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心尖宠妻深深爱

第29章 洞房花烛等不得

发表时间:2021-06-11 21:37:01

“陆夫人,无凭无凭的,你可不能够冤人啊!”呵呵!为这女人的愚不可及而冷冷一笑,林简言指了指身旁的吃瓜群众,“不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敢说你也没故意地来故意挑衅我?要不然证人不“!!!”。


推荐指数:★★★★★
>>《心尖宠妻深深爱》在线阅读>>

《第29章 洞房花烛等不得》精选:

“陆夫人,无凭无据的,你可不能冤枉人啊!”

呵呵!

为这女人的愚蠢而冷笑,林简言指了指身旁的吃瓜群众,“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敢说你没有故意来挑衅我?要是证人不算是证据的话,那我可就无话可说了。”

“!!!”

自曝找死的王一然一脸惊愕的张大嘴巴,这会儿要是塞进一苹果,都能整个吞下。

“老公,像王小姐这样的,咱要是真放在心上,那还不得被气死呀,干脆就当做是看了一场耍猴把戏,甭跟她计较了!”

哼!

陆渊辰冷哼,这夫妻俩倒是默契配合,一唱红脸,一唱白脸,压根就没想轻饶了王一然,外加陈恒这王八蛋。

“耍猴的,总得要有点分寸,更不敢骑到主人的脖子上!”

好一通冷嘲热讽,王一然的脸皮算是彻底摔在地上,还得再被踩上去。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既然王小姐不懂规矩,那这笔账就得算在你父亲的身上,毕竟是他教女不严!”

“陆少,我……”

“喂!”

根本就不给王一然求情的机会,从西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赵慧的电话,“取消所有和王家的合作,发出通告,若是A市再有人敢和王家合作,就是和陆氏集团为敌,就是和我为敌!”

咣!

刚刚还嚣张跋扈到没边儿没沿儿的王家大小姐,这会儿子,直接吓成软脚虾,跌坐在地。

“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王小姐,你可不能怨天尤人哦,更不能怨我。”

林简言双手掐腰,把身子向下压,与王一然平行直视,又从手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塞到她的手里。

“要是哪天吃不上饭了,睡大街了,就给我打电话,再怎么说,我还不至于心狠到见死不救,给你找份工作还是OK的!”

话刚一出,便立刻有人在一旁捧臭脚献殷勤,“陆夫人果然不凡,真是长了一颗善心肠,要是我遇到这种人呀,她就算是被饿死,也懒得搭理。”

“说的没错,陆夫人就是宽宏大量,真让人佩服。”

两人一唱一和的说着,周围的人跟着起哄拍巴掌,林简言却在心中一阵冷哼。

表面上的丰盈,才是这世上最让人厌恶的,毕竟哪天自己虎落平阳,就只剩下被这些恶犬欺负了!

“这回可是让你这丫头争尽风光了!”

被气到半死的陈恒说着风凉话,那就一嫉妒羡慕恨,“陆家的人阴损狡诈,娶的媳妇也不过如此,还真是一丘之貉。”

“那也总比某些人一辈子孤独终老要好!”

还不等陆渊辰言语,林简言便抢先一步说道,“你心里就算是再怎么喜欢,人家也宁可做小三给别的男人生孩子,却是连看你都不肯看一眼,像你这种千年大备胎,还不如憋口气把自己给弄死得了!”

“你……你有本事再把刚才的话给我说一遍?!”

林简言直戳陈恒的软肋,这可是致命的弱点,却没有人敢轻易说出口,毕竟这家伙的手段太过狠辣,虽然圈内的人都看不上,但谁都不愿意自找麻烦。

但是……

“我又不是你的机器人,凭什么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陈恒逼人太甚,林简言也不惯着他,句句回怼,“陈伯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您自己来跟我过不去,更是怨不着我不懂得尊重长辈了!你压根也不值得别人尊重!”

“你!咳咳……”

被气到一阵猛咳,林简言心中一阵雀跃,懒得再和这家伙周旋下去,拉着陆渊辰便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真是太无聊了,好想早点回去。”

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下,瞧着远处还未散开的人群,陈恒被酒店保安护送离场,看热闹的人才渐渐散开。

“平时在我面前,怎么从来没看到你这么会说?”

从王一然找上林简言找茬时,陆渊辰就一直在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压人一头的气场,厉害的嘴巴,这都是陆渊辰并未见过的。

“你是我的丈夫,无论我遇到什么事,你都会冲在前面保护我,我何必还要自己保护自己呢?!”

林简言并没有转弯抹角,也没有一一解释,而是把她自己的心思坦诚不公的说了出来。

“渊辰,有你在,我只会做你身后的女人。”

“你……”陆渊辰把林简言搂入怀中,顺势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手指钳住她秀气的下巴,两人四目相对,“到底对我有几分真诚,又有几分是虚假的?”

“百分百的真诚,零虚假。”

林简言脱口而出,不加思虑,“渊辰,同样的话,我说过很多遍,这次是最后一次说,你给我听好了!”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扯住陆渊辰的耳朵,把自己的唇凑到他的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林简言,只要还活着,就算是天塌下来,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会背叛你,我也绝对会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不离不弃!

一辈子!

不知为何,从陆渊辰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万年冰冷的眸中闪过一抹温情,可也仅仅是转眼既逝而已。

“回家!”

陆渊辰直接把林简言打横抱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快步往宴会厅正门的方向走去。

咔嚓!

咔嚓!

此起彼伏的快门声响起,闪光灯的光线实在太过刺眼,林简言羞的把脸埋在陆渊辰的怀中,这家伙绝对是秀恩爱的鼻祖!

半小时后……

“渊……渊辰!我……我……”

被丢在主卧室柔软的大床上,身子轻轻向上弹了弹,林简言的身体里有只小鹿在乱撞,一股子燥热传遍全身。

“不愿意?”

陆渊辰直接压了上来,这段时间的隐忍瞬间爆发,那双炽热的双手在林简言冰凉的皮肤上到处游走,衣服一件件从身上掉到地上。

“不!不是!”

林简言赶紧摇了摇头,双手紧紧揪在自己的衣领上,用力吞了口口水,湿润干涩不已的喉咙,“渊……渊辰,这……这是不是有点太突然了?我……我……呜呜……”

我了半天,陆渊辰的耐心早已磨光,箭在弦上,可是不得不发。

一开始还会象征性的挣扎,半秒钟后,林简言把如藕一般的胳膊环在陆渊辰的脖子上,两人吻的昏天暗地。

羞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口中传出,卧室里的空气瞬间炸开,旖旎的气氛充斥在每一处角落。

嗯……

融为一体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痛,但却让人幸福备至。

就像林简言所说,这一切来得有些太突然,却突然的让人心满意足。

床被摇得嘎吱嘎吱直响,这一夜,注定难眠。

次日,清晨。

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的林简言,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侧,床单是凉的,看来陆渊辰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可林简言却仍难掩心中的苦涩。

磨磨蹭蹭的从床上坐起身来,却嗅到空气中一股甜蜜的味道,顺着味道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床头柜上放着一份还有温度的早餐,一旁贴着一张便利贴。

好好吃早饭,公司见。

挺拔的字体如人一般,刚刚还一脸沮丧的林简言,瞬间笑得像个小baby。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么浪漫的一面,难不成今天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

把便利贴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拿起放着三明治的盘子,味道香得很,当然,里面夹着自己最讨厌的培根肉,可她不知为何,竟然还能吃得津津有味。

而且在某人少女心澎湃时,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夫人,林家的管家过来了,说是您叫来的。”

天呀!

一听这话,林简言赶紧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急急忙忙的喝了口牛奶顺了顺。

昨晚被好一通蹂躏,竟是把正事给忘了,这记性还真是让人服气!

“那个!把人带到会客室去,我马上就过去。”

“是。”

林简言把手中的便利贴叠的四四方方,放进一旁的抽屉里,这才赶紧进更衣室换衣服,简单的梳洗一番,立刻往会客厅的方向赶去。

“小姐。”

呆在会客室的林管家一见林简言进来,立刻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冲她鞠了一躬。

虽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但林简言毕竟是林家唯一合法继承人,得到最高的待遇,没有人敢不尊重她。

“行了,在这就别拘礼,我有件事儿得拜托你帮我去办。”

“小姐您尽管说。”

从小到大,老管家一直陪在林简言身边,就连自己的父亲都不如他关心自己,久而久之的,两人便也有了一股子亲情。

所以,在遇到这么个麻烦事时,倒是没想去找林牧昇,反到是一个电话打到管家那儿去。

“帮我找几个人,盯住陆子豪和林若夕,不管他们做什么事,都必须第一时间报告给我,听明白了吗?”

“二小姐又惹事儿了?”

一听林若夕的名字,管家便下意识的询问,“大小姐,二小姐虽然不得家族人的待见,但好歹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咱能手下留情的时候,可千万别……”

“她若是想要我的命,我也得忍着?”

“这……”

“管家,我今天跟你说的,你可千万都不能告诉我爸,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又得急到上房揭瓦!”

林牧昇多年商场混迹,可以说得上是老油条,但越老越回现,现在是越发的耐不住性子,有点风吹草动,便张牙舞爪!

哎!

管家重重地叹了口气,一脸难色的说道,“小姐,你是有所不知,自打你嫁出去,老爷就没一天开心过,整天看着二小姐母女俩在家折腾,那叫一个心烦啊!”

“这回杜琳又想要什么,您跟我实话实说吧!”

“我想要你滚出陆家!”

心尖宠妻深深爱
心尖宠妻深深爱
重活一世,林简言终于等到明白了回来,陆渊辰才是她的真爱。“陆总好了!夫人要拆了你的书房!”某人头也没抬,“叫几个人一起,别累到夫人。”“陆总,夫人裁了公司一大批人!洁白的天花板上缀着红色的气球点缀,身下大红色的床单还有窗上贴着的喜字,都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