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9章 融融春日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34

“督主……明知道皇上不理睬,为何还得安排好人上奏章”,马惟忠下半张脸被青面獠牙面具档住,但依旧可可以看出诧异。“惟忠,倘若第一个说的人没出事了,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满朝“惟忠,若是第一个说的人没出事,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满朝文武,不只我们与吴喻来不对付”。。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9章 融融春日》精选:

“督主……明知皇上不理会,为何还要安排人上奏章”,马惟忠下半张脸被青面獠牙面具挡住,但依然可看出不解。

“惟忠,若是第一个说的人没出事,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满朝文武,不只我们与吴喻来不对付”。

“可皇上不发话,再多的人上奏也没用……”

“皇上也会有听厌的一天,他不会永远帮吴喻来收拾烂摊子”,汪如晦神色淡淡看向远处,“我们只需等待一个时机”。

谭决明来替江昭诊过脉后开了个方子叫人照方抓药交给后厨煎,每日早中晚给江昭送来三碗,这药苦得她舌头发麻,横下心才能灌下去。

这天正巧汪如晦过来,瞧着她喝起药来的狰狞样子,微微挑了眉,“很苦?”

“嗯”,江昭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瞧汪如晦。

“那我叫决明做甜些”。

“啊?督主,还是别麻烦二档头了,不就是碗药吗,能喝的能喝的”,江昭想自己客居西厂当尽量少添麻烦。

汪如晦瞥她一眼,“你脸再拧些该长皱纹了。”

“真的吗?有那么恐怖?”江昭赶忙调整表情。

“嗯,为一碗药老十岁不值当”,许是她这里茶好喝,汪如晦又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开始给自己倒茶。

“好……”

第二天的药果然味道变些,虽然仍然苦涩,但总归不那么难以下咽,江昭微笑,从药中咂出一丝甜。

江昭已经饮过一个多月药,又一直绕着院子跑,身体似乎已经比从前大好,至少与汪如晦打的时候能拿稳剑不被轻易抢去了。

已是春末,杏花都要凋敝,江昭的生活却逐渐趋于平静。

这天汪如晦又折了根树枝与她打——自然是让她一只手的,她扑上去凭着股狠劲竟然逼得汪如晦出了一直背在身后的右手,虽然最后仍是被汪如晦把剑击落甩在了院中另一处,但依然算巨大进步,江昭蹲在地上大口喘气,“督主不夸夸我?”

“好,你不错。”

江昭本是玩笑,没想到汪如晦真的开口,她自然开心。瞥见对方此刻眼神略带嫌弃,江昭赶忙站起来讲自己缓好了。

汪如晦继续说,“刚才那个动作没做到位,才会这么容易被我把剑甩出去,来,你重来一次。”

江昭又重复一遍刚才的动作,汪如晦说,“胳膊往里弯”,她跟着做。

“这样?”

“对,这样如果别人像我刚才那样还手,就挨不到你的手腕。再试一次”,汪如晦神色认真,比过江昭所见最称职老师。

汪如晦拿起树枝朝江昭击去,与刚才最后三招相同,这次江昭的剑没被击落,她反手将手腕从汪如晦小臂下绕过,将

汪如晦手里的树枝斩断。

汪如晦停手,“嗯,倒是真的不错。“

听出语气差别,江昭在心里撇嘴,哦,原来这次才是真心。

“谢谢督主夸奖”,江昭眨眨眼,她心情很好。

春光融融,这一刻镌进江昭心里,她想自己也许真的转运。

“以后打架可以不用这样不要命”,汪如晦似在看天,又似在看花。

“我还以为既然拿了剑,就是你死我活”。

“好,你很有胆,但该更惜命些,你还有比杀人更重要的事要做”。

“是什么?”

“以后告诉你”。

“以后是哪个以后?”江昭定定去看汪如晦,汪如晦回过头来,“看你表现。”

“督主不生气我这样咄咄逼人?”她在试探对方底线。

汪如晦笑得柔情缱绻,走过来捻起江昭鬓边一缕头发,“我一贯对美人宽容。”

而后拂袖离开,留江昭一个呆愣在原地。

其实那会儿江昭会错意,汪如晦是在嫌弃纪振邦替她买的衣服一言难尽,四个小太监给她抬来两箱衣服,黑白攒金银,一眼就瞧得出是汪如晦品味。

江昭挑起一衣角默然无语,汪如晦当真周全人,比她想的更甚。

有时候也会说些旁的,她善于察言观色,能瞧出来汪如晦哪天心情不好——许是因着吴贵妃?或者朝堂阴险,虽然明德帝不上朝但明争暗斗丝毫不少。

张远山从前就与他不睦,想来文官集团与宦官集团天然对立,文人又大多自诩清高不屑与阉人为伍,自然争斗不休。

汪如晦在江昭练剑时缚手站在一旁沉思,突然问出一句“如果人都会死,那活着的时候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好难的问题,连庄子都没参透,他却来问她——心事要与不相干的人说,这样比较安全。

江昭停下手里的动作思量片刻,捻起一朵花递给他,“能感觉到,就是真的,不管是快乐还是疼痛,只有活着才能碰到。”

汪如晦盯住手里的花,片刻后莞尔,“说得对。”

他神色近乎温柔,江昭很少见这样的汪如晦,他一贯冷脸,不知在想什么。

“督主不必犹疑。”

“你知我在想什么?”汪如晦声音依然淡淡。

“不知,但很多事,只要活着,就一定得去做”,无它,汪如晦纠结在闲适生活和世间繁冗二选一,后者可能还要搭上尊严——与他写在脸上的傲骨背道而驰,但他一定有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不过她不能说,偶尔胆大是凸显她独特,话太多就真的留不得。

“好”,十六岁少女讲起人生大道理来也头头是道,听得汪如晦一愣一愣。

“督主,我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去找你吗?”她在后院拘着像蹲监,实在没趣,问出口又觉得自己唐突,她应当是不能见外人的,于是又补一句,

“不不还是算了,这样不安全 。“

“你可以来,但要躲着些人,若是碰上了四位档头以外的人要告诉我一声。“

“好。”她还是别出去,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汪如晦却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就瞧出她的敷衍“你的确可以来,西厂里你想去哪就去哪,不必拘着。”

江昭愣了一秒,大概她习惯否定自己又绝不会说出自己真正诉求,别人应了也怕给对方添太多麻烦,一定要对方肯定三次才确定不是客套。

她好惊讶,为对方这样懂她,于是这次终于露出一个真正的笑容,“好,那我有事就去找督主。”

“嗯。”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