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23章 你到底是谁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0:57

日本shiseido佳双手插着腰说:“对,我说的是那个女人,她上哪去了,快点儿说我。”女佣想了想不明白自己应不因为说她,因为她很迟疑的不敢说,而已闭紧了嘴巴摇了摇摇头。她立女佣想了想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她,所以她很犹豫的不敢说,只是闭紧了嘴巴摇了摇头。。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23章 你到底是谁》精选:

玛丽黛佳双手插着腰说:“对,我说的就是那个女人,她上哪去了,快点告诉我。”

女佣想了想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她,所以她很犹豫的不敢说,只是闭紧了嘴巴摇了摇头。

她立马上前抓住了女佣的衣领说:“快告诉我,我知道这个女人留在别墅里。”

别说还边摇着女佣,她被摇的有些眩晕,还有些难以呼吸,她用手抓在玛丽黛佳的手上说:“玛丽小姐,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还是不敢说出来,她怕玛丽生气会对言浅西小姐做什么,如果言小姐有什么意外,她也是要死的。

索性就用这种以死代死的想法,闭口不说。

玛丽黛佳更加的用力撕扯着女佣,人的本能还是命要紧,她用自己最后的力气说出:“言…小姐…在……在…在后花园。”

她听到了之后立马的放下了女佣,踩着恨天高立马朝着后花园走去,恨天高踩在她的脚下变得摇摇欲坠,好像一个不小心鞋跟都会被她踩掉。

只能说鞋子的质量还是杠杠的好,不然怎么可能受得了像玛丽黛佳这样的主人的折腾。

就这样拼命的踩着前进,她也完全忘记了鞋跟给她身体带来的冲击,那种疼痛感在她心里起不到一点作用。

这个花园她不是第一次来,每次来她都会和岳临澜说,这个花园很美可是没的没有一点生气,风景如画可是总感觉缺少了着什么东西,她感觉的出来但是说不出来。

可是这一次刚走近花园,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温馨舒适的味道,她觉得这个花园好像有了生机的感觉,心里有些许温暖的感觉。

而且这种感觉让她有些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她只是闭上眼睛去感受,她很想告诉岳临澜她在他的花园里找到了之前说的那种欠缺的感觉。

她很想问一下岳临澜,他在花园里做了一些什么措施,难道是因为上次她提的问题,而做的改善。

瞬间心里多了些许安慰,她想着这肯定是岳临澜做的改变,不然怎么会变成她想要的那种感觉,想到这里嘴角就不自觉的上扬。

她睁开眼睛往前,她看到了秋千上有和女人在躺着。

言浅西这时正进入美好的幻想,在她的梦里有她妈妈在她身旁,妈妈在给她讲小时候的故事,而她的手里捧着自己的女儿入眠,梦里的温暖画面让她不愿意醒来。

玛丽黛佳看到有个女人躺在了她最喜欢的秋千上,她立马冲到了前面,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居然还睡死了,她看着她脸上的书,旁边的桌子。

桌子上摆设的食物和花,她想着这个贱女人居然这么怡然自得的享受着本应该是她享受的一切,她看着就特别的生气。

她现在秋千的后面把言浅西从秋千上翻到了地上,然后走到前面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掀了,指着言浅西问:“你是谁?”

一下子被扔到地上的言浅西还没有反应过来,扔到了地上刚好有个石头撞到了她的额头,在梦里的她好像一下子掉入了悬崖。

直直的就被扔了下来,腿也摔到了不能动,她睁开眼睛用手捂住自己的头,大叫起来并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她隐约中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问自己是谁,她用手擦了擦眼睛就看到一个有着曼妙身材的女人的背影,听到她嘴里不知道在那里碎碎念着什么东西很吵,看到桌上的东西洒落了一地,有一个苹果还滚到了自己的眼前。

她试着动一动自己的身体,但是感觉特别的无能为力,而那个性感的女人气势磅礴的走了过来恶狠狠的说:“你就是言浅西吧?你个贱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言浅西只是用力的想要爬起来并没理会这个来着不善的女人,就这样努力的想要站起来,但是手都麻木了。

玛丽黛佳这下更加的生气了,她看到这个女人根就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她感觉特别的愤怒,这个女人凭什么不理自己,难道她看不起我?

对玛丽黛佳的心里就是这样想,她想的是这个女人和岳临澜在一起也有些时间了,肯定觉得自己有靠山的,居然不屑于理她。

她立马上前蹲下拉起了言浅西的衣服拖着她的身体说:“快说话,你为什么不回应我。”

言浅西感觉自己真的痛的要死掉了,她怀疑自己很有可能骨折,她在心里打量着这个女人,但是身体传来的疼痛感特别的清晰。

她努力睁开眼睛看着玛丽黛佳说:“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你是谁?”

玛丽黛佳一松手,言浅西再次受伤的摔在地上,痛的感觉让她紧紧的缩了缩,但是面对这个来者不善的女人努力的表现出平静的样子。

她不死心的说:“那我告诉你吧!我是岳临澜的未婚妻,这是她妈妈都承认的事实,你又是哪里跑来的贱女人,居然敢和我抢岳临澜。”

言浅西听着她这样说,其实心里还是很难受,她知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里面肯定是有事情的,她知道岳临澜的妈妈早就跳楼身亡了。

抓住这个消息也让这个女人明白自己可不是好欺负的,她只好把这个事情搬出来说:“你说岳临澜妈妈都承认的事实,那你把她妈找来吧!我可以把结婚证给她老人家看看,让她认认到底谁才应该是她的儿媳妇。”

说完这句话都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去表现,这个女人真是心狠手辣,直接这样就把她扔了下来,完全不顾别人的死活,看来在岳临澜心里也是占很大的地位的,不然怎么敢对别人这么的无理。

玛丽黛佳不服输的在和言浅西对怂,她气的简直是想把将近十公分的高跟鞋脱下把地上的言浅西砸死。

她用特别不屑的眼神看着言浅西说:“你以为岳临澜和你领证就是爱你的吗?在你之前我就和他在一起了,你凭什么跑出来和我抢,而且她妈生前也很喜欢我,早就把我当儿媳妇看待了。”

言浅西努力的坐了起来捂住了额头不让血渗流出来,表现的没有事一样,然后抓住了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说:“那又怎样?你觉得岳临澜母亲很喜欢你,那你可以好好去陪陪她老人家,让她老人家和她儿子说和我离婚呀!”

没有脑子的人都听的出来言浅西话里的话,而这个没有脑子的玛丽黛佳居然听出来了,所以她恨不得把言浅西这个女人掐死。

虽然玛丽黛佳的音乐天赋异禀,但是文化修养还真是没学好,所以一感觉到自己甘拜下风就开始动手脚,让对方知道她的厉害。

可究竟还是生活在这和平的时代,没有人会喜欢只会动手动脚没有难以的女人。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