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秘许一世情

第20章 过夜可好?

发表时间:2021-05-05 09:35:30

面对自己周围人的努努嘴一点点,喻可沁当装也没听到,抱着佳佳离开了了游乐场。佳佳好像被吓到了,回家身体还不停地的发颤。宋励飞正好晚上下班回去,他昨天为什么也没一如既往的买醉,是佳佳似乎被吓到了,回到家身体还不停的发抖。宋励飞正好下班回来,他今天为什么没有一如既往的买醉,是因为保姆打来电话,说喻可沁把佳佳带出去玩了。他才提早回来,想借此,创造一些机会。。


推荐指数:★★★★★
>>《秘许一世情》在线阅读>>

《第20章 过夜可好?》精选:

面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喻可沁当装没有听见,抱着佳佳离开了游乐场。

佳佳似乎被吓到了,回到家身体还不停的发抖。宋励飞正好下班回来,他今天为什么没有一如既往的买醉,是因为保姆打来电话,说喻可沁把佳佳带出去玩了。他才提早回来,想借此,创造一些机会。

自从那天在酒吧遇到那样的事情,见到凌硕那样的男人。那男人对她来说似乎是个难缠的对手,他不能坐以待毙,即使她已经结婚了。

刚回到家,就听到喻可沁正在哄她。他一脸疑惑,放下公文包,问道:“佳佳怎么了?”

喻可沁深深吸了口气,将一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简单化的告诉了宋励飞。宋励飞听完以后整个人气的发起抖来,他一拳头打在桌上:“这个女人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我当初是怎么瞎了眼,会娶这样的女人!”

喻可沁低头看了一眼佳佳,好在她安抚了一下她的情绪有所稳定。现在时间不早了,她应该回去了。

“可沁,她有没有伤到你?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还要连累你被她骚扰。”他面带愧疚,目光却开始执着。

喻可沁笑着摇摇头:“学长,我没事。你好好照顾佳佳吧,我先回去了。”说话间,她伸手去拿沙发上的手提包。

宋励飞见状,立刻挡在了她的面前,一双眼,明亮又期待:“可沁,现在天已经黑了。你回去我也不放心,要不你在这住一晚,反正我这有房间。佳佳现在情绪不稳定,你离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借故想留她下来,那个男人让她产生了威胁。就算她结婚了,他还是想让她和自己生米煮成熟饭。

喻可沁站在那里有些为难,面对他炙热的目光她不知该怎么拒绝。凌朔的话又出现在她耳边,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被爷爷知道就麻烦了。

“佳佳应该没什么大碍,学长,我还是回自己那里,你好好照顾佳佳,我走了。”她拿着包,掠过他离开。

“可沁……”

他还想说些什么,门已经被关上。宋励飞的眼里充满了失落,但这种失落很快就转变成了愤怒。他让佳佳回到房间,拿起手机给程娇娇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宋励飞就怒不可遏的冲着电话这头骂道:“程娇娇,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明明是你出轨在先对不起这个家,对不起我和佳佳。可沁好心帮我带佳佳,你居然还要去找她麻烦跟踪她,你要不要脸?”

“拿我开刀?哼,你这是倒打一耙吧?明明是你和喻可沁藕断丝连,眉来眼去的。我不是再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再在一起吗?现在反倒怪我了?宋励飞,你还是真是很会推卸责任啊。”程娇娇尖酸刻薄的声音在电话里想起,更加刺激他的大脑,让他气的想将手机就此砸烂。

他努力平息自己愤怒的心情,冷笑道:“我告诉你,就算打官司,你也别想从我这拿到一分钱,你就等着吧。”他挂掉电话,将手机扔在桌上。

电话挂断后,程娇娇气急败坏的大叫一声。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前方,忽然冷笑道:“喻可沁你这个贱人,真没看出来,我前脚刚走,你就学会告状了?等着瞧吧!”

通往别墅的这条路上,路灯并排列在一起,车子缓缓前进,直至目的地。每家别墅门口都有两盏路灯,她将车停在门口,转头刚准备下车,却看见别墅的灯是开的。

喻可沁心里微微一颤,莫非是凌朔回来了?什么叫莫非,这个点保姆不会在,家里也没其他人,那就是他了。

不知为何,她心里竟然会有一丝慌乱。不知是见到他慌乱,还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害怕会被他知道而慌乱。

但她还是关好车门,镇定的走到门口打开门。刚一进去,偌大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她放眼望去,和男人四眼相对。

男人凝神静气的望着她,目光深沉的让人琢磨不透。微微眯了眯眼,目光变得冷漠起来,身上散发着压迫性的气息。

“你回来了。”她先开的口,抿了抿嘴:“我先去洗澡了。”

“怎么,见到我就迫不及待了?”他拿起茶几上的高脚杯,轻轻摇晃,歪着脑袋注视着杯中的酒。红酒在杯中荡漾了几圈,又恢复平静。

喻可沁抬起头,两片唇瓣勾起一边:“凌总,你觉得我会是一个整天沉溺在这种鱼水之欢的乐趣上吗?”

“沉溺?”他仰了仰头,好看的面庞上出现了戏谑可笑的表情。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起身走到她的面前,低头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

“难道对你来说,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你才会产生鱼水之欢的兴趣?”语气轻盈,却格外沉重。

“你什么意思?”

“我和你说过了,我不管你的私生活如何。你在外面和别人怎样,但不要把事情闹大,保密工作做好,可你,似乎不太听话呢。”他语气微沉,好看的眸子也开始阴冷。

喻可沁微微一颤,她猛然抬起头,目光之中带着意外,随后又转变为愤怒:“你找人跟踪我?”

“跟踪你?”他冷冷一笑:“你还不至于让我跟踪你吧,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她面色漠然,眼睛看向别处,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魔鬼的存在。自从他出现后,她的所有事情就好像成了剧本一样,任何事情只要发生,就会赤果果的摆在他的面前,被他知道。

“只不过是你,太不安分。”他慢慢起身,像幽灵一样走到她的身边,

“你……”

话还未说出口,嘴巴就被人硬生生的堵住。唇舌相交,他的舌头就像游走在水中的鱼儿一般,肆无忌惮的在里面缠绕。

她未反应过来,就被他的手揽住腰间,将她的身体和他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男人的气息吸入鼻尖,她还没呼吸过来,就被他又一个重力紧紧抱住。

秘许一世情
秘许一世情
“做为丈夫,我不能够你的陪伴在心爱的娇妻身边,没办法九牛二虎之力心思的如此。”凌朔哂笑一声,扬着很好看的凤眸戏虐的望着她,声音媚惑的响了,做为丈夫……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这样的话?有“闹完了就赶紧离开。”她蹙着冷眉,看着无理取闹的程娇娇,显得有些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