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24章 你这个疯女人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0:58

她又就冲到言浅西的身边伸出手想给言浅西一巴掌,幸好言浅西可也不是一个任人被欺负的女人,她直接伸出手把握住了玛丽黛佳的手,接着紧紧地的用力掰她的手。对于一个玩乐器的人来说,对于一个玩乐器的人来说,手就应该重点保护起来,还得给手买保险,这下被掰的有些生疼,玛丽黛佳特别的爱护自己的手,这下可把她急坏了。。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24章 你这个疯女人》精选:

她又开始冲到言浅西的身边伸手想给言浅西一巴掌,好在言浅西可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女人,她直接伸手抓住了玛丽黛佳的手,然后紧紧的用力掰她的手。

对于一个玩乐器的人来说,手就应该重点保护起来,还得给手买保险,这下被掰的有些生疼,玛丽黛佳特别的爱护自己的手,这下可把她急坏了。

她那河东狮吼般的声音简直像杀猪一般的难听,她大喊到:“你这个疯女人,快放开我的手。”

这一句的大哄大叫引来了女佣和管家,他们听到了女人大叫的声音赶紧跑了过来看个究竟。

岳临澜在忙着开会,听到女佣的电话她并不是很紧张,在他眼里玛丽黛佳是个很乖的女生,像个小妹妹一样,他从来没有看过她发脾气或者对别人太苛刻。

上一次在他的别墅发脾气,他也觉得能理解,因为一个生病的人一个人呆在别墅里,肯定会有一些无聊,惹点事也是正常的,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所以他打算开完这十几分钟的会再赶回去也不迟,他在会议上刚想发言讲话,口袋里就传来急促的震动,他拿起手机看到了是家里的电话。

他知道如果家里没有特别急的事情是不会随意给他播电话的,所以他赶紧出去接了电话,听到电话那端的女佣说:“少爷不好了,玛丽黛佳小姐和言小姐打起来了,而且言小姐还受伤了……”

还没等女佣说完,岳临澜就立马回复说:“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你们帮我看着点。”

他听到说言浅西受伤了,他就特别饿紧张,所以他拿走了西装外套就往外面赶,回到车里就给秘书发了一条短信,就立马加大了油门赶回别墅。

两个女人谁也不让谁,索性言浅西就站了起来,用眼神对视着玛丽黛佳。

她不喜欢别人俯视的看她,而且还用那么不屑的眼神,她看着就特别的不爽,虽然身体很痛,但是她要忍着,毕竟气势上不能输。

站起来之后玛丽黛佳看着言浅西有点站不稳,在那里摇摇欲坠的样子,她就想着把她逼到泳池旁,然后一把把她推下去。

言浅西松开了她的手后就一直被她逼上前,旁边的佣人和管家根本不敢靠近。

言浅西退后一步脚都可以踩到泳池的边缘,就在这时候玛丽黛佳想一用力得把言浅西推下去。

就在她伸手推的时候,言浅西一个转身拉了一下玛丽黛佳,然后把玛丽黛佳推了下去。

就在这时岳临澜刚好的赶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他就看到了言浅西狠狠的把玛丽黛佳推下水的那一幕。

玛丽黛佳并不会游泳,在游泳池里拍打着水面求救,言浅西并没有理会她。

她看到迎面向她走来的岳临澜,她面带微笑的看着岳临澜说:“你终于来了?”

岳临澜看到言浅西把玛丽黛佳推进游泳池里还对着自己笑的样子,突然有些讨厌。

她走到言浅西面前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直接跳进水里去救玛丽黛佳。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多看言浅西,更没有发现言浅西已经受伤了,他只看到言浅西额头有个小伤口。

他一把抱起了玛丽黛佳,而玛丽黛佳更加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贴住岳临澜紧紧的,一点缝隙都不想留。

她抱住岳临澜还带着哭腔说:“临澜救我,那个女人想要把我淹死。”表现出极度恐惧的样子,紧紧的把捆住岳临澜。

岳临澜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他抱住玛丽黛佳说:“不要害怕,我会救你。”

言浅西听到了岳临澜在和那个女人说这样的话,她感觉心如刀割,那她又会有谁来拯救自己。

当他把玛丽黛佳抱上岸的时候,言浅西开口说:“岳临澜,你听我解释。”

他并没有看言浅西,只是冷冷的回应说:“不用说了。”

就这样说完了之后便把玛丽黛佳抱进了别墅,女佣们看到这种场景也赶紧离开,不敢再逗留。

整个花园一下子都被清空,剩下言浅西一个人站在那里,突然眼睛有些湿润了,接着就是大片大片的泪水滚了出来。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岳临澜为什么不听她解释?为什么要用那么凶狠的眼神看着她?

她想走可是腿挪不动,特别是左腿那种发麻的疼痛,额头被磕到流的血都结痂在了伤口上。

腰部的裙子被石头割破,划了一道伤痕,此刻的她最痛的是心。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也不是自己开始动手,可是岳临澜为什么要这样。

就这样抱着那个女人与她擦肩而过,而且怀里的女人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她真的是受不了了。

所以她就想着一定要离开这里,不管怎样他都要离开。

言浅西根本就不记得上次离开是什么样的后果,她什么都没想,只想离开。

她只想离开这里,离开有他们的地方,原本今天开开心心的,就因为半路杀出个陈咬金,她摸不着头脑,还不知道那个女人和岳临澜是什么关系。

她想了想算了吧,反正都和自己没有关系,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就这样托着满是伤的身体挪着步子走了出来。越想就越难受,腿也很是生疼。

她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给别人让别人来救自己,可是拿起手机翻阅着手机里的联系人,这下让言浅西觉得更加的难过,手机里的联系人很多,但是想不出哪一个会是立马过来救她的人。

她想打给最好的闺蜜苏莉莉,但是想到了她最近出差去了外省,即便是打了也帮不了自己,还是别打了省得让她担心。

接下来的号码就是何轩的,她觉得自己不可能会打电话给他,因为如果打给了何轩她心里没有底,她不敢确定他会不会来就自己。

而且她也不想让他看到她这么落魄的样子,早上还这么神气的和他说话,这个时候又打电话求救。

越看越难过,越看越伤心,索性关上了手机往前面走去,她想着能走到哪里就走到哪里。

都说关键时刻靠的还是自己,没有人可以帮到自己,不能输的太难看,如果这件事情让别人知道了肯定又会大做文章。

上午才被岳临澜救,下午就被岳临澜抛弃,这可是大家都等着看的笑话,想到这些她觉得生活就是不断给你挫折的过程,不断的虐你,虐到你半死不活又给予你一点希望,然后更加大力度的去虐你。

本来岳临澜算是她生活的一点曙光,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她觉得他就是那桶冷水把她狠狠的泼醒。

不过她想想,岳临澜不就是借了两百万给她么,她在心里向自己宣告她和岳临澜之间只存在两百万的关系,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她觉得自己走不动了,真的太累了,而且摔在地上的那条腿已经是泛着青紫色,有些部位还被玛丽黛佳托着走时摩擦出了血。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