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秘许一世情

第17章 公司出事了

发表时间:2021-05-05 09:35:26

他的声音所以那裕望的折磨而变的极其暗哑却富于磁性,这时此时此刻在她听来,居然有种令人垂涎魅惑的味道,让喻可沁一下子完全忘了如何反应,而已这样傻傻呆呆地的望着他。皱了皱眉头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进房间了!”。


推荐指数:★★★★★
>>《秘许一世情》在线阅读>>

《第17章 公司出事了》精选:

他的声音因为那裕望的折磨而变得异常暗哑却富有磁性,此时此刻在她听来,竟然有种诱人魅惑的味道,让喻可沁一下子完全忘了如何反应,只是这样傻傻愣愣的看着他。

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既然你没事我就先进房间了!”

刚起身,手腕却被吞住了,一阵天旋地转,随后落在了有些陌生却又带着男性气息的怀中。

“想逃?”有些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滚烫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子上,突然她感觉脖颈有些湿润,顿时身子有些僵硬。

凌朔在她脖子上辗转的吻着,忽而又转移到了唇上。

喻可沁柔若无骨的娇躯此刻被他紧紧拥抱着,他的理智似乎在她把手探过来的那一刻完全的消失殆尽,呼吸由浅变深,最后急促的厉害。

喻可沁被他身上的热度吓到,整个人紧紧的被他拥抱着,两人的身体毫无间隙的紧贴着。

“抱紧我……”他那低沉暗哑的厉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着。

喻可沁有些害怕,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可是想推开他,却根本无力再去拒绝,去抵抗了。

甚至她觉得她已经有点沦陷了。

凌朔亲吻着她的耳朵,在她那光滑白皙的颈项上留下淡淡浅浅的红印,那是他烙给她的印记,只属于他的!

“凌朔,别……”喻可沁用手推他,可是却怎么也推不开,甚至还被男人当做是欲拒还迎。

他嗤笑一声,“你没资格拒绝,别忘了我们是夫妻,这是夫妻的生活!”他的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

她的身子怔了怔,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他说得没错,她没有资格拒绝。

其实在结婚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准备,等了两个月这个男人才出现,今晚也只不过是天意弄人,如果不是被他撞见,恐怕今晚她还是能安然度过这个晚上的!

事到如今,再拒绝她就真太说不过去了,虽然还有点紧张,有点担心,但是此刻她也慢慢的学着去接受。

既然这个男人不是她共度余生的伴侣,但至少,现在是!

如此想着喻可沁闭上了眼,忘却自己心中的担心和害怕,将自己整个人交付于他。

她不断的催眠自己,他是她的丈夫,在那个将在未来岁月中与你并肩一起走的那个人。

缓缓的抬手环住凌朔的脖颈,学着慢慢的回应着他的吻。

“别……别在这儿……”她不大适应在沙发上进行。

感受到女人的回应,那似乎是无言的激励,凌朔拥着她的力道越发紧了些,亲吻她的动作更加狂野了些。

凌朔的眉梢挑了挑,勾起嘴角玩味的看着身下的女人,媚眼如丝,嘴唇紧紧的咬着,似乎可是想象她在忍耐着。

“今晚我就满足你,好好的喂饱你!省得你再去外面找那个男人!”说话的当口,他已经拦腰抱起了身下的女人。

两三步的走到了卧室门口,一脚踹开了房门,把女人放了下来,大手松开她的身子去关门。

凌朔转身,女人迷离的大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心底一股热潮涌过,按耐不住内心的情绪,一把将她拉了过来,狠狠的封住她的唇。

虽然有些跟不上他的脚步,喻可沁却也尽量让自己配合着他。

磨搓间那原本裹在身上的裙子不知如何被扯落,那性感的情趣内衣穿在她的身上若隐若现,白皙的肌*肤衬着那玫瑰红的亮丽让喻可沁整个人倍感娇嫩,性感撩人。

这女人是特意要钩引自己的?还是说特意穿给那个男人看的?

想到这,凌朔有些凌厉的目光盯着身上未着寸缕的娇人儿。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的床上功夫能有多好!

他痴痴的看着,目光完全移不开,她比他想象的还要美,这衣服穿在她身上比他像是的还要勾人一百倍!

丝丝的凉意让她顿时回过神来,猛的睁开眼,只见那带着裕火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着,她低头,这才发现白色的棉布裙早已经滑落在脚边,此刻自己的身上就还剩下一件胸依。

火红色的胸依包裹着两胸,这件胸依还是好友送给她的,胸前的布料十分的少,只用两条极其细的绳子套住,似乎微微一扯就能扯断。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凌朔只稍稍用力,那件红色的胸依便掉了下来,一时之间,她的身上一丝不挂就这么袒露在男人的眼里。

凌朔的眼睛渐渐发红,再也克制不住身下的裕望,把女人推倒在床上,欺身压了上去。

喻可沁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照在房间内亮堂堂的一片。

身旁的男人早已经不在,她半撑着身子想起来,这才发现整个人酸疼的像是被什么辗压过似得,全身使不上力来。

在心底将那男人狠狠骂上了一百遍,犹觉得不解气,将脑袋下的枕头狠狠攥住,朝着柔软的枕头揍了几拳。

喻可沁伸手将那放着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过,已经九点五十分了。看过之后,将手机无力的放下,闭着眼,躺着待身子能缓过来一点,可就在闭上眼的下一秒,喻可沁那双大眼又猛的睁开,身子也顾不上酸疼弹坐起来,重新将放在一旁的手机拿过,“九点五十了?”

凌爷爷怎么没给自己打电话了?

她急急的从床上下来,裹着被子从衣柜里拿过衣服便进了浴室,匆匆忙忙洗漱化了个淡妆,却突然瞥见自己脖颈上的红痕,愣了好一会儿。

喻可沁爆红着脸,抓过遮瑕粉猛往脖颈上拍,嘴里嘀嘀咕咕骂着凌朔什么。

再好的粉也遮不去那欢爱遗留下来的吻痕,最后她只得先将之前买来原本想要用作礼物的丝巾拿来围住。

幸好的是,现在天气说冷也不热,系条丝巾也不至于太过突兀。

虽然被老板炒了,但是她还得养家糊口,还得养活自己!

待将自己收拾稳妥,喻可沁抓过包想要出门的时候,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可沁姐,公司发生了大事你知道吗?”

秘许一世情
秘许一世情
“做为丈夫,我不能够你的陪伴在心爱的娇妻身边,没办法九牛二虎之力心思的如此。”凌朔哂笑一声,扬着很好看的凤眸戏虐的望着她,声音媚惑的响了,做为丈夫……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这样的话?有“闹完了就赶紧离开。”她蹙着冷眉,看着无理取闹的程娇娇,显得有些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