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8章 升官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32

昨天皇帝破天荒地上了一回朝。把江昭父亲张远山牵出的六王爷李乾铭,向来与朝中清派交恶,但谁也没想起他会突然旗号诛晁错除阉党之旗号驻兵邺京城以北的承德城门外,大有把江昭父亲张远山牵出来的六王爷李乾铭,一向与朝中清派交好,但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打着清君侧除阉党之旗号屯兵邺京城以北的承德城门外,大有攻克承德直取邺京的架势,然不知为何他的兵马在皇帝派人来剿后迅速从内部溃散,仅仅一天,六皇子被捕,这场声势浩大的勤王宏大开场,草草落幕。。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8章 升官》精选:

今天皇帝破天荒地上了一回朝。

把江昭父亲张远山牵出来的六王爷李乾铭,一向与朝中清派交好,但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打着清君侧除阉党之旗号屯兵邺京城以北的承德城门外,大有攻克承德直取邺京的架势,然不知为何他的兵马在皇帝派人来剿后迅速从内部溃散,仅仅一天,六皇子被捕,这场声势浩大的勤王宏大开场,草草落幕。

但六王爷如此悄无声息地逼到明德帝面前,自然是有内奸帮忙,皇帝都为这事进了一回鸾凤阁,不像平时木讷荒诞的样子,他带着被欺骗和背叛的震怒连下二十八道折子,“查,给朕查,有关系的一个也别放过。“

于是东厂西厂倾巢出动,在邺京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这场风雨今天才将将结束。

“老六的事都处理完了吗。”明德帝眼下浓浓乌青坠得他睁不开眼。

大理寺卿钱清让急忙上前禀报,“回陛下的话,那十几人连同家眷皆已全部处斩。”

“好啊,钱爱卿做事朕就是放心,“又说,”朕希望诸位爱卿都能引以为戒,莫走了老六的老路。“

一干大臣都急忙点头称是,只有少数几位面露不平也不敢抬头。

“西厂汪爱卿在这次事中功劳最大,朕着意让其为司礼监秉笔,不知各位爱卿意下如何?“

开国皇帝成立鸾凤阁与各大臣共同商讨决定国家大事,进入鸾凤阁的一般有左、右丞相,中书省平章政事,还有司礼监的掌印太监、秉笔太监。

掌印太监是司礼监首座,所有奏折都要由其盖章,秉笔太监则在奏章上进行批红。原本一份奏折要经过皇帝与鸾凤阁所有人的手,但由于明德帝不管朝政,因此几乎所有的奏章最后都交给鸾凤阁来处理,权力不可谓不大。现如今司礼监掌印由吴喻来担任,秉笔则一直空缺,皇帝果然还是把主意打到了汪如晦身上,但……

皇帝话音刚落,众臣哗然,汪如晦才当上西厂督主几年,这就要入鸾凤阁?更何况他是靠着吴贵妃那样起来的,在朝臣眼里始终名不正言不顺,所谓有辱斯文,如此而已。

一刚才就面露不忿的年轻臣子高声说“皇上,臣觉得此举不妥,汪督主虽然劳苦功高,但到底资历浅,不适合进入鸾凤阁”。

但身旁的李长铎暗暗拉了这大臣一把示意他别再说下去。果然,皇帝生气了,“哦?朕如今想做什么都轮得到你们来做主了?司礼监秉笔空悬,汪爱卿无疑是最好人选,汪爱卿年轻不合适,谁年龄大合适?你吗?”

汪督主现年二十五,发话的曹子慕将将二十二,比汪督主还年轻三岁,只不过因着父亲老冯国公去得早,因此年纪轻轻就承了冯国公位,享祖上荫庇。

见皇帝面露愠色一干大臣又回忆起他年轻时的狠戾,瞬间都不敢再言,曹子慕被呛了一声也悻悻退回原地。明德帝又打了个哈欠,见大家都不再反对,“那就这么定了,还有要事吗?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一御史赶忙上前,“微臣孙玄,参吴喻来克扣渝恭河堤修缮银两”,一语惊四座,虽然进言上谏御史职责所在,但明德帝已经八年未上过朝,御史的折子全都递到鸾凤阁处理。

参吴喻来的奏折也从未到过皇帝手里,今日过后又是如此,若是现下皇帝没有处置吴喻来,那孙玄日后必定死路一条,何况大臣都心知肚明皇帝很大概率不会处置吴喻来。

果然,明德帝连眼皮也没抬一下,“吴爱卿,确有此事吗?”

吴喻来扑通一声跪下,“回皇上的话,微臣怎么敢做这事呢,子虚乌有啊,定是有奸人要害微臣”,吴喻来一把年纪头发都已花白,哭起来倒是声音洪亮,充分发挥浮沉宫中四十年磨出的一身好演技。众大臣纷纷侧目露出鄙夷神色,阉人就是没骨气。

明德帝见此情景,心生厌烦,“那就交给鸾凤阁处理吧,你们好好查查,朕累了,退朝”。

河堤不打紧,威胁到自己地位才重要,阉人无后,用着最是放心。

出太和殿,几位大臣都过来给汪如晦道喜,连左丞相和平章政事都说了句恭喜汪公公,汪如晦只是微笑应和,他一贯宠辱不惊却又滴水不漏。

这时曹子慕与李长铎从旁经过,李长铎亦笑着对汪如晦说“汪公公今得高升是众望所归,小王在这里恭喜汪公公了”,一点都看不出来两个人曾经当街交手。

汪如晦也笑得标准,温声回一句,“王爷谬赞”。

只曹子慕一脸难受,李长铎又咳嗽一声,曹子慕才生硬地挤出一个笑说句祝贺,汪如晦也未介怀,只推说自己有事就退出众大臣的包围圈。

曹子慕转过头来一张脸上皆是不平,“王爷为何如此忌惮他?不过是个玩弄权术靠着吴贵妃上位的阉人罢了”。

李长铎的脸上也没了刚才的笑意吟吟,细看之下还有浓重杀气,“子慕,你太急了,斗过他不是那么容易,六哥的事恐怕与他脱不开关系”。

“王爷?您的意思六王爷这事也有西厂的手笔在里面?“曹子慕十分惊讶,六王爷突然造反的确蹊跷,但西厂如何干涉李乾铭行为?

“我了解六哥,他不会做这种没准备的事。”李长铎目露恨色,深吸一口气又平静下来,“但我还在查,现下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何查?咱们的人一直渗不进西厂”,曹子慕十分苦恼,看着阉人当道邺朝清明不复,他日夜忧心,才二十二就有掉发嫌疑。

“也许姑姑有办法”,李长铎语气犹犹豫豫,也是不确定的样子。

“唉……”

两个人齐齐望向汪如晦离去的背影,才几年,这个人怎么就如日中天了。

回去路上,汪如晦低声对步辇边上走着的大档头马惟忠吩咐,“在孙玄住处加派人手,可别叫他死了”。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