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心尖宠妻深深爱

第28章 炮灰被灭

发表时间:2021-06-11 21:37:01

瞅见这一幕自作自受,林简言一时之间没忍着,扑哧一声哈哈大笑出声。“我……我说这位小姐,您这是……您这是跟我这儿演小品?”“你……你给我闭嘴!”王一然被林简言好劈头盖脸挖苦,“我……我说这位小姐,您这是……您这是跟我这儿演小品?”。


推荐指数:★★★★★
>>《心尖宠妻深深爱》在线阅读>>

《第28章 炮灰被灭》精选:

瞧见这一幕自作自受,林简言一时没忍住,扑哧一声大笑出声。

“我……我说这位小姐,您这是……您这是跟我这儿演小品?”

“你……你给我闭嘴!”

王一然被林简言好一通奚落,心情烦躁的很,言语更加不善,“还不是被你害的,你这女人好有心计呀,三言两语的,就被你……”

“咱说话是不是得讲点道理呀?!”

还不等王一然把话说完,林简言便直截了当的打断,信步走到她面前,“自个儿仔细瞧瞧,舞会上有多少人?没有一千也得有八百的,你要是不嫌丢人,我就陪着你,看到底咱俩谁倒霉!”

“你是在威胁我?”

“我威胁你,有这个必要吗?”

林简言得意洋洋的抬了抬下巴,居高临下的瞧着王一然,“第一,我和你无冤无仇,压根就没必要和你计较;第二,是你过来找茬生事的,就算是威胁,也只是自保而已。”

“……”

被林简言说得无言以对,王一然的脸颊越发通红,就差滴出血了。

咳咳!

一声咳嗽声打破此刻的尴尬,只见陈恒大步流星的走到王一然面前,“一然,今儿个怎么自己来的?你爸呢?”

“陈伯父,你总算是来了!”

王一然压根就来不及回答陈恒的话,而是赶紧凑上前去,可怜兮兮的说道,“您赶紧给我评评理,我不过就是找陆夫人来交流交流感情,反正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名媛,怎么着咱也得打声招呼啊,可是她……她却……”

“你这丫头快别哭了,要是小脸都给哭花了,那就不好看了。”

陈恒一脸心痛的从西服口袋里掏出手帕,小心翼翼的替王一然擦着眼泪,还不忘看向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陆夫人,就算您的后台硬,你也不至于这么欺负人吧?”

“陈伯父,”并没有因为陈恒的栽赃嫁祸而恼火,一如既往的从容,“你是忘了刚刚在一楼大厅发生的事吗?就算是上了年纪,记性也不该这么不好啊。”

林简言没有把话挑明了说,和这些狡猾的狐狸打交道,就得要留三分薄面,也是为自己趟出一条退路。

她倒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只是不愿意自找麻烦,毕竟身为陆家的少夫人,但凡是出点儿事儿,这盆脏水可不是一个人受着,还得牵连到陆渊辰。

因此……

“伯父,得饶人处且饶人,在这么个人多眼杂的地方闹腾,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

林简言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扫视着周围的人群,一双双眼睛聚焦在他们三人的身上,都在等着看热闹。

一开始就说的明白,陈恒不是傻子,更清楚该如何趋利避害,绝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只是……

“陆夫人,记得前阵子,你家老爷子还常常光顾我的酒吧呢。”

陈恒的酒吧可不是什么干净地方,进进出出的女人多到数都数不过来,一个个都靠着什么在赚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更是在心里一个劲儿的恶心。

可偏偏林简言的父亲就往那种地方钻,尤其是在老妈去世之后,他更是变本加厉,压根儿就没人能拦住。

“这圈子就这么大,要是消息传出去了,指不定得让人怎么在背后念叨,陆家可最受不得这种负面消息的,尤其是老陆,他要是真生气了,甭管自己儿子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都得想办法把你扫地出门!”

陈恒这番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那叫一个有鼻子有眼,更是句句在理儿上。

林家和陆家联姻,可谓是A市强强联手,两家集团各得所需,也算得上是一次只赚不赔的好生意。

但两家老爷子的脾性却各不相同,虽然都留恋于花丛,但一个稳重自持,知道该如何保持自己好丈夫的形象,而另一个却让人一言难尽,更是负面新闻缠身。

林简言记得,在自己进入家门的前一天,陆永冠来找过她。

“简言,你这孩子我是真挺喜欢的,做事也有自己的个性,但最让我发愁的,就是你那父亲了。”

陆永冠摘下用来隐藏身份的鸭舌帽和口罩,坐到客厅里的沙发上,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盘,刚好午夜十二点。

这家伙不是属鬼的,更不会时常半夜出没,而这一次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无非是想避开那些讨人厌的记者。

“陆伯父,我压根就没想嫁到陆家去!”

那个时候的林简言得有多傻呀,放着个真心诚意对自己的,却偏要上赶着一个利用自己的,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你担心这个,担心那个,都不是我能够解决的,你要是真不放心的话,干脆就取消这次婚礼得了。”

“简言,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林简言的话音刚落,陆永冠便是不悦的指责道,“你满A市去打听,有比渊辰更优秀的吗?你能嫁给他,那可是你的三生有幸,自己偷着笑去吧!”

“我要是能不嫁,那才偷着笑去呢!就算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绝对不会嫁给陆渊辰的!”

压着声音小声嘀咕着,陆永冠听了个真真切切,脸色变得越发阴沉,“行,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是啊!她的的确确后悔了,只是上一次没来得及,这一世,林简言就算是倾尽所有,也得守住陆渊辰。

“陆伯父,又不是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干嘛非得拉着我呀?我又不是什么香勃勃,你要不……”

“先不说这个,你的事儿,回头我再跟你算账,还得先说说你爸!”

陆永冠深更半夜跑到林家别墅,可不是来和林简言争执的,也懒得浪费时间,便直奔正题道,“嫁到我们陆家,除了安分守己以外,我还有一附加条件,不管你答应还是不答应,都必须要听我的话。”

霸道!

林简言不悦的在心中说道,却又不敢招惹陆永冠,毕竟她还得为了自己的白马王子潜伏进陆家,忍一时,总能海阔天空。

“伯父,你到底要说什么呀?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我这还困着呢。”

从沙发上站起来,拢了拢身上单薄的睡衣,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人家这明摆着下了逐客令,陆永冠的面子也挂不住,不再多啰嗦,直截了当的说明来意,“从明日,你跨进陆家大门的那一日起,必须要和你爸划清界限!”

“陆伯父,你……”

“事情就这么定的,你也没有权力违抗我的命令!”

撂下这番话,陆永冠便头也不回的离开林家别墅。

“陆夫人,陆夫人,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陈恒的声音把林简言从思绪中拽了回来,她抬头看向面前的一男一女,两人都是一副奸计得逞的贱模样。

“陆夫人,不如就给一然道个歉,咱们就当今天的误会不存在,你说如何?”

他并不是在和自己商量,而是在命令,林简言听得明白。

只是……

“陈伯父,你是不是觉得,你那点拆了毛楼建厨房的臭底子,就没人知道了?”

林简言并为因陈恒的挑衅而脆弱,反倒是越挫越勇,“咱们且不说HIV的事儿,就聊聊这家酒店到底是给谁盖的吧。”

话音刚落,陈恒脸色大变,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小,“臭丫头,压根就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我看你是找死!”

“我吗?”

林简言笑着指了指自己,便又在陈恒面前摇了摇手指,“非也非也,陈伯父,您刚才送了我一份大礼,我不过就是回您一份小礼而已,这才算是礼尚往来嘛!”

陈恒以为可以用林牧昇那点儿见不得光的事来威胁林简言,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会被反将一军。

虽说林简言是初出茅庐,对商场中的游戏规则知之甚少,但她却知道一个道理,自己弱,就会让敌人更强,最终的结果,便会与上一世没有什么区别?

“陈伯父,自己的情人一个接一个,你和我父亲不过就是一半斤八两,又何苦为难自己的同道好友呢?”

“你……你这个伶牙俐齿的丫头!还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规矩是人定的,谁才是A市真正的王者,谁就是规矩的主人,不巧的是,我丈夫刚巧符合各项条件。”

“……”

被林简言说到连个屁都放不出来,陈恒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周围的围观群众凑在一起嘀咕着,那话叫一个难听,一点都不给主办宴会的陈恒留面子。

“陈恒还真是个蠢蛋,那么一大把岁数了,连自己有几斤几两重都拎不清楚,早晚得把自己给害死。”

“可不是嘛!还有王家的那个大小姐,仗着自己有点身份,就臭不要脸,这回好了吧,吃了亏,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笑话人!”

卖一个不够,还得再加一陪榜的,王一然这回算是彻底被激怒了,上去便想扇林简言的嘴巴。

“你这个胡搅蛮缠的臭女生,今天就让本小姐我好好的……陆少?!”

胳膊刚刚抬起,手腕便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痛得她龇牙咧嘴。

“敢打我的女人,疯了吗?”

王一然战战兢兢的看向陆渊辰,那张阴沉的脸,就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魔,让人不寒而栗到浑身起满鸡皮疙瘩。

“陆……陆少,这……这就是个误会,我……我哪敢打陆夫人啊!”

瞬间认怂,这女人还真是有胆量的!

林简言不加控制不断沸腾的鄙夷,轻靠在陆渊辰的肩膀上,不屑的说道,“王小姐,我老公还没来之前,你可不是这态度啊,就差点没把我给生吞活剥了。”

心尖宠妻深深爱
心尖宠妻深深爱
重活一世,林简言终于等到明白了回来,陆渊辰才是她的真爱。“陆总好了!夫人要拆了你的书房!”某人头也没抬,“叫几个人一起,别累到夫人。”“陆总,夫人裁了公司一大批人!洁白的天花板上缀着红色的气球点缀,身下大红色的床单还有窗上贴着的喜字,都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