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17章 蜚语流言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0:50

言浅西望着周围的男人女人们,也没一个也不是望着她的。她房门这个男人说:“也不是这个的问题,你看一看这里但是医院,出事情我但是要负责任的你别这样,你快走;”“你别望着我“你别看着我,你赶紧走啊!”。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17章 蜚语流言》精选:

言浅西看着周围的男人女人们,没有一个不是看着她的。她推开这个男人说:“不是这个的问题,你看看这里可是医院,出事情我可是要负责任的你别这样,你快走;”

“你别看着我,你赶紧走啊!”

“哎呀,你干嘛没听到吗?我要进去看我妈了。”

………..

言浅西就这样看着,推搡着岳临澜,他反倒没事一样说:“我也去看看妈。”

她赶紧用力把他推去车里说:“你赶紧回去听到了没有?我真的要走了你要来就要出事了。”

各种连哄带骗终于把这祖宗给哄走了,周围人的议论还是没有停歇,她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自从她和妈妈被言家赶出来之后流言蜚语就没有停过。

对于这种满是冷嘲热讽她也倒是听习惯的,只不过刚平静一会就来了个新闻大爆炸,轰动A市的新闻。

大家都在说有其母必有其女,结了婚还和何轩订婚,简直是不要脸,不过因为她的结婚对象是岳临澜大家都只能私下说说,反而还不敢在言浅西面前说。

毕竟有句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呐,谁敢动她岳临澜的妻子啊,所以当她路过行人时大家纷纷的住嘴,不敢说话有的人还特意献殷勤。

有一个女人扭着小蛮腰走了上来说:“浅浅呐,你的脚是受伤了吗?要不要紧啊?”

这个声音是言浅西没有听过的声音,而且听着还特别的不舒服,并不认识她是谁,所以她也没有回应她,只是这样走进了医院。

那个女人原本想显示一下她和言浅西熟,可是似乎好像还有点脸,自讨没趣的还被人看了笑话只好赶紧离开。

言浅西先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准备接班上,当她进到向自己的休息室时她看到了何轩。

来了几次这里都没有看到言浅西,现在终于看到了这个女人,从那天晚宴她被岳临澜带走之后便没有看到这个女人,他有些生气的说:“听说是那个男人送你过来的,这几天的都住在他那里吗?”

她走到饮水机旁边倒了一杯水拿在手里摇了摇说:“是又怎样?你这是兴师问罪?还是……”

何轩则表示那天自己母亲事先有错在先,可是他不理解为什么她会和岳临澜结婚了,想到了这里他看了看言浅西走路有些问题便说:“浅西你的脚受伤了吗?”

她肯定不能和他说自己因为逃跑然后就变成这样的,她只好掩饰一下说:“没事,穿高跟鞋扭到的,你也知道我穿不了太高的鞋子,所以……”

何轩也没好意思再去纠结此时,他走上前抓住了言浅西的手说:“那天宴会,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妈会那样说你的,不过你和那个岳临澜到底怎么回事?”

她甩开了何轩的手说:“反正我都已经习惯了,也没什么,你不需要和我道什么歉,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去交接班了,你先回去吧!”

说完后她就放下水杯离开了,而何轩想要抓住她的手可是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谢悠悠的来电:“喂,悠悠有事吗?”

电话那段的谢悠悠说:“轩轩,你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下,我的车不小心和别人擦了一下,在旺角街口的转弯处,我很害怕,你快点来呀!”

这个女人作为当代炙手可热的明星矫情得要死,找到机会就死命的作,不作就不舒服,虽然知道何轩已经和言浅西已经订婚了,可是她借着这些给自己炒作提高知名度。

她就怕没有绯闻,其他被媒体记者怎么说她都无所谓,这次叫何轩来也是如此。

一个男人听到女人可怜的求救,立马感觉自己上升为英雄按,何轩亦是如此。

他听着电话那端的谢悠悠柔到骨子里的话,立马安慰说:“好的你把微信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来,你不要害怕,我现在在言浅西这里离你那里很近,你别怕啊!”

谢悠悠听到何轩说在言浅西那里,她更是无病**的说:“你要赶紧的,我很害怕。”

她心里还在怀疑言浅西这个婚礼是假的,她想着等着证实在说,反正现在有何轩帮着自己也好,至少这个绯闻也是大家关注的热点,只要何轩一来,明天就可以上头条了。

她不管事情怎样,凡是能够抓着机会炒作的,她就不会放弃。明星不怕绯闻就怕没事可以炒作,时间一久无论你多么红都会被别人忘记。

言浅西今天上班的氛围都感觉不一样了,无论是谁对她都特别的客气,以前还会有病人总是想趁机揩油,可是现在大家不仅有礼貌,态度也特别的好,这让她感觉有些奇怪。

不过她也不想去理会太多,大家都在努力的生活她也是一样,她还得努力赚钱还给岳临澜。

下班后她在更衣室里听到几个女生在外面八卦说。

“欸,你知道吗?那个男女科的言医生居然是岳临澜的妻子。”

“知道啊,长的挺不错的,不过不是和那个何轩刚订婚么?怎么就和别人领证了?”

“前段时间不是还爆出她妈妈是小三么?她妈妈现在好像也在住院吧?”那个女人又接着话。

“真是豪门深似海啊,真的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听说那个言浅西这两天都没有上班,刚刚还是岳临澜开车送过来的,他的车真的好帅啊!”

“哎,何家这次也要蒙羞了因为这个女人。”

………

两个女人就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言浅西每一句都听在心里,虽然不在意但是也不是真的不在意。

女人聊起八卦总是滔滔不绝,在更衣室聊上一天都可以了。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新闻。

言浅西实在是在更衣室里待不下去了,索性就假装什么是都没有就这样走了出来,这两个女人看到言浅西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赶紧跑了出去。

一个女人说:“你说刚刚那个言浅西没看到我是谁吧?应该认不出我吧?你说她是不是全部听到了?”

另一个女人也吓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说:“她是什么时候来的?简直是阴魂不散啊,你说她会不会告诉岳临澜,我们的饭碗还保的住吗?”

说完后两个女人一对视,赶紧的闭嘴离开。无论什么结果她们都应该接受,谁叫她们自己话多呢。

言浅西走在她们的后面,但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