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10章 不如来本督书房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34

这天江昭那真来找汪如晦,见他在书桌前皱眉头翻一份奏折,神色不虞,便问他怎么了,汪如晦迟疑片刻直接将手里的奏折递回来她,“你看。”江昭接回来读了一遍,读得她心惊肉跳,江昭接过来读了一遍,读得她心惊肉跳,这折子居然是参他觊觎吴贵妃——。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10章 不如来本督书房》精选:

这天江昭当真来找汪如晦,见他在书桌前皱眉翻一份奏折,神色不虞,便问他怎么了,汪如晦犹豫片刻直接将手里的奏折递给她,“你看。”

江昭接过来读了一遍,读得她心惊肉跳,这折子居然是参他觊觎吴贵妃——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汪如晦与吴贵妃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只有皇帝不知道——说不定皇帝也知道,无所谓,反正从来没人挑明,大家相安无事。

这份折子表面上只参他未祸及吴贵妃,但若是皇上看到,必然大发雷霆降责两人,这个上书的王光北也跑不脱——

将别人给皇帝戴绿帽子这种事直接说出来,还写成奏章让鸾凤阁的人传阅,怎么看都是活腻了的表现,而汪如晦居然也直接递给她看,真真一个两个都厉害。

“这是……”她又瞥了一眼署名,王光北,应当是个御史台的言官吧,“这人不是右丞相的人,所以是吴公公的人?”

右丞相齐惠然与她父亲张远山还有六王爷皆是一脉,只不过齐惠然老奸巨猾些,李乾铭造反的事没波及到他而已。

她在自家书房待得久了自然知道自己亲爹有什么党羽,而鸾凤阁其他两位都是极其中庸的人,不可能干这种蠢事来平白惹汪如晦一次。

皇帝看不看得到奏章都两说,当然伤不到汪如晦根基,反而会被他疯狂反扑。

“嗯,吴喻来狗急跳墙竟然做出这种事来倒也出乎本督意料”,

汪如晦神色不善站起身活动一二,今早在鸾凤阁吴喻来笑眯眯地将这份奏折递给他看,还说了句,

“这人竟然这样胡言乱语有辱天家威严当重处才是”,分明就是前几日孙玄上书的事惹得他来报复。

“督主打算如何?”江昭知他如此就是暂时没有清晰决断,但还是得问一句。

“你以为该如何?”汪如晦果然反问她,其实他真想直接把这人杀了了事,但奈何杀了他正中吴喻来下怀,因此不是最好选择,他还有一大堆奏折要看,吴喻来怎么跟苍蝇似的,这事弄得他又想笑又想杀人。

“这份折子到目前为止有几个人看到?”

“只我与吴喻来,是他直接给我的。”汪如晦回到一边软榻上坐下为自己倒杯茶,“坐”。

江昭点头坐在汪如晦对面,“哦,那督主暂时还不能杀这个王光北。”

“为何?”他知道,但他想听对方说。

“许是督主做事太滴水不漏抓不到旁的把柄,才让吴公公出此下策”,的确,汪如晦与吴喻来不同,他谨慎得让张远山头疼,不像吴喻来一样有一堆烂账可算,

“王光北上这份奏折就是冲着死去的,此书一上,不是死在皇上手里就是死在督主手里,想必吴公公给过他什么比命还重的筹码,许是抓了他家人什么的吧。”

江昭顿一顿继续开口,“这无关紧要,但总之杀他会落人口实,这事有一天兴许还会从吴公公嘴里传到皇上耳朵里,总还是不妙。”

汪如晦看上去听得很认真,“那我该拿他怎么办,总不能叫他这样凭空污本督清白”,

眼神委屈好像真的无可奈何,实际不过懒得想,反正杀了这人的后果他也兜得住,大不了连吴喻来一块杀,就是时候没到要麻烦许多而已。

看着汪如晦一副可惜了的表情,江昭有些无奈,

“督主或许可以将这份奏折添两笔再改一改,改成吴贵妃指使督主戕害后宫妃嫔请皇帝做主”,明德帝当然知道他心爱的吴姐姐戕害后宫嫔妃,不管而已。

“哦?”汪如晦一挑眉,显然对此刻对话产生兴趣,“然后如何?“

“再想办法让皇帝看到这份折子,他应当会说吴贵妃两句,吴贵妃也一定会知道折子是吴公公指使人上的,就会警告吴公公别自作主张和督主作对。

吴公公见不到折子也无从分辨,只会觉得懵,而督主这边则明着给这个王光北略略抬半阶官位,再查一查他平时与谁交恶,略略贬那些人半阶,王光北从此被文官集团和吴喻来抛弃。”

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江昭甚至有些口渴。

汪如晦听得眼睛都笑弯了,张家三代为官,生个女儿从小耳濡目染恶心人的本事与他不遑多让,“小江昭好坏啊。”

“哦?明明是督主叫我说的,现在又说我坏,这可伤了心了。”江昭也做出西子捧心状来与他逗闷子。

“本督还没说完呢”,汪如晦冲她眨眨眼,“可是本督喜欢。”

“督主谬赞。”其实更想问是喜欢人还是喜欢这个主意。

“找我何事?”

“有一动作不懂。”

“不如等你剑法学完了每日都来我书房里候着?本督一个人处理这许多事,烦闷得紧。”

江昭扫了一眼堆成小山的奏折,笑了笑,“还未恭喜督主升官。”

“我怎么瞧着小江昭在揶揄本督。”

“我怎么敢。”她眨眨眼笑得一脸鬼精。

这时谭决明过来通报,“督主,平南王郡主求见。”

汪如晦愣了一瞬,“她来做什么?”他与这位郡主并不太相熟。

江昭也愣住了,平南王段克定是邺朝现今唯一的异姓王,祖上功业丰厚,段克定更是历经三朝,资历非比寻常。

只不过段克定子嗣艰难,上了年纪只得一个女儿段楚楚,即这会儿正立在门外的平南王郡主,这位郡主生得极为貌美,但从小被惯得飞扬跋扈,行为乖张声名狼藉,她与江昭也算“旧相识”。

当年簪花诗会段楚楚输给她只得第二,一气之下用鞭子抽碎了江昭手边那张桌子,她美得生动,骄阳烈辉桃树生花,即便生气,也眼角眉梢皆是风情,因此彼时她被江昭轻而易举地原谅。

“凭什么是你?本郡主的诗不够好?”段楚楚是真的很生气。

江昭笑笑,“我觉得郡主的诗已经很好,也许是我运气更好吧。”

“得了便宜还卖乖?”段楚楚的指头都要指到她脸上来了。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