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心尖宠妻深深爱

第20章 天生的醋缸子

发表时间:2021-06-11 21:36:57

“请问你是总经办的陈小娜吗?”一清脆如黄鹂鸟叫一般的声音传入耳中,前一秒还一脸理直气壮的女人,此刻,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嘿嘿,内个……嗯……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推荐指数:★★★★★
>>《心尖宠妻深深爱》在线阅读>>

《第20章 天生的醋缸子》精选:

“请问你是总经办的陈小娜吗?”

一清脆如黄鹂鸟叫一般的声音传入耳中,前一秒还一脸理直气壮的女人,此刻,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嘿嘿,内个……嗯……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男人见情况不妙,脚底抹油直接溜了,还真是不管自己女朋友的死活。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无情,一早便瞧见站在茶水间门口的林简言,可着劲儿的提醒女人。

但她傻呀,压根儿就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反倒是变本加厉的胡说八道,这会子撞在枪眼上,是死是活也得自己扛着。

“陈小姐,人事那边把你分给我做助手,我想,熟悉工作环境的事儿,也该是你的份内工作吧?”

入职第一日,基本的工作交接已经全部完毕。

入职第二日,进一步熟悉总经办的规矩,而作为林简言助手的陈小娜便是她今日的“导游”。

“工作时间不在自己的岗位上,还要我到处去找人,陈小姐,您觉得合适吗?”

完蛋了!!!

陈小娜闭上眼,龇牙咧嘴的把头侧到一旁,真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子。

总经办那么多人,干嘛偏得把自己分到她身边去啊,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拉仇恨嘛!!!

“陈小姐,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她对自己的言语侮辱,那是一个字不落的听得真切,只是……

“陈小姐,”林简言绕道陈小娜的正前方,冲她友好的伸出手来,满脸笑意的继续说道,“从今天起,我们便是朝夕相处的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我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往后还希望咱们能和平相处。”

如果想要用愤怒来平息愤怒,那只会火上浇油。

重生以来,林简言悟到了不少的道理,也许人死了一回,就真的能更加看透这污糟混乱的世界,尤其是那复杂的人心。

“林……林小姐,你……你刚才……”

陈小娜尴尬的握上林简言的手,浑身神经紧绷着,吞吞吐吐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刚才都听见了。”

不等陈小娜把话说完,林简言便直截了当的打断,“我能理解,像我这种被突然空降过来的高级助理,你们对我有什么误会,也是在情理之中。”

林简言和陆渊辰的夫妻关系并没有完全公之于众,婚礼也是在家族内部举行,知道她陆夫人身份的人少之又少。

而眼前这位总经办的小角色,对她的来历一无所知,倒没什么好奇怪的。

天啊!

陈小娜一脸惊愕得上下打量着林简言,这女人到底是从哪处仙境来的仙女?竟然会如此善解人意!

“陈小姐,如果您方便的话,可否带我熟悉环境?时间有限,我不想白白浪费掉。”

“啊?!啊!”

被林简言的询问声唤回意识,陈小娜赶紧应道,“好好好,您跟我这边来。”

明明对她这个“走后门”进来的高级助理满是非议,但却被林简言的三言两语化解,没有任何争执,也无需针锋相对,只需要一个微笑,一两句理解的话。

“咱们陆氏集团每天都有数十个项目同时推进,董事长要忙的事儿也不少,总经办的业务是最繁忙的。”

陈小娜一边说着,一边把林简言带到一处最临近董事长办公室的工位旁,“这是重新为您安排的工位,一会儿会有专人把您的办公用品送过来的。”

原本刚刚入职的高级助理,都会有固定的办公区,可唯独只有林简言不同,进公司第二天,便被陆总特意安排到了这个人人都把望着的“黄金位”。

身为陆氏集团总经办的高级助理,手头上的权力不小,肩膀上要担的担子也不轻。

上一任高级助理离职,距离今日已经过去整整半年的时间,人资部面试过上百个应聘者,甚至花大价钱委托猎头公司挖角,却没有一个入陆渊辰的眼。

然而……

“林小姐,董事长能选您做高级助理,那可是给足了面子,记得姚晴姐在的时候,她……”

陈小娜把话说到一半,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些什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没了下文。

姚晴?!

这两个字,对林简言而言,算不上陌生,但也没有多熟悉。

她是陆渊辰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姚家败落后,便被陆老太爷接回陆家抚养。

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公司工作,一直担任总经办的高级助理,听说在之前的一个月,突然递了辞职信,一声不吭的离开。

“没关系,上一任前辈嘛!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向她好好的请教请教。”

“那你可就没这机会了。”

陈小娜瞧着林简言毫不避讳的样子,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便又自顾自得说道,“姚晴姐嫁到国外做富太太去了,人家现在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咱们这些小麻雀,还是躲得远远的好。”

女人天生就是一醋缸子,甭管平时关系有多好,就算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好闺蜜,也见不得对方过好日子。

当然,总有那么一两个例外,比如说是林简言。

“能做陆氏的高级助理,人品都不会差,陆少肯定不会选一只知道搬弄是非的人来坐这个位置。”

林简言说这番话时,视线时不时的飘向陈小娜。

就算这女人再怎么蠢,也听得懂这话中的意思,一股怒火直冲脑壳。

铺着厚厚一层粉底的脸颊熏得通红,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攥成拳,嘴巴一张一合,却偏偏骂不出一句难听的话。

有句俗话是怎么说来着?!

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上林简言那一张灿烂如春日艳阳的笑脸,陈小娜就算有心找茬挑衅,都不知打哪下手。

嘴巴厉害的人并不可怕,只要比她更厉害,就不足为惧。

可像她这般不动声色,却能“置人于死地”的人,那才叫一个吓人!

“好了啦!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得收拾收拾,一会儿还得去见总监呢。”

懒得和陈小娜周璇,不再多看她一眼,快速整理起满是杂物和灰尘的办公桌。

人家下了逐客令,她也不是那种不识趣的,没再多言语,默不作声的转身离开。

呼!

林简言重重吐出口气来,无力的瘫软在转椅上,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个没有硝烟的战场,看来,往后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喽。”

“渊辰,这么草率的让她进公司上班,会不会有些不妥?”

透过荷叶帘之间的缝隙,视线穿过透明玻璃窗,落在一张不远处的办公桌上,“之前这女人可没少算计过你,要不是咱们处处提防,她可就真把你给害死了,你怎么……”

“袁少很闲?”

还不等袁中朗把话说完,陆渊辰便不耐烦的打断,“合同签了,你可以走了。”

“嘿!我说你这家伙怎么一点教训都不长?难不成,你真想死在那女人的手上?”

一脸无奈的瞧着坐在办公桌后的好兄弟,他还真是有操不完的心,“渊辰,姚晴的事儿,你……”

“闭嘴!”

喑哑冷凝的怒喝声打断袁中朗的话,那双冒着寒气的眸子变得越发犀利,“滚!滚出去!”

“得!”

混在陆渊辰身边多年,袁中朗最了解他那阴晴不定的性子,要是他再敢多一句废话,自个儿今天就甭想活着从这里出去。

“陆少,您忙着,小的我告退。”

咣当!

一纯实木制作的笔筒冲袁中朗飞了过来,好在他及时窜出办公室,这才逃过一劫。

几万块的笔筒摔成碎片的声音刺耳的很,久久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气氛变得越发压抑,空气像是在这一秒钟凝固。

“林简言,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否则……”

一张边角处有火烧过痕迹的照片被陆渊辰拿在手中,丢进碎纸机里,目不转睛的盯着照片变成一滩碎屑。

如果背叛,她的下场,便会是你的。

这后半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可却在心里扎了根,正以疯狂的速度发芽结果。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走路不长眼睛的啊?!”

捧着一摞足有半人高的文件,刚出总经办大门,便被一火急火燎的家伙撞了个满怀。

瞧着散了满地的资料,林简言气得直在原地跺脚,“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呀?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净遇到这些奇葩!”

“林小姐,你说谁是奇葩呢?”

居高临下俯视着蹲在地上捡文件的林简言,袁中朗眼角处泛起一抹不善,“比起在婚礼上逃婚的人而言,我……”

“拜托你,就不能小点声么?”

那熟悉的声音,就算是化成灰也听得出来。

“袁少爷,我和你无仇无怨,你干嘛非得揪着我不放?”

丢掉手中刚刚捡起来的文件夹,猛得从地上站起身来,义正言辞的继续说道,“我是渊辰的妻子,他都肯原谅我,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说三道四?”

“你……”

“除非,袁少爷也和那些女人一样,对我的丈夫有什么非分之想!”

“!!!”

一句话,直接把袁中朗说到哑口无言,只剩下干瞪眼儿。

这女人是瞎的吗?自己这么一钢筋直男,她看不出来?!!

心尖宠妻深深爱
心尖宠妻深深爱
重活一世,林简言终于等到明白了回来,陆渊辰才是她的真爱。“陆总好了!夫人要拆了你的书房!”某人头也没抬,“叫几个人一起,别累到夫人。”“陆总,夫人裁了公司一大批人!洁白的天花板上缀着红色的气球点缀,身下大红色的床单还有窗上贴着的喜字,都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