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心尖宠妻深深爱

第25章 引咎辞职

发表时间:2021-06-11 21:36:59

林简言身体僵硬着脖子,转头看向陆渊辰,身体僵硬着脖子试探性的问着,“的话,我而已说的话,的话严禁不暂停后黑螺湾,你会会……”“项目了推到轨道,的话现在的暂停后,我严禁不引咎辞职即便身为陆氏家族的长子,拥有百分百的继承权,可一旦犯了决策上的失误,仍会被董事会针对,甚至由家族除名。。


推荐指数:★★★★★
>>《心尖宠妻深深爱》在线阅读>>

《第25章 引咎辞职》精选:

林简言僵硬着脖子,扭头看向陆渊辰,僵硬着脖子试探的问道,“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如果不得不暂停黑螺湾,你会不会……”

“项目已经推上轨道,如果现在暂停,我不得不引咎辞职。”

即便身为陆氏家族的长子,拥有百分百的继承权,可一旦犯了决策上的失误,仍会被董事会针对,甚至由家族除名。

“林简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每吐出一个字,便向前逼近一步,“我和你说过的,你做什么,我都可以容忍你,除了背叛!!”

最忍不得的,便是“背叛”二字,尤其是感情上的背叛。

陆渊辰的亲生母亲的死,在他的心上烙下无法弥补的伤痕,更成为永远都不可以提起的禁忌!

“渊辰,就算天塌下来,我宁可自己被砸死,也不会让你受一点伤。”

林简言迎着陆渊辰的视线看了过去,也不知自己哪来的这般勇气,“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死过一回的人,有多么多么清楚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曾经有人跟自己说过,什么都可以骗人,唯独心和眼睛不会骗人。

可她呢?

相信了这句无稽之谈,循着心的感觉去爱,最终却被别人残忍的利用,还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人,也丢了自己的命。

被车撞飞出去的一刻,林简言再也不相信内心的选择,换句话来说,除了陆渊辰,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失去了相信的本能。

可偏偏因此,抛除心上的枷锁,反倒是更加的明了了。

“我真的很好奇,从你这张嘴巴里说出来的,到底哪句是真?那句是假?”

陆渊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会温暖的手,轻轻划过林简言的脸恻,“你真的是越来越让我看不透,看不透你的心!”

“我的心就在这。”

林简言反手抓住陆渊辰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心口上,能够真切的感觉得到那一处剧烈的跳动,每一刻,都在增加节拍。

“感觉到了吗?感觉到它在为你跳动吗?”

“……”

陆渊辰并没有接着林简言的话茬说下去,原本浪漫的表白,却因为他的沉默而变得诡异。

“算了!”

林简言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她真的是太蠢了,经过逃婚那么一出,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你就当我刚才的话没说,我……”

“我再信你一回,这是最后一回,别让我失望。”

还不等林简言把话说完,陆渊辰便用力把人扯入怀中,众目睽睽之下,相拥而立。

陆夫人的身份并未公之于众,清楚实情的人只占少数,大部分的公司员工都对这位空降的林高助议论纷纷。

而此时此刻……

“瞧见没,我就说这女人肯定是靠潜规则上位的吧,你还不信!”

一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女孩嘀嘀咕咕的和小伙伴说着,眼底闪过一抹不加修饰的鄙夷,“现在的女人,只要有那么一点点的姿色,都不肯踏实工作,总想着一飞冲天,这回倒是便宜了这个贱人,竟然把男神给追到手了,真不知道陆少看上她什么了!”

“人家这种手段高明的,床上功夫都了得。”

不愧是猪朋狗友,嘴巴一样损,甚至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就那狐妹子的风劲儿,隔着二里地,我都能闻到骚味!”

“啧啧啧……和这么个贱货共事,我都觉得恶心。”

“觉得恶心就离得远点,谁又没让你们上赶着巴结。”

赵慧的声音突然从两人身后传了过来,把人吓得差点没窜上房顶。

“赵……赵姐,你走道怎么没声的啊?”

“我都快把地板给踩漏了,你们两个自己心虚,还怨得着我?”

嗅着八卦的味道赶过来的赵慧,一看有献殷勤的机会,哪里能轻易放过。

所以……

“夫人,刚刚资料室那边传信儿过来,说有一批合同需要重新核定,挺急的,我这才过来找您。”

赵慧一边大声说着,一边快步走到林简言面前,生怕有人听不到“夫人”两个字。

不出意外,她这话刚一出口,人群便立刻炸翻了天。

“妈呀!她……她不会是咱们陆总的媳妇吧?”

“不……不会吧,也没听说陆总结婚呀,怎么就突然冒出一夫人来?”

前一秒还唧唧歪歪的女孩,此刻被吓得不知所以,就差没直接把自己吓晕过去。

“陆氏家族可是名门望族,人家结不结婚的,总不能告诉咱们一声吧?这回可真是踩到硬茬上了!”

还不算太蠢,反应够快,可祸从口出,这话是没跑了。

“夫人,咱们公司向来是不允许传谣言的,可偏偏就有那不长眼睛的在背后说您坏话,您看咱们该怎么处理?”

“到人资部领这个月的薪水,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还不等林简言言语,在一侧沉默不语的陆渊辰突然开口,“若以后再有人敢在公司说我妻子的闲话,他的下场,也是如此。”

“是。”

赵慧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便冲刚刚那两个嚼舌根子的女孩招了招手,“别在那杵着了,赶紧该干嘛干嘛去,把你们的东西都给我收拾干净的,明天开始,你们不再是陆氏集团的员工,更不准随便进来。”

“不!不要啊!”

其中一女孩反应有些过激,扑通一声直接跪在林简言面前,拽住她的裤腿就不放,好一通鬼哭狼嚎。

“陆夫人,我下有老公要养,上有老娘要伺候,我不能失去工作呀!”

“小王,你赶紧给我起来,别在这丢人现眼,要是真把陆总和夫人惹急了,那就不是被开除这么简单。”

在这座城市,有一个是一个,就没有一个敢在陆渊辰面前叫喧。

就连陆子豪都得畏惧三分,更别说这种小人物了。

“夫人,你就行行好吧,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这人嘴巴就是没把门儿的,想到什么就往外说什么了。”

“侮辱别人的人格,是可以原谅的吗?”

林简言一边说着,一边把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拍掉粘在她衣服上的灰尘,“我没想赶尽杀绝,也不想为难任何人。”

她扫视围在四周的吃瓜群众,亮着嗓子继续说道,“我到公司工作,只是想要帮我丈夫分担些压力,仅此而已,如果你们觉得我的工作能力不足,随时都可以指出,我愿意虚心接受,也肯改正。”

这一番话,还真是让在场所有的人惊愕不已。

甭说陆渊辰名正言顺娶回家的妻子,就连那些八字还没一撇的绯闻女友,一个个都敢仗着陆少耀武扬威。

可作为正牌少奶奶,竟然会如此虚心,着实让人不敢相信。

然而……

“你们也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实话实说,我自己心里想的,可咱们这好听的话说了,也得说些不中听的。”

话音落,林简言再次把视线落在那可怜兮兮的女孩身上,“在公司,都是并肩作战的同事,不管谁上谁下,都得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也算得上对得起集团发到咱们手里的工资,下班了,要是大家赏脸,咱们也可以一起出去吃吃喝喝,我请客,就当是朋友。”

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赵慧想要阻止,却被陆渊辰的眼神制止住。

他倒是要看看,看看自己的妻子,还有什么能耐是自己不清楚的。

“工作的时候就得有工作的样,下班之后,想怎么疯,怎么闹,那都是你们的权利,我也管不着,可要是有人不识趣,非得破坏团结,那就饶不得了!”

“陆夫人,你这话说的没错,可公司终究是陆总说的算。”

也不知是哪个楞头青,胆子大到当众直怼林简言,“你怎么安排这个规矩,也得让陆总首肯,否则,我们也没办法按照您说的去做,毕竟这一山也就只有一山大王,总不能让猴子成了霸王吧?”

“这位……嗯……”

林简言循着声音的方向瞧了去,是一膀大腰圆的男人,瞧了瞧挂在脖子上的工牌,技术部的骨干生态工程师。

怪不得胆子这么大,敢情是身份在这儿呢,黑螺湾项目在即,最缺的就是能拿得出去手的生态工程师,就算是他犯了天大的错,也不能把他从公司开除。

不过……

“刘工程师,对吧?”

“没错,夫人,你觉得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但我却有一点好奇,你结婚了吗?”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刘工程师要是结婚了的话,应该听过一句话,男主外,女主内。”

林简言理直气壮的扬了扬下巴,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瞧着那男人,“我的丈夫,也就是你口中的陆总,他负责公司整体运营,而我,陆氏集团的少夫人,则全权管理集团内部的制度。”

“这……这算什么道理?你……”

“我的许可。”

男人还没有把更难听的话说出口,便被陆渊辰打断,“从今天起,公司内部的所有规矩,全部都由我的夫人来制定。”

这番话刚一出口,包括林简言在内,所有人都傻了。

制定公司规定,那可是行政总裁手中的权力,虽然陆氏集团一直没有外聘CEO,但这权利仍在。

而如今,却交给这么一毛头丫头,自然是有人不服气。

“渊辰,你不可以胡闹!”

人群向两边分开,只见一花白头发的男人走了过来。

“渊辰,身为公司董事会的一员,我有权监督你的一举一动,如果你的行为有害公司发展,我绝不可能允许!”

“刘总,你的手未免伸得有一些太长了吧?!”

“林简言,你别以为,自己嫁进陆家,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男人犀利的目光划过林简言的脸,言语刻薄,“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心里得有点数,一脚踏两船的贱人,没资格在这儿跟我……啊!!!”

“渊辰,不要啊!”

心尖宠妻深深爱
心尖宠妻深深爱
重活一世,林简言终于等到明白了回来,陆渊辰才是她的真爱。“陆总好了!夫人要拆了你的书房!”某人头也没抬,“叫几个人一起,别累到夫人。”“陆总,夫人裁了公司一大批人!洁白的天花板上缀着红色的气球点缀,身下大红色的床单还有窗上贴着的喜字,都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