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10章 女人别想逃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0:42

正集中特别注意力的观察周围有也没言浅西身影的岳临澜,他并也没意外发现在他车身后离处管家的跟着。他就这样一个角落都不想放过我的找寻,他心里突然有着无数种猜想。他怕他生他就这样一个角落都不想放过的寻找,他心里突然有着无数种猜测。他害怕他生命中最在乎的女人出事。。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10章 女人别想逃》精选:

正在集中注意力的观察四周有没有言浅西身影的岳临澜,他并没有发现在他车身后不远处管家的跟随。

他就这样一个角落都不想放过的寻找,他心里突然有着无数种猜测。他害怕他生命中最在乎的女人出事。

除了他母亲,言浅西就是他最重要的女人,他突然想起母亲离开时的场景,他害怕失去言浅西,这次的计划他谋划了这么多年,不会就这样……

他突然有些责怪自己为什么要把言浅西带来他的私人别墅,为什么不带她去平常住的别墅。

另一边的言浅西终于爬了起来,当她起身的时候一阵车灯闪过,有些刺眼,她把手抬起来挡住这么刺眼的光。

就是因为她这么个动作,被车里的岳临澜发现前面有东西在动,他立马的踩了急刹车停了下来,他把脸靠近了车前面的玻璃,看到眼前这个人就是言浅西。

他赶紧的把安全带扯了下来,然后没有顾外面雨有多大,下车后直接飞奔到了言浅西的前面,一把抱住了刚要晕倒的她。

车灯闪耀着她的眼睛,她以为她自己这下要被车给撞死,身体本能的想要逃跑,可是因为身体太虚弱了,直接的晕了过去。

正在此时岳临澜跑了上去抱住了她,所以她才没有再一次的狠狠摔倒在地上。

岳临澜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特别的心疼,看着她受伤的样子他觉得心里某处在抽搐的难受。

这时管家车开到了岳临澜车子的后面,看着少爷的车就停在了后面,他赶紧拿起身旁的黑布伞跑了下来。

走上前看着少爷抱着那个女人起身走了过来,他赶紧的跑向前帮着少爷打伞。

管家看着少爷怀里的女人已经是虚弱不堪的样子,心里也有一些的心疼。

管家把伞都移向了岳临澜说:“少爷,言小姐怎么样了?”

岳临澜并没有回复管家,他只是很凶的说:“快去帮我把车门打开。”

一旁的司机赶紧上前把车门打开,方便少爷把言小姐抱进去。

他们第一次看到少爷为一个女人这么的担心过,以前那些女人扑向他各种苦肉计的展现,岳临澜都没有正眼的看过她们。

他把言浅西抱进车的后座后开口说:“管家,帮我开车。”

管家赶紧把伞收了收说:“好的。”

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的岳临澜,看起来特别的恐怖,感觉就是座食人的冰山。

管家上车后立马给各分头寻找的小队打电话,关心着大家的安危。

坐在后座的岳临澜紧紧的把言浅西紧紧的搂在了怀里,然后用自己的外套给她盖上。轻柔的捋了捋贴在言浅西脸上的头发,心疼的吻了吻她额头上的伤口。

他摸了摸这个女人发烫的脸庞,心疼的看着这个女人脸上的伤。

就在这时候言浅西突然的醒了过来,她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岳临澜,然后用着她那虚弱的声音说:“水……我要喝水。”

他看到这个女人醒了过来。嘴巴还在不停地动来动去,外面的雨水声音太大,导致岳临澜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把侧头把耳朵靠在了言浅西的嘴边说:“浅西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干渴的感觉喉咙在冒火,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并不理解自己的需要她有些着急的伸手比划着喝水的姿势,然后用尽全力说:“水…水”

这样形象的比划傻子都应该知道,言浅西想要喝水。

可是这个男人却不知道,他努力的想要听清这个女人想要表达什么东西,如此虚弱的声音加上窗外噼里啪啦打过来的雨声,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意思。

管家从后方的镜子看到了言浅西的比划,立即就在车里抽屉拿出了一瓶水递给了岳临澜说:“少爷,看样子言小姐应该是想喝水,来…给你。”

言浅西听到了管家的话,立马的狂点头,他看着这个女人的反应赶紧接住了管家递过来的那瓶水。

他把水拿在了手里,它一用力瓶盖子立马被他拧开,然后用手把言浅西扶起身子给她喂水。

接到水的言浅西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拼尽全力的抓住水瓶,恨不得把这瓶水一口气喝完,可想而知这个女人有多么的口渴。

他看着这个女人拼命喝水的样子,都把他吓到了,刚刚那么虚弱的女人现在这般用尽全力的样子。

这大概就是人生命的本能吧!他看到了这个女人对生命的渴望,他想起了自己母亲跳楼的那一幕,他在想如果母亲有像这个女人对生命拼命的样子就不会出现那一幕了。

他看着这个女他本来想说句关心的话,看着这个女人喝的这么的猛,他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水瓶,想要叫她喝慢一点,可是从他口里说出的却是:“女人,你找死啊?喝的这么快。”

她并没有理会这个男人,一把抢过岳临澜手里的水瓶,然后继续的往自己的喉咙灌下去,直到把这瓶水喝光。

他就这样看着这个女人把水喝的一滴都不剩,然后冷冷地说了句:“你慢慢喝。”

喝完水的言浅西突然哭了起来,她并不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而是在她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这个男人像头戴光环的天使出现在她的身边。

他担心的看着言浅西问:“你是不是哪里有哪里不舒服啊?”

她特别虚弱埋下身子藏在了他的怀里,并没有说话,只是就这样靠在他的怀里,这一刻这个男人的拥抱便是她安全的避风港。

他则是就这样紧紧的抱着怀里这个女人,然后很严肃的说:“女人,你别想逃跑。这辈子你只能是我岳临澜的女人。”

多么霸气的话语,从这个男人的口里说出并不会觉得很浮夸。

管家在前面听到了少爷和言小姐说的话,他知道少爷真的对这个女人动了真心。第一次看到少爷因为一个女人如此的紧张。

车很快就开到了别墅的楼下,管家赶紧下车拿起伞便走到他们的旁边给他们打起了伞。

岳临澜强硬的把这个虚弱的女人抱了出来,言浅西挣扎这想要下来,但是被这个男人强有力的双手紧紧的环在怀里,用力一个公主抱,把她抱上楼。

女佣们比他们先回来,大家在别墅门口站一排低着头等待着少爷的责罚,大家都不敢抬头看。

岳临澜把她抱进了房间让女佣给她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打电话请来了家庭医生。

小颖跑到岳临澜面前说:“少爷,言小姐发着高烧而且她的脚……..”

他跑到床边立马摸了摸言浅西的额头,发现真的很烫,为了不让佣人小颖看出他的紧张,他只是淡淡的说:“好的,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