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26章 危险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1:00

当她鼓足勇气把电话打了回去,但是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你好,您拨打电话的电话正电话通话中,请稍候再播。”过了一会她又播通了电话而这一次播通的回应却是:“您好,您拨打电话的电过了一会她又播通了电话而这次播通的回应却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26章 危险》精选:

当她鼓起勇气把电话打了出去,可是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你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播。”

过了一会她又播通了电话而这次播通的回应却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

电话那端传来的一直都是这样的回应,言浅西突然觉得很害怕,感觉这里就像是荒山野岭一样,她回忆起上次逃跑的事情。

她想如果这次那个男人不来找自己,她就真的会在这里过夜了,她才不要,她真的不想在经历一次。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她预知不了那个男人会不会来救自己。

而别墅那端的岳临澜正在接通宋寰宇的电话:“喂,寰宇那事有什么动静吗?”

电话端的宋寰宇耳朵上带着蓝牙耳机,手握着方向盘,一副帅气凌人的样子。

他他双眼目视着前方,言语谈吐中能够听出他是一个满腹经文的男人。

他很淡定的回复着岳临澜说:“嗯,我正在来往你别墅的路上,我已经拿到了一部分的第一手证据,你等我一会儿。”

“好的。”岳临澜在想着有关于母亲跳楼的一些场景,心里有种莫名难受的感觉。

挂完电话后玛丽黛佳又缠着岳临澜,她起身走到岳临澜的身边,整个身体都快贴下他的身上,像个没有骨头的女人一样。

她用手挽着岳临澜抬头看着他用着娇滴滴的声音说:“谁的地方呢?怎么突然脸色都变了?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他并没有回应玛丽黛佳的问题,他只是很淡淡的说:“你先休息,我出去了。”

她看着这个男人又要走了,他想着肯定是要去找那个女人,她又开始缠住他不让它走。

她以为这样就能够**岳临澜,但是她完全想错了,对于男人来说卖弄的女人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那么他会一手推开。

完全没有出乎预料,他直接一把推开了玛丽黛佳说:“我只把你当妹妹看待,我希望你要明白。”

说完后便转身离开,留下玛丽黛佳一个人站在那里,她听到她最爱的男人说把自己当成妹妹看待,心里就特别的难受。

她心里想着就是那个女人抢了她的男人,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她的眼里透入出非杀了言浅西一样的眼神。

岳临澜出门后立马给言浅西打电话,但是电话都打不通估计是她所在的地方没有信号。

而此时的的言浅西看到前面有一辆车正来了过来,她赶紧起身摇了摇手,不管车里是谁,只要有人在里面就一定会救自己。

她起身后用力的摆动着双手,示意让里面的人发现自己,宋寰宇看见了前面摆动的双手,他都被吓了一跳。

大晚上的在这里怎么会有人,出现在马路旁呢,作为人的本能还是死死的把刹车踩住,车子在马路上盘旋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车就躺在了言浅西的脚旁,她赶紧的直接拉开了对方的车门,然后爬了进去。

宋寰宇就这样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爬到自己的车里,然后惊呆了,不过靠近看言浅西是一个狼狈不堪的女人。

等言浅西坐稳后宋寰宇终于开口说话了:“小姐,你好!请问你这是要干嘛?”

她倒是很淡定的说:“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赶紧把我带出去吧!”

他觉得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从岳临澜家里出来?”

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她就感觉特别的气氛:“你认识他?”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的说:“这里好像也只能去他家了吧?”

她只在意眼前这个男人是否认识他而不是这里可以去哪里,所以她再次的发起提问:“你认识你刚刚说的那个人吗?”

他越发的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很有意思,他停顿了一下说:“那个人?呵呵…”

言浅西面对这个有点磨磨唧唧的男人表示没有耐心的说:“我就问你,你和岳临澜是什么关系?”

第一次看到这么不请自来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女人,他感觉到有点搞笑,所以他忍不住笑出了声说:“好朋友,好兄弟。这个回答满意吗?”

她一下子惊吓的张开了嘴吧:“啊……那你是不是要去找他?就现在?”

他手握方向盘,准备把车发动,所以也只是点了点头说:“嗯嗯,对。”

言浅西立马上前阻止宋寰宇说:“你去他家待会还回去吗?”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了看言浅西说:“嗯,送个文件就回。”

言浅西立马抓住宋寰宇的手说:“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就这样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他一下子又被眼前这个不知是哪里来的女人给惊吓到,可能是因为手心的温度传递给了他,他感觉到了自己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有些不自然的脸红了,还好这是晚上看不出会有什么变化,但是这种感觉他深深的感受着。

他有些结巴的回答说:“帮……帮什么忙?你要我帮你闯进岳临澜的家吗?”

他有些怀疑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想爬上岳临澜的床,所以才晚上偷偷摸摸地出现在这方圆几里都没有人的地方。

言浅西听到他这样说她就觉得来气:“谁要去他家啊!我是想让你帮我,待会带我出去好吗?只要能到达打车的地方就好了,我会支付你油钱的,拜托拜托。”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看到她的膝盖处好像有血迹,而且看着还有些青黑,心里也有了一丝心疼。

他呆呆的看着她很久,言浅西发现这个男人正在打量着自己,所以她本能的把衣领拉紧了说:“你看我干嘛?小心我……”

说着还扬起拳头示意着她不会给他欺负。

他假装不经意地问她说:“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难道是在岳临澜家做坏事被打了?”

她嘟起嘴巴说:“放屁,我还做坏事,我做的最坏的事也就莫过于现在这样,勇敢的闯入陌生人的车,然后还能和你谈条件。”

他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有意思,感觉她每说一句话都真实的让人很舒服又很想笑。

他笑了起来说:“小姑娘,你就不怕我是坏人?你就这样上我的车。”

她手握着安全带突然意识到其实自己这种行为真的很危险,但是又要假装很淡定的说:“反正…反正没有什么比一个人呆在漆黑的马路上危险,而且看起来你就不是一个坏人啊……”

然后她就开始说了一堆好话来讨好宋寰宇,为的就是让他送自己回去。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