。

在灯光下的侧影下,又见他上身未着一物,臂膀,肩头和背部的肌肉劲瘦平滑,纹理中蕴藏着力道,在灯光和阴影的相互交错里更显脉络清晰,生机勃勃。

她昨晚竟然主动的要求要……

这让她的老脸往哪儿搁?

正沉思的同时,男人推门走了出来。

他全身上下只在下半*身围了一条浴巾,露出上半身精瘦的身子,古铜色的肌*肤给他平添了一丝魅力,再加上他那张迷死人的脸,简直是太符合颠倒众生这个词了。

喻可沁不由得想起昨晚的一幕,耳根红了起来,透着粉红的颜色。

男人靠在浴室,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是我昨晚没把你喂饱吗?”

秘许一世情
秘许一世情
“做为丈夫,我不能够你的陪伴在心爱的娇妻身边,没办法九牛二虎之力心思的如此。”凌朔哂笑一声,扬着很好看的凤眸戏虐的望着她,声音媚惑的响了,做为丈夫……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这样的话?有“闹完了就赶紧离开。”她蹙着冷眉,看着无理取闹的程娇娇,显得有些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