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25章 来者不善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0:59

言浅西扛着疲倦不堪入目的身体走在路上,双腿像是是被灌了铅像很沉重。走在路上摇摇晃晃的,后转身望着这栋给过她家的感觉别墅,就像是被主人赶走的流浪猫像。她心里想和那个男走在路上摇摇晃晃的,转身看着这栋给过她家的感觉别墅,就像是被主人赶跑的流浪猫一样。。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25章 来者不善》精选:

言浅西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在路上,双腿好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

走在路上摇摇晃晃的,转身看着这栋给过她家的感觉别墅,就像是被主人赶跑的流浪猫一样。

她心里想和那个男人不过是两百万交易的事情,只是自己投入了真感情而已,是自己太傻太天真,还以为那个男人是爱自己的。

想着自己的眼泪就不断刷刷的流下来,腿上的疼痛她都已经没有知觉了,她觉得现在最疼的是自己的心,心脏被狠狠的抨击了一下,撞击的力度远远超过自己摔跤时的撞击。

离开了能看到别墅的区域位置,她不停的转头想看看那个男人是否会在身后来找她,但是无数次的回头带来的只是无数次的失望。

她感觉到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而别墅里的岳临澜把玛丽黛佳抱到了床上然后让小颖给她换衣服,他在门外等着。

被呛水后的玛丽黛佳装的特别脆弱,这完全就激起了男人的保护欲,。岳临澜看着玛丽黛佳被惊吓住的样子还是很心疼。

他只好在外面等着她把衣服换好,然后看看她的情况怎样,不然总不能就这样离开。

他以为言浅西上次逃跑时的遇难会给她带来的阴影,她就不敢也不会再私自的逃跑了。

他想了想还是有些担心言浅西,当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玛丽黛佳在房间里面大喊了起来:“岳临澜,你在哪?我怕。”

听到这般呼喊声,岳临澜赶紧把门打开看看情况。刚换好衣服的玛丽黛佳坐起身在床上大呼小叫的要找岳临澜。

他开门后眼神里透入出一丝丝的担忧,但是表面很平静的说:“我在这里。”

说完他便走向床边,女佣们看到后立马起身离开房间,以免打扰到了少爷和玛丽黛佳小姐的谈话。

玛丽黛佳赶紧伸手上前去抓住岳临澜的手,然后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用手环住不让他离开。

她娇滴滴的细声说道:“临澜,你知道吗我刚刚真的以为自己就要被淹死了,那个女人是个坏女人,她到底是谁啊?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别墅里。”

他看着这样的玛丽黛佳,像是看待一个小妹妹一样,他刚刚看到了是言浅西狠狠的把她推下水,所以他也觉得有些内疚。

他觉得是言浅西的行为有些过分,所有他向玛丽黛佳道歉说:“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你要来怎么不提前和我说?那个是我的妻子,你可以叫她嫂嫂。”

“嫂嫂?你什么时候结婚的?”玛丽黛佳张大了嘴巴,她完全不相信,从岳临澜口中说出的事情。

“是的,我们三年前就领了结婚证。”

他很平静的回复着玛丽黛佳。

简直就要疯狂的玛丽黛佳哭喊着说:“你怎么可以和那个女人结婚?为什么你领了结婚证我不知道?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她拼命的用手摇着岳临澜的手。

他被眼前这个女人弄的有些烦,然后他摸了摸玛丽黛佳的头说:“我结婚了你不应该开心的吗?你现在没事了你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看看浅浅。”

他带玛丽黛佳来的房间是客房,之前她也住过,索性也就给她留着了,反正家里房间多,这个房间离岳临澜的房间中间是隔着一栋的。

因为他不喜欢别人的打扰自己住一栋反倒是清静。

而玛丽黛佳听到岳临澜说要去找那个女人,她立马起身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说:“临澜你别走,我一个人害怕,万一那个女人要来害我怎么办?我怕。呜呜……”

他把玛丽黛佳的手拿了下来很凶的说她:“什么叫那个女人?怎么这么的没礼貌?”

她看到岳临澜生气的表情立马撒娇的说:“对不起,我错了。但是黛佳真的很害怕,你就留下来陪陪我吧!”

边说着还边用手紧紧的环在他脖子上,索性把腿也盘在了岳临澜的身上,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身上。

面对这种死缠烂打,作为男人有时候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岳临澜想把她从身上卸下来,她反倒像一条蛇一样紧紧的缠绕着他。

他开始很礼貌的和她说:“你赶紧下来,你怕的话我让小颖晚上留下来陪你。”

两人就在这种软磨硬泡中僵持着,耍无赖和撒娇是玛丽黛佳的必杀技,面对这样性感的女尤,多少男子都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另一边的言浅西哭红着双眼,也许是第一次的怦然心动才会让她感觉如此难受,与何轩在一起时,无论他和那个女人纠缠不清的**关系。

她都没有什么感觉,有时候只是有些厌烦和讨厌,但是并不会有那种心碎的感觉,就是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她感觉自己的心碎了一地,拼都拼不起来。

就是那种连呼吸都带着血腥味的感觉,脑海里浮现的满是那个男人抱着那个性感女人的样子,那种柔情似水的令人春心荡漾。

她想着那个女人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突然出现个像泼妇一样的女人,为什么他都不听解释就断定是我要把她推下去,她觉得自己无比的委屈。

原本开开心心的一天,突然来个这样的事情,打破了她一切对爱的幻想。

灵魂与身体的游离,一下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蹲坐在了地上怪自己没有用。

她并没起来,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不想在动了,她就这样坐在地上发呆,现在天色已经有些晚了。

太阳已经落山了,树木葱茏的地方在太阳落山后有些阴冷而且还带有凉飕飕的感觉。

一阵风吹来搜的一下,这让言浅西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体,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走到了哪里。

这一次她走的方向是没有错的,但是想走出去还是没有很大的可能,她开始后悔出来了。

她想到自己才是岳临澜的合法妻子,那玛丽黛佳她算哪根葱,根本无需要自己离开,应该离开的应该是那个女人。

她回头看了看往回去的路,已经是一片漆黑,根本就看不到方向,她又转了回来打开手机想着给岳临澜打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她犹豫了很久最终决定还是需要那个男人来救自己,不然自己肯定是要死在这里了。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