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秘许一世情

第16章 失控

发表时间:2021-05-05 09:35:25

喻可沁不想让宋励飞明白眼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那样子,看起来她很可伶,虽然,她最不需的是别人的同情和可伶!喻家潦倒的事情,基本上全A市的人都明白,在内宋励飞喻可沁的睫毛动了动,抬脸露出微笑,“他是我的丈夫!”说完之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推荐指数:★★★★★
>>《秘许一世情》在线阅读>>

《第16章 失控》精选:

喻可沁不想让宋励飞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丈夫,那样子,显得她很可怜,但是,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别人的同情和可怜!

喻家落魄的事情,基本全A市的人都知道,包括宋励飞在内。

喻可沁的睫毛动了动,抬脸露出微笑,“他是我的丈夫!”说完之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除了凌朔和宋励飞,在场的人听到这句话皆是一震。

宋励飞更是震惊,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喻可沁当初嫁的那个人,更加猜不透他的身份。

他从包里抽出了几片纸巾把脸上的红色的液体擦拭干净,动作还没完成,喻可沁便拿起身侧的包站了起来,低声浅浅道,“抱歉,我先走了。”

她实在无法再待下去,生怕凌朔会再说出什么来,更加不想在学长面前丢人,也不愿意学长问她事出原因或者关于那个男人的一切。

宋励飞本想要跟过去,却有人比他更快,一个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喻可沁刚走了没几步,凌朔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回来,冷笑道:“你要去哪儿?莫非是要去那个男人的家里?”

凌朔把她眼底那抹倔犟摄入眼底,不等她反应过来便拖住她的手,长腿朝酒吧门口走去。

“凌朔你放开我!”她挣扎道,拧紧秀眉反抗,奈何男女力量悬殊,终究不敌。

“可沁……”宋励飞在她身后唤道,语气弥漫了担忧,刚要去救她,身后一个力道把他拽住了,他回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五官端正,只是眉眼有一丝玩味。

“你这是去哪儿啊?他们小两口吵架你跟过去干嘛啊?”季喻初大手拎住他的衬衫领子。

男人狠狠捏紧了拳头,不甘心在眼底渐渐蔓延,却迫于身后男人的威压没有去追那两人。

走出酒吧,重金属的声音缓缓的消失在耳畔,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好奇的看着两人。

“凌朔你闹够了没有?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男人唇角撩出几分若有似无的弧度,“究竟是谁在闹?你就不担心事情传到爷爷的耳朵里吗?”

喻可沁把脑袋一扭,手里不断的挣动着,想要从他手里挣开。

“啧,真麻烦!”

凌朔感叹了一声,不再多说,弯腰,一只大手从她的胯下跨过去,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既然她不肯好好配合,那就别怪他了!

腾出一只手播了一个号码,一分钟后,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停在了他的身侧,不顾女人的挣扎将她扔了进去。

“凌朔,你究竟想做什么?”他不是不在乎吗?不是一点都不在乎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闭嘴!”语调分不出悲喜,但确实异常的冷漠,他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在深夜里闪出一抹光。

刚才挣扎的时候用力过度,导致她的手腕被捏得一圈红,用力甩了甩那只几乎要废掉的手,也不再说话,有些削瘦的背靠在了车的椅背上。

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刚从酒吧里出来耳朵还一时半会没适应过来。

狭小的车厢里沉默一片,他不说话,她也不开口,两个人就像是一起乘车的陌生人一般,本也是陌生人,相识相见不过几天罢了!

喻可沁的心里溢出了一丝悲凉,她的人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就不再按照她预想的方向行驶了。

或许是父亲的公司破产,亦或许是跟凌朔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结婚之后。

突兀的铃声在车厢里响起,她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去看。

“喂,妈……”车厢里一片寂静。

“可沁啊,你最近过得怎么样?还好吗?那个男人,对你怎么样?”喻妈说到‘那个男人’的时候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咽。

车厢里太过安静,喻妈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了他的耳边,薄唇轻抿,他倒是想知道这个女人会怎么回答?

喻可沁的声音冷静且凉,“妈,我没事儿,挺好的!他对我也挺好的!”她忍住喉咙里的翻滚,拼命咽下想要流出的眼泪。

两个多月了,这是第一通从家里打过来的电话,虽然时间相隔过长,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情绪。

“这样就好,你知道,那时我们家的情况是怎样的,千万不要怪你爸爸!”喻妈抽了抽鼻子,有些心疼女儿。

那时她家里的公司濒临破产倒闭,四处招人帮忙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原本她父亲生意上的朋友,在听到这件事之后也一个个的远离。

在经历这些事情之后,她总算明白什么叫做世态炎凉了!

喻妈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又没人帮忙之后,又怒又心疼,“我们去找别人帮忙,那些个忘恩负义的混账,我们去找别人,我就不相信借不到钱!”

“没用的,没几个人敢冒着得罪凌朔的危险借钱给我们家,左家和我们还有几分交情,他们不肯借,别人更加不会。”

“可是……”

“没有可是。”喻父大声吼道,“没钱哪里有那么多的闲功夫谈自尊。”

所以她的父亲把她当做筹码,说好听点是让她嫁入豪门,难听点就是卖女儿来换取公司。

但是就算那根针就直直的戳在她的心尖上,她也只能忍着。

……

回到别墅已经很晚了,下车的时候是凌朔把她抱下车的,她没有反抗,只是眼神清冷。

今晚他了好几杯的高浓度的血腥玛丽,本来异常精神的脑子如今却有了一些疲惫。

凌朔把她放在了沙发上,而自己坐在沙发上,弯腰把头垂了下去,两条修长的手臂撑在膝盖。

“你怎么了?”终究忍不住开口,喻可沁看他有些难受的样子,起身给他倒了杯水,僵硬的放在他手里。

柔嫩的小手拂过他的大手,一阵异样的感觉窜起,凌朔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他没有想到酒精度竟然那么高。

一阵女人的体香靠了过来,是喻可沁身上独有的味道,她把手探在他的额头上,又贴在自己的额上,并没有发热的迹象。

可是他身上滚烫的温度让人不容忽视。

凌朔的脸色黑了黑,喉结四处滚动了几下,感觉到身上某个位置肿胀不已。

“女人,过来!”凌朔朝她够了勾手指。

秘许一世情
秘许一世情
“做为丈夫,我不能够你的陪伴在心爱的娇妻身边,没办法九牛二虎之力心思的如此。”凌朔哂笑一声,扬着很好看的凤眸戏虐的望着她,声音媚惑的响了,做为丈夫……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这样的话?有“闹完了就赶紧离开。”她蹙着冷眉,看着无理取闹的程娇娇,显得有些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