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22章 你是谁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0:56

在这个花园里温度适于,景色又这么怡人,真的让人非常舒适的想睡着了。言浅西手拿着书望着望着就睡着了了,书盖在了脸上,手放到肚子上,宁静的睡着了像一个睡美人像。这时别墅来了言浅西手拿着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书盖在了脸上,手放在肚子上,安静的睡着像一个睡美人一样。。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22章 你是谁》精选:

在这个花园里温度适宜,景色又这么怡人,真的让人舒适的想睡觉。

言浅西手拿着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书盖在了脸上,手放在肚子上,安静的睡着像一个睡美人一样。

这时别墅来了个不速之客,一个穿着性感,烈焰红唇,踩着恨天高一样的高跟鞋,用性感妖娆来形容一点也不也过,她好像很熟悉这个别墅。

她一进来谁也不敢拦着她,女佣们全部都退下了,她就这样气势汹汹的来到主卧,到处寻找着什么。

她在房间里看到了言浅西的衣服,虽然她不认识言浅西但是新闻满天飞不想知道都难啊!

这个女人一直爱着岳临澜,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岳临澜会对她只是兄妹之情。

原因是因为岳临澜母亲在世的时候和她关系甚好,所以她就索性拿着鸡毛当令箭。

岳临澜对她一直都是百般照顾,送她出国学她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像是亲人一样对她,主要也是因为她母亲生前,她对母亲很好,陪伴着母亲。

所以他也会多照顾她一些,而这个女人却不是这样想,她就是玛丽黛佳,这个名字好听她也很喜欢,主要是因为这个名字是岳临澜帮她取的。

所以她觉得这个名字就是他送给她最好的礼物,出国期间她也很争气,她希望岳临澜能够看到优秀的样子。

她在国外的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和大提琴,对于音乐有着非于一般人的天赋,她很喜欢因为,但是音乐学院的学费很贵,以她家这种小康家庭的家庭经济状况根本就负担不起。

她的坚持也在国外的学校领过奖学金与助学金,维也纳音乐之都是她的梦想,也是她的生命,所有人都帮不了她,但是岳临澜做到了。

所以她把这个男人看作是梦想,她在国外这几年虚心学习,她一直有关注岳临澜在国内的消息,岳临澜一直都在忙工作并没有那么多的时候去做其他。

而且以他这种冷酷的气质,让人望而生畏,女人们即便再喜欢也不敢靠近他,所以玛丽黛佳在国外也很是放心。

她想等自己学成归来然后回国,她想回国后她就可以天天看着岳临澜,她坚信和岳临澜可以日久生情。

为了岳临澜她努力的充实自己,打造一个相对完美的自己,她希望出现在这个男人面前可以是自信骄傲的孔雀。

她刚不久看到国内疯传的新闻,玛丽黛佳听到说岳临澜三年前就和那个女人领了结婚证,她表示完全不知情,而且看起来还像是真的。

维也纳有几场必去的演出,她不能放弃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她都在彩排,练习占据了她生活很大的重要部分。

没有汗水的生活也许只能等待着泪水,所以她相信努力了就一定会成功,就像是每一场完美的演出,落幕时都会迎来掌声。

忙完最后一场演出后她就立马定了飞机票飞回A市,她没有打电话给岳临澜告诉她归来的消息,本来是想回去给他一个惊喜。

她在国内的时候脾气就特别臭,一不开心就开始发脾气,以前岳临澜的母亲倒是很喜欢她这种有话直说的女生,有脾气发出来也一下子就像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佣人们之前见过她,因为有一次她在国外意外受伤回来修养的时候就是住在岳临澜的别墅,而岳临澜成天忙的都是工作,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她。

所以带在家无聊的她就开始无事生非,为此来博取岳临澜的关注,可是岳临澜最讨厌这样矫情做作的女人,索性很快就把她打发了回去。

死缠烂打就是玛丽黛佳的必杀技,她以为岳临澜就吃这一套,不她错了,主要是因为岳临澜不想看到她这套,索性在此之前他都会想办法弄去国外,资助她来音乐会。

音乐是她的梦想,所以他也愿意帮助她,毕竟这只是他的举手之劳,而玛丽黛佳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实力让别人相中她。

所以每次排练演出她都自信到以为自己就是白天鹅。所有的人都应该围着她转,她以为自己就是自带主角光环。

所以这一次也特别的理直气壮的来到岳临澜的别墅,一进去就开始寻找一切有关那个言浅西女人的东西,她已经很熟悉岳临澜别墅的格局。

她也知道岳临澜的东西都是怎样放置的,这些她比言浅西还要清楚,她打开了岳临澜的衣柜,他的衣柜都是一些暗藏间。

不知道的人根本找不到衣柜在哪里,这种美式格局的家居就是有这种效果,空间都是尽量的放大,看起来宽敞舒适。

她一拉来衣柜发现旁边多了一个衣柜,而那个衣柜里全都是女人的衣服,而且那个码数都和自己对不上,她想这个就是那个叫言浅西的女人的东西吧。

一气之下她把那些衣服都扔了,她以为那个女人已经搬东西住进了岳临澜的家里,但是她看了新闻知道这个叫言浅西的女人现在并没有钱。

知道她的母亲还是小三,而且已经和别人有了婚约前段时间还定了婚,她想这个女人的手段怎么这么的高明啊!

和一个男人领了证,又和别人定了婚,看来也只是个妖艳的贱货,看着这些衣服都是设计师特意定制的。

看着就生气,她都没有穿过,她知道这肯定是岳临澜请设计师给她定制的。

玛丽黛佳特别生气的在那里狂摔狂扔,引来了女佣们的注意,但是女佣们走了过来看着这么怒气冲冲的玛丽黛佳她们也没有办法。

她们已经领略过了这个女人的恐怖,所以她们还是赶紧退下去给少爷打电话。

玛丽黛佳眼里透露着杀气,旁边一个女佣就低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毕竟等她发完脾气摔完了她还是要去收拾着烂摊子的。

她没有顾及旁边是否有人,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而把言浅西看成了小三,她边扔边恶狠狠的说:“等不到我也要毁掉。”

扔的有些累了,她看到旁边的女佣,直接上去就问:“那个女人呢?哪里去了?躲起来了吗?”

女佣吓的有些发抖的说:“玛丽小姐你说的是言浅西吗?”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