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闪婚总裁好腹黑

第28章 起死回生

发表时间:2021-06-11 18:31:02

宋寰宇想起那个女人还在车里,并且车还被他锁了,呆久了等下那个女人都要憋死在里面了。但是他又不能够和岳临澜说这件事情,因为他停下去去思考了一会儿,但是岳临澜是不放过我可是他又不能和岳临澜说这件事情,所以他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可是岳临澜就是不放过他,他起身走到身后的藏酒柜里拿起来一瓶红酒。。


推荐指数:★★★★★
>>《闪婚总裁好腹黑》在线阅读>>

《第28章 起死回生》精选:

宋寰宇想到那个女人还在车里,而且车还被他锁了,呆久了等下那个女人都要憋死在里面了。

可是他又不能和岳临澜说这件事情,所以他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可是岳临澜就是不放过他,他起身走到身后的藏酒柜里拿起来一瓶红酒。

他拿着红酒走到了宋寰宇身边说:“喝一杯吧!”

宋寰宇伸手挡住了他说:“不了,待会要开车,不方便,改天陪你喝吧!”

他拿着就酒杯倒了两杯酒说:“待会我让管家送你回去就好了,迫于无奈他只好”拿起岳临澜手里的酒杯说:“说好的只喝一杯啊!管家刚刚休息去了,别在打扰人家了。”

岳临澜也不想再为难他就说:“行吧,下次再陪我喝。”

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问岳临澜说:“你怎么想起在家喝闷酒了?因为你妻子吗?”

还没有等他回答门口已经站着一个妖艳的女人,穿着性感得睡衣,呈现出若隐若现的曼妙身材走了过来说:“临澜哥,你怎么跑在这里喝酒啊?这位是?”

宋寰宇立马主动的回应说:“你好,我是宋寰宇,岳临澜的....兄弟。”

一阵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从这个女人的嘴里说出:“你好,我是岳临澜的女朋友,我叫玛丽黛佳。”

他摸了摸下巴说:“玛丽黛佳这个名字好听,岳临澜你可以啊金屋藏娇啊?好在被我撞见不然我都不知道你有女朋友的。”

岳临澜没好意思让玛丽黛佳丢脸,索性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酒好喝吗?要不要再来一杯。”

还没等宋寰宇回答,玛丽黛佳就大胆的走到岳临澜的身旁用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说:“我来陪你喝吧!"

宋寰宇看着眼前这个玛丽黛佳大概知道了那个言浅西是受了什么样的委屈,不过言浅西肯定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他很识趣地说:“你们慢慢喝我的先走了,如果文件有什么问题你打电话给我。”

这下岳临澜也只好放他离开:“嗯,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会的。”宋寰宇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玛丽黛佳把自己的吊带性感的弄了一边下来,而岳临澜则根本就没有正眼看玛丽黛佳只是忙着把酒往自己的喉咙灌入。

玛丽黛佳则是想把他灌醉,然后爬上他的床,所以每次干杯她都不喝等着他喝完。

岳临澜有点心情不好,想以酒解千愁,可还是有些越解越愁。

宋寰宇出了门口之后赶紧的跑到车边,把车开了锁之后直接冲到后座里去看看那个女人。

他看着那个女人已经是躺在车里一动不动,他都吓到了,赶紧把车窗都摇了下来,然后先把车开走。

开到离岳临澜别墅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然后把车停了下来,开着车里面的灯,赶紧跑到后座。

他把言浅西的身体扶了起来,让她躺在自己的身上,然后轻轻拍了拍言浅西的脸说:“喂,你醒醒啊!言浅西你醒醒。”

摸着这个女人的脸有些发烫,然后赶紧拿起座位那里的水倒在手上,然后轻轻的拍着言浅西的脸。

他看着这张俊俏的脸,五官精致,卷翘的睫毛微微上扬,高挺又显得小巧的鼻子,看起来特别饿舒服。

用手拨弄了一下这个女人的刘海,发现额头上有一处伤口已经结痂的血迹,看着这个女人腰间的衣服已经破了一个洞瞬间心里满满的都是怜惜。

他看着这个女人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他想了想赶紧用手掐住她的人中,连续的掐了三次,她咳嗽了一下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言浅西还没来的急看清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她就直接紧紧的抱住了宋寰宇,在他的怀里说:“岳临澜,你这个坏蛋,为什么现在才来救我,呜……”

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宋寰宇有些心疼,他摸了摸言浅西的头说:“我不是岳临澜,我是宋寰宇。你不要害怕我会送你回家。”

说完之后他把言浅西放了下来,然后回到驾驶位去开车,他想着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女人,怎么一下子就变的奄奄一息了,女人真是善变。

不过他也有些内疚,在那里还闲聊了很久,知道这个女人在车里应该是闷的慌,而且自己还把车门锁住。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岳临澜的女人怦然心动,他刚刚还看到玛丽黛佳在那里,而这个女人也是从哪里走出来的,莫非这两个女人打过一架?

宋寰宇居然在猜测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突然感觉自己有点搞笑,莫名的嘴角就微微上扬了起来。

言浅西醒来之后还是模模糊糊的,但是有些累了,索性就在后座睡着了,宋寰宇开车很稳,所以她睡的也跟很舒服。

他把车开了出来,来到了繁华的街道,他想着先把这个女人送回家,于是他就开口问:“言浅西,你家住哪里?你告诉我,我送你回去。”

连续的问了几次都没有回应,他从镜子里看到这个女人熟睡的模样,索性他就直接把车开会了自己的别墅。

虽然他家和岳临澜家比起来确实是差远了,他家别墅和岳临澜家别墅比起来小了很多,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说的大概就是宋寰宇家的别墅。

他和父母是分开一起住的,别墅也是他自己赚钱买的,当他回到别墅时已经很晚了,佣人们已经睡觉了。

他把车停好了后从后座把言浅西抱了出来,这个女人真的睡的很熟,嘴角都残留着口水划过的痕迹。

他看着这个女人,嘴角莫名的上扬,当他把言浅西放到了床上时,她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着四周陌生的样子,这个房间看起来很宽大,天花板上的吊灯很特别,散发出来的光芒洒在人身上也觉得很温暖。

房间的格局很简单大方,而且还有一种淡淡的香味,这就是宋寰宇身上的味道,不浓也不淡刚刚好。

而且闻着让人很有亲切感,房间的摆设也很干净整洁,她环看了四周之后再看着宋寰宇说:“这是哪里?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说着还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膝盖,好像是怕被别人欺负的小女儿。

闪婚总裁好腹黑
闪婚总裁好腹黑
四年前天真的愚昧无知,被人诓骗领证。四年的成了身份被提出质疑的私生女,众叛亲离。贵“前夫”起死回生,大闹婆婆婚礼现场,都带走了她……“拜托了!岳临澜!那是一张假证好好!路人纷纷侧目,穿着礼服坐公交的人……的确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