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心尖宠妻深深爱

第22章 你够了

发表时间:2021-06-11 21:36:58

“陆子豪,你够了!”林简言用力把陆子豪推到一旁,迅速向后退了半步,拉大两人之间的距离,“我不喜欢谁,要和谁在一起,那都是我自己的事,还由严禁你这个外人来说三道四!一听这话,陆子豪不由得冷哼,并没有因为林简言的举动而恼羞成怒,反倒是一脸淡然的拽了拽被弄到褶皱不堪的西服外套。。


推荐指数:★★★★★
>>《心尖宠妻深深爱》在线阅读>>

《第22章 你够了》精选:

“陆子豪,你够了!”

林简言用力把陆子豪推到一旁,迅速向后退了半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我喜欢谁,要和谁在一起,那都是我自己的事,还由不得你这个外人来说三道四!”

呵呵。

一听这话,陆子豪不由得冷哼,并没有因为林简言的举动而恼羞成怒,反倒是一脸淡然的拽了拽被弄到褶皱不堪的西服外套。

“简言,当初你哭着叫我带你离开陆渊辰时,可没说过我是个外人。”

陆子豪一字一顿的说着,每个字都故意拔高了音量,尖酸刻薄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库回荡,钻入林简言的耳朵,如钟鸣一般刺耳。

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拳,关节处泛白,真恨不得一拳打在这混蛋的脸上。

这家伙凭什么理直气壮的在这里威胁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自私,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利用,上一世的人生又怎么可能会变得那般罪恶?!

“陆子豪,举头三尺还有神明呢,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林简言抬手指了指满是下水管线的棚顶,熏红的双眼瞪得溜圆,就差点没把布满血丝的眼珠子瞪出来,“你和林若夕一样,不过就是一见不得人的私生子而已,不管你有多渴望被家族认可,不管你用尽多少卑鄙的手段,坚决不会变,你只配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一辈子见不得光!”

“你……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被激到怒火中烧的陆子豪,无法再管理自己的情绪,龇牙咧嘴的冲到林简言面前,挥手便要呼上一巴掌。

只是……

“陆子豪,你这个混蛋,去死吧你!”

林简言灵巧的从他的胳膊下钻了过去,在他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整个人狼狈的仰扑在地上,沾了一身脏兮兮的灰尘。

“林简言!”

“喊什么喊,还不是你自找的!再吃姑奶奶我一脚!”

出于报复,林简言抡起腿便踢在陆子豪的身上。

脖颈处仍能看到一圈不重不淡的勒痕,昨日陆子豪对自己动粗,险些没把她掐死,即便已经过去整整24小时,一切仍历历在目。

“从今天起,” 话说到一半,顿了顿,又狠狠在男人最脆弱的位置踹了一脚,“我不会任由你摆布,更不会喜欢像你这种无恶不作的恶魔,咱俩桥归桥,路归路,就当压根没认识过!”

想想上一世,林简言对他挖心掏肝,对他有求必应,就算这家伙让自己去杀人,她都不会有半个不字。

可最终换来的是什么?

背叛!赤果果、明晃晃的背叛!!!

眼睁睁看着真正爱自己的人死在血泊之中,车子撞在身上时的剧痛,临死前的冰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给她的。

重活一世,她不单单要报仇,还要把陆子豪加注在自己身上的痛苦,一件一件都还给他!

“陆子豪,友情提醒,如果你不想死,就最好从A市滚蛋,否则……”

林简言蹲下身子,犀利的眸子死死盯着无力反抗的陆子豪,亏了他还长了一米八几的大个,却这般弱鸡,连个女人都打不过。

“地狱的大门,可已经冲你敞开怀抱了。”

“你……”

陆子豪沾着血渍的嘴唇一张一合,喉咙里像是塞了鸡毛一般,竟是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每一根神经都因屈辱而叫喧着,陆子豪恨不得把面前的女人生吞活剥,牙根咬得嘎吱嘎吱响,就差没把后牙槽给咬断了。

“陆子豪,”林简言从背包里掏出手机,拨通急救电话,嘴角扯出一抹得意的笑,“人在做,天在看,苍天有眼,不会放过一个奸诈小人的!”

“……”

林简言此刻的强硬,让他哑口无言,更是有一股子不明的恐惧从心底涌了出来。

这哪里还是自己认识的傻妞啊!

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透着无尽的心思,那泛着金光的黑眸,如宇宙黑洞一般神秘又引人着迷。

陆子豪绝对就是一妥妥的受虐狂,林简言对他百依百顺,也不见得他生出半分喜欢。

而此刻,却不知所以然的对这女人有了几分兴趣。

“您好,这里是陆氏集团,有一精神病在地下停车库闹自杀,你们还是赶紧派人过来吧。”

撂下这番话,也不等急救中心的接线员问清状况,林简言便直接挂断电话。

“没把你丢在这自生自灭,算是姑奶奶我仁心宅厚,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要是不想挨揍,就最好离我远点!”

冷声警告一番,瞧着电梯显示屏向下的数字箭头,林简言意识到,她不能再多留。

这是专供高层使用的VIP电梯,直通大厦顶楼和地下停车库,一来一回至少得五分钟。

仔细一算,袁中朗被自己关在电梯里有几分钟,要是再不赶紧走人,非得被这疑神疑鬼的袁大少逮个正着不可。

尤其还是和陆子豪一起,就算她多长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的。

“拜拜了您内。”

越想越不安,林简言不敢再耽搁半秒钟,居高临下的冲蜷缩在地上的陆子豪挥了挥手,便一溜烟儿的跑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

叮咚!

电梯门应声打开,一双修长的腿从里面迈了出来,并不是袁中朗,而是……

“陆渊辰?”

从未在自己敌人面前如此狼狈不堪,陆子豪拖着剧痛的身子,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哼!

陆渊辰不屑的冷哼,地下停车库昏黄的光线映在他的脸色,如刀削一般的侧脸更是俊美。

淡色的薄唇轻启,冷凝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这里是陆氏集团,身为执行总裁的我,出现在哪里都合情合理,不需要理由。”

如此高傲霸道的回答,让陆子豪无言以对,更加倍感耻辱。

从小到大,他永远都只是别人眼中可有可无的附加品,唯有陆渊辰才可以得到叔叔伯伯们的赞赏。

正是因此,陆子豪早已把陆渊辰恨之入骨,恨他与生俱来的智慧,恨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自己终生追求的一切!

“陆渊辰,只要我陆子豪还活着,就算是拼了这条命,我也会让你碎尸万段!”

“随你。”

陆渊辰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视线越过他不断发抖的肩膀,四处寻找那一抹瘦弱的身影。

咣!

似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回荡在不远处的漆黑之中,陆渊辰迈开步子便想离开,却被陆子豪拦了下来。

“让开!”

“陆渊辰,我告诉你,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我都会得到手,包括女人!”

陆子豪呲牙咧嘴的说着,越是想要让自己表现的足够狠辣,却越像一玩杂耍的小丑,滑稽的很!

“滚!”

一个字,用力吐出。

他就像是鬼附身了一般,双腿不受控制的向右侧迈了一步,侧开身子,让出离开的路。

陆渊辰强大的气场足以让不安分的人乖乖听话,尤其是陆子豪这种,自命不凡,却又没什么真本事的loser。

挺拔笔直的背影消失在不远处的拐角,急救车的呜哇声传了过来,今天算是彻底把脸面丢尽,陆子豪不想让事情闹大,赶紧开车离开。

“陆夫人,停车场就这么大,你想躲到哪儿去?”

缩在一根足有半人宽的水管后,以为不会被这家伙找到,但事实上……

“嘿嘿,渊辰,我……我哪有躲你啊?不过……不过就是……就是在锻炼身体啦!”

林简言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让人服气,一边胡说八道,一边还不忘把手撑在水管上做个伸展运动。

“回家。”

陆渊辰静静地瞧了她片刻,没有追问关于陆子豪的事,而是直接牵起林简言的手,不由分说的把人塞进停在不远处的跑车里。

只是……

林简言跟个二傻子一样坐在驾驶座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站在车外的陆渊辰,“我……你……”

“我知道你会开车,这辆车以后就归你了,上下班方便。”

“啊?!”

被陆渊辰奇怪的决定弄的一头雾水,林简言刚想刨根问底问个清楚,便瞧见赵慧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董事长,项……呀!夫人也在呀!”

赵慧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视线瞄到坐在车里的林简言,便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她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凑到陆渊辰身边,用只有两人能听清楚的音量小声嘀咕着。

片刻!

“我知道了。”

不知赵慧说了些什么,陆渊辰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把人给我盯紧了,还有!谁送她进来的?给我查清楚!”

“是。”

赵慧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便又笑眯眯的看向林简言,“夫人,您放心回家歇着,您手头上的工作,我会替您妥善处理的。”

“谢谢。”

林简言不咸不淡的道了声谢,赵慧是典型的职场狐狸,谁对她有利,便会上赶着巴结谁,要说真心,那玩应儿对这女人实在是太过奢侈。

“到家给我回个信儿,别到处乱跑,我会担心。”

陆渊辰轻揉着林简言的头顶,一样的动作,一样的神情,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要是在上一世,她会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的关心,却不会有一丝半点的感激。

甚至认为,这是自己该得的,谁让这家伙害得她不能和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如今,在鬼门关兜了一圈的林简言,却越发无法坦然面对陆渊辰对自己的好,心中的愧疚如泛滥的病毒一般,慢慢侵蚀着自己伤痕累累的灵魂。

“渊辰……”

泪眼婆娑的瞧着渐行渐远的背影,嘴唇早已被咬得血肉模糊,“你放心,为了你,我也会保住黑螺湾项目,会保住陆氏集团的太平!”

这一日,陆氏集团的地下停车库闹了一大乌龙,急救中心接到报警,说有一疯子在闹自杀。

心尖宠妻深深爱
心尖宠妻深深爱
重活一世,林简言终于等到明白了回来,陆渊辰才是她的真爱。“陆总好了!夫人要拆了你的书房!”某人头也没抬,“叫几个人一起,别累到夫人。”“陆总,夫人裁了公司一大批人!洁白的天花板上缀着红色的气球点缀,身下大红色的床单还有窗上贴着的喜字,都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