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27章 你是谁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1:02

宋寰宇心里感觉有种莫名的感觉很欣慰的感觉,他关怀的问着:“你的伤没事儿吧?”她突然来个180大逐步转变的就装作号啕大哭的模样说:“有什么事有什么事,疼死我了,因为这个好人肯定要赶她又开始假装的可怜说:“待会你送文件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待在你的车里等着你回来,千万不要让岳临澜知道我在你车里啊,不然你要死定了。”。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27章 你是谁》精选:

宋寰宇心里感觉有种莫名很欣喜的感觉,他关心的问道:“你的伤没事吧?”

她突然来个180大转变的开始假装嚎啕大哭的模样说:“有事有事,疼死我了,所以这个好人一定要赶紧把我送回去,知道吗?”

他想了想很严肃地说:“好了,我不能和你扯了我现在要去岳临澜家了。”

她又开始假装的可怜说:“待会你送文件的时候能不能让我待在你的车里等着你回来,千万不要让岳临澜知道我在你车里啊,不然你要死定了。”

她以为这样就能够吓到眼前这个男人,她想着这个男人能够大晚上的跑来给岳临澜送文件,那肯定是他的手下。

所以她就想着把岳临澜搬出来应该就可以吓到他,谁知眼前这个男人只是微微一笑的说:“我怎么就会死定了?难道你要杀了我?”

他把车开动了然后边回答着她的问题,突然之间岳临澜的电话就打通了过来,电话是开着扬声器,所以言浅西也能够听到。

“喂,寰宇你不是说快到了吗?”

他看了看身边的女人突然安静的样子,让他有点感觉好笑,然后还是很平静的回复着电话那端的岳临澜说:“嗯,路上出了点小状况……”

言浅西听到身边这个男人说出了点小状况,她就开始紧张的用手戳了戳宋寰宇让他看着她,言浅西不停的用手势比划让他闭嘴,不能说。

他露出了迷人的大白牙,他本来就没有打算说,只是停顿了一下下,没想到身边的女人反应缺这么大。

他立马转移话题的回复着岳临澜说:“临澜资料你需要的很急吗?我这边再等十分钟左右我就要到了。”

电话那端的男人突然停顿了下说:“不急,只不过我这里有点事情,我想问下你在路上有没有碰见一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长发微卷……”

言浅西就这样在一旁听着那个男人如此细致的形容自己,

心里有些难受,而且特别堵的慌,她知道那个男人找过自己,她以为他不会发现自己的离开。

眼里泛着一点泪水,突然有着莫名的抽泣声,言浅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马收住闭上了眼睛,不想让隔壁陌生男人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

静静的听着岳临澜和他说着那个女人的样子,宋寰宇转头看向了言浅西,他发现岳临澜口中说的女人就是做在他副驾驶座位上的女人。

他看着言浅西闭上眼睛,眼角残留着一些眼泪,他没有去揭穿,他想了想下问电话那端的岳临澜说:“你什么时候心思变得这么的细腻啊,你都准确到人家的发髻是什么样子的,快说那个女人是你的谁?”

电话那端的岳临澜回应说:“是我的妻子,我现在不知道她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也找不到她。”

宋寰宇心里突然像被针刺了一下,瞬间要清醒了,原来旁边这个女人居然是岳临澜上次新闻中的女主角,那旁边这个女人就是叫作言浅西了。

这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一到外面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能听到她的名字,作为律师并不应该那么八卦,可是没办法呀,风云人物岳临澜的妻子,这是多少女人做梦都想成为他的妻子。

刚刚的怦然心动,突然感觉到了心如死灰的感觉,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就让自己特别想要去保护这个女人的冲动,他想也许只是自己被这种保护欲的需求所蒙蔽了心。

他移开目光继续开车,他的深情有些黯然失色,他只是就这样淡淡的回应着岳临澜说:“没看到,我挂了,马上就要到了。”

电话那端的岳临澜感觉宋寰宇突然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想太多,毕竟男人并没有女人那样刨根问底的心思,如果是女人总会在这种情况下特别纠结。

纠结着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纠结着很多一般人想象不出的事情。

但是男人不会,别人回答没事便不会再过多的追问着其中的原因。

挂了电话后的宋寰宇明显没有刚刚那种开心的感觉,他的深情很严肃。

在一旁的言浅西看着他把电话挂断后:“谢谢你,待会我就在车上等你吧!”

他只顾着开车并没有过多的目光看着言浅西,过了几秒宋寰宇很严肃的回答了一句:“哦。”

言浅西听得出来这个男人瞬间严肃的样子,她觉得有些可怕,她不敢在说什么,只是就这样安静的坐着。

很快车就来到了别墅门口,言浅西看到了管家在向前走来,所以她立马把安全带扣开后立马往后座爬去。

宋寰宇在镜子看着这个女人滑稽的动作,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上扬。

她爬到后座后赶紧趴了下来,然后趴下来轻声的说:“哎,那谁,你记得快点回来不然我要憋死在这里了。”

他看了看上方的镜子里的言浅西说:“好的,我知道了。”

把车停稳了后,管家就已经在车外迎接着宋寰宇:“阿宇,少爷在书房等你。”

宋寰宇帅气的身影从车里出来,管家有些疑问的说:“阿宇,你的车钥匙呢?我来帮你停车把!”

她听到了管家说要去停车,这个紧张撞到了后座椅子上“嘭”的一声,宋寰宇听到后立马按了锁门键。

用锁门的声音来拯救车里的女人,管家本能的想上前看看车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好在他的车窗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所以即便他上前也看不到。

所以他就索性转了转身看着宋寰宇笑了笑说:“我感觉里面好像有东西发发出了一阵声音,可能是自己幻听了。”

而他只是笑了笑的回应说说:“那我倒希望我车里能够蹦出一个女人来,哈哈………”

管家被他说的笑话给惹笑着说:“阿宇啊,你现在也可以试着去谈谈女朋友,别只顾着忙工作把这事给耽搁了,叔叔我可以给你介绍呀!”

他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搭在管家的肩膀上说:“叔,有劳您费心啦!我先把资料给岳临澜送去,有空再和你长聊。”

“嗯,好的。那我去休息啦!你忙完早点回去休息。”管家说完之后便和宋寰宇兵分两路走去各自要去到的地方。

而言浅西在车里赶紧的仰面躺在座椅上,她感觉到有点呼吸困难,空气稀薄的车里,锁上门之后氧气都要不足了。

她就迷迷糊糊的躺在车里,氧气不足导致她很想睡觉,所有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宋寰宇来到了岳临澜的书房,然后把文件都放在了办公桌上说:“所有我搜集到的资料都在这里啦,我就先回去啦!”

他看着书桌上的文件说:“那么着急干嘛?要不陪我喝两杯?”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