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秘许一世情

第24章 比赛

发表时间:2021-05-05 09:35:32

凌朔皱了眉头,扭头看见了喻可沁执着前进的目光,目光之中有一股让他面色变的凝重的坚定地。“喻可沁,你停下来!”他突然冲着喻可沁叫道,面色变的越发很沉重。喻可沁装做听看不见“喻可沁,你停下!”他突然冲着喻可沁喊道,面色变得越来越沉重。。


推荐指数:★★★★★
>>《秘许一世情》在线阅读>>

《第24章 比赛》精选:

凌朔皱起眉头,转头看见喻可沁执着前行的目光,目光之中有一股让他面色变得凝重的坚定。

“喻可沁,你停下!”他突然冲着喻可沁喊道,面色变得越来越沉重。

喻可沁装作听不见,加快了最后的速度,车子扬长而去。

“该死!”凌朔也加快了油门,追了上去。

喻可沁眼睛血红,她似乎没了理智。但其实,她是想让自己

失去理智。有时候,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为什么而活。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交易,让她感到疲惫。

可能这是一种发泄,也有可能,变成一种终结。

“喻可沁,你快给我停车,这是命令!”

“喻可沁,你疯了,快停车!”

“喻可沁,我答应你,不会让爷爷知道这件事情,你给我停下来。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最后一句话,让喻可沁踩了刹车猛地停下来,因为开车的速度太快,停下来的时候车子猛烈晃动,她整个人撞到前面,头部撞到了方向盘,一阵剧痛袭来。

车子停下后,凌朔愤怒的冲下车,打开她的车门。将她从车上拖下来,生气的大喊道:“喻可沁,你是不是疯了?为了赢,你连命都不要了?”

喻可沁的头部被撞了一下,感觉脑袋有些晕晕的,额头那个地方还很痛,意识还没完全恢复正常。

看见她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额头上还有一块红肿的部分,应该是刚刚撞击造成的。他抓住她的肩膀,摇了摇。

“喻可沁!”

喻可沁恢复意识,想到刚刚那一幕,她还有些惊魂未定。

“赢了吗?我赢了吗?”她抬起头,头发凌乱的飘散在空中,狼狈的模样,看上去却让人十分心疼。

看着她眼里的那丝倔强,他没想到面前这个女人,竟然会这么拼命。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拿面前这个女人没有办法。

“喻可沁,为了赢,你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吗?”他凝视着她,这个女人今天,确实震撼了他。他从未见过,会有人把生命不当回事的。

或许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才和普通的女人不一样。不然,她怎么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加入凌家呢?爷爷的眼光一向都很高,各种名门望族都要他们联姻,而爷爷却只选了个不怎么起眼的小角色。还是个面临破产的公司,毫无联姻价值。

喻可沁笑了笑,凌乱的发丝夹在嘴间,显得有些凄凉。她呆呆的注视着前方,茫然的苦笑道:“我没有办法。”

她不是一个人,她不能随心所欲。如果这件事情被爷爷知道了,那她起初嫁给凌朔的目的就已经不存在了。

除了用这个方式,她别无选择。

喻可沁突然有些腿软,可能是回想起刚刚那一幕,还惊魂未定。凌朔见她这样,沉思片刻后,将她整个人抱起,塞到自己的车里,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你要干嘛?”她不解的看着他,捂着手臂,手臂因为他刚把自己塞进车里而撞到了车门。

“你这个样子,难道还想开车?不怕出什么事故连累我吗?”他面无表情,将车门关上后回到主驾驶准备开车。

喻可沁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子,问道:“那我的车呢?”

“叫拖车拖走。”他一脸严肃,样子冷的可怕。虽然已经习惯了她这样的表情,但心里却有些隐隐发慌。

车子开的很快,不到十分钟的样子就已经到了别墅门口。他停下车,打开车门将她抱起直接进了房间。

还未等她开口说话,凌朔就将她丢在床上:“你,给我好好待在这里,爷爷说了禁止你出门,你就别想着出门了。”

“可是我……”还没等她话说完,凌朔就用背影面对她,径直的走开,关上房门。

喻可沁就势躺在床上,看着富丽堂皇的天花板。

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让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好在爷爷没有继续追究。只是……她下意识想掏出手机,可是却发现手机并不在她身边。

怎么不见了?她找了一圈,仔细回想才发现手机落在了车上。凌朔说找拖车公司将车拖走,可她的手机和包包放在了里面,现在她连唯一联系外界的通讯都没有了。

这会儿,恐怕家里那边的电话已经打爆了吧。出现这样的新闻,父亲一定会非常生气。

她应该怎么解释,才让他们相信这篇报道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喻可沁在家里待了有将近三天左右,每天吃了就看电视,电视看完了就睡觉。定时来打扫的保姆不知为何,每次都是买了菜给她做了饭打扫了卫生才离开。

保姆的厨艺不错,她每顿都吃的很饱。几次想让保姆和自己一起吃饭,可保姆却一直推脱。

虽然在凌朔没出现之前她每天也是一个人吃饭,但是这种被禁足在家里每天都是一个人,除了看电视就只有睡觉了。这样的生活,枯燥而无味。

天色开始黑了起来,保姆收拾干净后离开。喻可沁今天特地叫保姆帮忙出去买几本杂志看看,她吃完饭靠在沙发上看着杂志。

身后的门开了,喻可沁以为是保姆又反转回来。她低着头,问道:“王姨,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记拿了?”

“看来你在家过的挺不错的。”冰冷的声音在空荡的客厅里显得十分刺耳,喻可沁整个身子震了震,转过头,看见凌朔换下鞋子,正朝她走过来。

从上次凌朔离开以后,他连续几天都没有回来。喻可沁又像是回到了以前正常轻松热日子,可今天,怎么想到突然回来了。

难不成……她想起那天爷爷和他们说的话。不会是要回来,传宗接代吧?

凌朔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他今天在公司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会议刚开完准备宴请他们这次的合作方吃饭,谁知爷爷一个电话打过来,问他为什么几天不回家。

只能借由公司太忙的缘由,话还没说完,就被爷爷命令着回家。

秘许一世情
秘许一世情
“做为丈夫,我不能够你的陪伴在心爱的娇妻身边,没办法九牛二虎之力心思的如此。”凌朔哂笑一声,扬着很好看的凤眸戏虐的望着她,声音媚惑的响了,做为丈夫……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这样的话?有“闹完了就赶紧离开。”她蹙着冷眉,看着无理取闹的程娇娇,显得有些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