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14章 断送“幸福”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0:46

岳临澜在床头柜哪里抽了一张纸巾擦去岩石裂隙出的血,接着说:“你这是想吃了我?很好,那我就不客套了。”说着后把纸巾狠狠地的扔在了地上。她有些怕的拉了拉他的衣角说:“她有些害怕的拉了拉他的衣角说:“你过来我看看怎样了?”。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14章 断送“幸福”》精选:

岳临澜在床头柜哪里抽了一张纸巾擦去渗流出来的血,然后说:“你这是想吃了我?很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后把纸巾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她有些害怕的拉了拉他的衣角说:“你过来我看看怎样了?”

他被她扯的有些烦,他依旧背对着她,任由她在后面拉车,不一会儿突然的转身保住了言浅西说:“内疚了?”就这样紧紧的包着她,由于力的作用他们两个直接压在了创伤。

她用力的推了推岳临澜说:“我要透不过气了,你赶紧起来。”说着还努力的推着他。

他稍微的给了言浅西一些呼吸的空间说:“想想要怎么报答我,”

言浅西求饶的说:“大叔,求你绕过我吧!”

他只是低头,没有给她任何机会所取着。

她眼角流着泪珠,闭着眼睛任由这个男人为所欲为。

她感觉自己的声音特别的刺耳,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她不想让这个男人听到,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明明特别的讨厌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此刻的自己到底在干嘛?

她觉得特别的羞辱,越是她发出声音,男人更加来的大力,她觉得自己真的要受不了了,说:“不要,放过我!”

他有听到这个女人求救,但是他听到她的声音更加的浴霸不能,这个女人并不知道自己越是反抗越是让这个男人无法停下来。

她的所有反抗对于岳临澜来说就是赫尔蒙的召唤。

深夏的女人已经被这疼的完全没有力气,眼皮已经缓缓的盖下睡着了,而岳临澜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女人如此的上/瘾,就这样不知疲惫的索取着。

这个女人乖了他也满足了,他起身抱起这个女人进了浴室,帮她处理着伤口,她疲惫的身体不允许她醒来,她只是缓缓地打开眼睛,然后缓缓地闭上,任由这个男人一切动作。

他温柔的帮这个女人洗澡,他摸了摸这个女人身上的痕迹,有些青黑的样子,他自言自语的说:“女人,如果你要是乖乖的也就不用受这么多的皮肉之苦了,何必呢?”

他很小心的没敢让言浅西的脚沾水,他看到了这个女人脚上的伤口,幸亏司先生的药特别有效,水泡都已经结痂,只要不碰水很快就可以好起来了。

他细心的呵护这个女人的身体,然后轻轻的把她抱在床上,就这样抱着她入睡。

经过一夜的两人都特别的疲惫,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她摸了摸有些痛的太阳穴,然后一个翻身她的腿直接撞到岳临澜。

岳临澜立马醒了过来,做出疼痛的表情,言浅西在他的反应之前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身旁这个男人的反应,她害怕的把腿收了回来然后往后挪了挪说:“啊!我不是故意的,你……我…你没事吧?”

她自己就是男科医生她知道自己刚刚那一脚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她有些害怕这个男人会不送自己回去,她再一个推后自己半边身子掉下了床,而且发现此时的自己耷拉在床边,她赶紧用力的翻个身,这是人的自救的本能反应。

就在她用力翻身的时候没有控制好力度,直接导致身子又撞在了岳临澜。

他撕牙咧嘴的表示疼痛,说:“你这是要断送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吗?”说完还让言浅西给自己安慰。

她害怕的缩了缩手,虽然她是男科医生也看过许多男人,自己看病的时候也并没有感觉到害羞或者其他的感觉,可是这个男人却让自己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

她有些生气的冲着岳临澜发脾气说:“为什么我是没有衣物的?你这个流氓。”

此刻的岳临澜也算是缓了过来,他强忍着挤出一点笑容说:“我不也是一样变成了原始人,我们扯平了。”

“大叔,你简直就是祸害,早知道刚刚就用大力一点,造福人类。”言浅西恶狠狠的说着。

他用力的抓住言浅西的手说:“你要对我的……负责!!!”

她看了他一眼说:“我怎么负责?我又没有,有的话打不了给你踢一脚咯,还能怎样?”

他拿着她的手,言浅西立马用力的从岳临澜手里把手抽了回来说:“祸害!!!”

他翻身侧到她那一边说:“你说什么?祸害?你不记得昨晚?”

她赶紧的挪了挪与他保持距离,而这个男人说:“你要负责吧?”

言浅西害怕的有些紧张说:“你…你要干嘛?又不完全是我的责任,你变态。”

他笑了笑说:“对,还有我自己的责任,那我们就负责让它沉睡吧!”

言浅西拼尽全力的把他推开,说着一点缝隙自己努力的爬下来,就这样顺势的摔在了地上,她赶紧起身拿起了身旁的浴巾就往于是冲了进去。

进去后赶紧的把门反锁,终于是安全了,她的背紧紧的贴着门,然后用手在自己胸签给自己顺气,然后自言自语的说:“这个大叔,简直就是西门庆。”

她慢慢的走近然后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的伤口碰到水。她动作轻轻的生怕会惹来那个男人的大动作。

岳临澜看着这个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感觉有些好笑,他自己再躺了一会儿后换上了衣服就想坐在床边看起了手机。

言浅西早就洗好了,她刚刚只是拿了一条与巾然后就逃了,她现在才反应过来,她就这样在浴室徘徊也不敢进去。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