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秘许一世情

第19章 游乐场

发表时间:2021-05-05 09:35:30

佳佳这么小,就得能承受也没母亲的关爱。她也不能够始终帮着学长带佳佳,凌朔的话不时在耳边会响了,就像是闹钟像,每到某种时刻,就会系统自动响了。“你还真把宋励飞的女儿当“你还真把宋励飞的女儿当自己的女儿啊?”林晴白了她一眼,实在不能理解她现在的行为。一个已婚女人,居然还帮着带前任的女人。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推荐指数:★★★★★
>>《秘许一世情》在线阅读>>

《第19章 游乐场》精选:

佳佳这么小,就要承受没有母亲的关爱。她也不能一直帮着学长带佳佳,凌朔的话时不时在耳边会响起,就好像闹钟一样,一到某种时刻,就会自动响起。

“你还真把宋励飞的女儿当自己的女儿啊?”林晴白了她一眼,实在不能理解她现在的行为。一个已婚女人,居然还帮着带前任的女人。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我不和你说了,你不是要去公司吗?需要我送你吗?”她收拾东西装进包里,一边询问道。林晴看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用了,公司不远,我自己过去。你呀,你去照顾你那个初恋情人的女儿吧。约我出来又不请我吃饭,不说了,我走了!”说完,她先她一步生气的走了。

喻可沁看着林晴的背影,抿了抿嘴。她了解林晴,她不会生气的。

喻可沁开车来到了宋励飞的小区,停好了车上了楼。宋佳佳早已换好了出门的衣服,家里新来的保姆正在照顾她。

喻可沁没有想到宋励飞会请保姆,不过请保姆也是万全之策。她每天都要上学放学,她也不能够每天都帮学长去照顾佳佳。请保姆,方便许多。

“你就是喻小姐吧?宋先生和我说过你,我是新来的保姆。”

“恩,我要带佳佳出去,如果学长回来了,麻烦你和他说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保姆客客气气的点点头。

上了车后,佳佳的状态似乎很不错。她坐在副驾驶东张西望,每个周末,都是小朋友的最期待的日子。

“可沁阿姨,我们去哪儿?”她歪着可爱的小脑袋,粉嫩的笑脸充满期待的看着她。

“你想去哪?”她情不自禁露出温和的笑容,每次面对佳佳,她都会忍不住散发着天生的母性。

“我想……”她嘟着小嘴努力思索着好玩儿的地方。好一会儿,她转过头,开心道:“可沁姐姐,我们去游乐场吧。”

“游乐场?好,就听你的。”她启动引擎,将车子转了个弯,朝着游乐场的方向开去。

她带着宋佳佳玩了好几个项目,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一大半。眼看黄昏将至,宋佳佳还乐不疲此。

“佳佳,喝口水。”她将水杯递给她,从包里拿出纸巾给她擦汗。

岂不料这一幕,正被某个人咔嚓的用相机找了下来。

“可沁阿姨,我肚子好饿。”宋佳佳喝完水,调皮的摸着肚子,一脸淘气的看着喻可沁。

“行,现在就带你去吃东西。”她收拾好东西,刚准备起身,却不了身后传来她最不想听到和最意外的声音。

“好你个喻可沁,趁我见不到我的女儿你居然带着佳佳到游乐场来。怎么,这么快就想上位做一位尽心尽力的好后妈了?你可真会演戏,贱女人!”程娇娇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的身后,开口就丢出一连串难听的话。

宋佳佳似乎很害怕自己的妈妈,她看到程娇娇这么凶的模样,吓着在原地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程娇娇的声音吸引了不少的观众,人们都朝着这个方向慢慢聚集。而此刻的程娇娇看到这么多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激动起来,伸手就要过来抢走她身边的佳佳。

“陈娇娇!你别给我在这里胡闹!你快松开佳佳,你没看到她被你吓哭了吗?”喻可沁蹙着冷眉,凌厉对程娇娇喊道。

“被我吓哭?明明是你拐带我的女儿,你居然还冤枉我?你这个贱女人,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说完,她就开始对她动手,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准备甩她耳光子。

喻可沁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对象,她的力气比程娇娇要大多。趁她抓她头发反手从下往上将她的下巴用力一抬,只听见一阵尖叫,程娇娇的手瞬间松开了。

她立刻将宋佳佳护着往后退,和她拉远距离,将她护在身后。

周围的人似乎都喜欢看这样戏剧性的一幕,以为这就是经常在大街上发生的正室与小三的大战。发疯胡闹的一向都是正式,而喻可沁就是他们眼中所谓的小三。

只不过,这个小三对他们家的孩子倒是挺护心的,应该是演戏吧?

“程娇娇,你别在这里闹行不行?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佳佳是你的女儿,就算你要闹,也别当着她的面!”她怒不可遏地瞪着她,如果是以前她不会这么生气。但现在当着佳佳的面她竟然不怕吓着孩子,当众像个疯子一样对她骂骂咧咧。

身后的佳佳依旧哭的很凶,喻可沁冷了脸,她看了看四周,周围的人开始拿着手机拍照。

经程娇娇这样闹着,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了。眼看着事情要被闹大,她不能任由她胡闹下去。

喻可沁抱起佳佳准备离开这里,不想再继续和她撕扯下去。谁知程娇娇被她打了以后,像发了疯的母牛朝着她冲过来,嘴里还不停地骂着各种难听的话。

“程娇娇!”她生气的大喊道,目光中除了冷漠更多的是愤怒,这两种交叉在一起的眼神和声音让程娇娇听到,吓得站在她面前,有些目瞪口呆。

“你现在的行为和疯子有什么区别?如果你再这么闹下去被大家都知道了,你别想从学长那拿到一分钱。更别想以后可以见到佳佳。”她放着狠话,目光直至,一脸凌厉的盯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她心身惧怕。

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而喻可沁那句拿不到一分钱的话让她身子抖了抖。她咬了咬牙,恶狠狠的瞪着他:“你以为你这样威胁我,我就会听你话吗?”

“那你可以试试!”她从容不迫的看着她,没有丝毫的犹豫。

“你!”程娇娇气的有些发抖,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但最后还是被她的气势压了过去,她眼神里多了丝惧怕之色。

程娇娇冷哼一声,转身对着周围的人大声喊道:“大家看看,这个女人钩引我老公,破坏我的家庭,害的我离婚还拿不到一分钱。现在还拐卖我的女儿讨好她,你们赶紧将这个女人的坏事都曝光出来!”她说完这番话,以迅雷不及的速度离开了现场。

秘许一世情
秘许一世情
“做为丈夫,我不能够你的陪伴在心爱的娇妻身边,没办法九牛二虎之力心思的如此。”凌朔哂笑一声,扬着很好看的凤眸戏虐的望着她,声音媚惑的响了,做为丈夫……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这样的话?有“闹完了就赶紧离开。”她蹙着冷眉,看着无理取闹的程娇娇,显得有些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