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18章 书房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1

江昭逆光拍摄站在门口,笑意盈盈,汪如晦也答一句,“好,你很九点。”汪如晦好像始终是将奏折拿回来家里来批,现下有淡淡乌青,看上来一宿都没睡,江昭见他皱着眉正低下头看地图,汪如晦似乎一直是将折子拿回家里来批,眼下有淡淡乌青,看上去一宿都没睡,江昭见他皱着眉正低头看地图,便放轻脚步到一边站着。。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18章 书房》精选:

江昭逆光站在门口,笑意盈盈,汪如晦也答一句,“好,你很准时。”

汪如晦似乎一直是将折子拿回家里来批,眼下有淡淡乌青,看上去一宿都没睡,江昭见他皱着眉正低头看地图,便放轻脚步到一边站着。

“乌勒小股骑兵一直来边境骚扰,派人打又找不见踪迹,你觉得该如何处置?”突然出声将神游的江昭拉回现实,他一手撑着腰,一手拿笔在地图上标出了几个乌勒骑兵经常来犯的地方。

乌勒是前朝残部,能征善战,后来被邺朝的开国皇帝一直赶到北境去了,但这些年大战没有,小战不断,经常是抢了就跑,游击战,邺朝这边也很头疼。

“我觉得……”江昭思索了一番,谨慎开口,“既然他们想要好处,不如开放互市,以牛羊换他们产不出的货物,听说乌勒人不种粮食,总不见得一年四季都只吃牛羊肉吧。”

“可他们能抢来的,为什么要换呢?”汪如晦笑眯眯地看着江昭。

江昭有些紧张,“呃……不如先陈兵边境,那边不动我们就不动,那边动我们就穷追猛打,先抓几个将领作为人质,乌勒国力远不如大邺,几个月抢不到一点东西又折了大批人马,它们吃不消。”

“然后呢,该如何?”汪如晦不再看地图,直起身来瞧着江昭,露出赞许的目光。

“这时候再派使者去,说明邺朝愿意与他们联姻,互通有无。先打再拉,应当能成。”

“与本督想到一块去了”,他将笔一撂。

“既然乌勒如此猖獗,这之前几十年为何没人提出这种做法?”江昭也站近了些,这样在一间房里站个对角线说话始终有些奇怪。

“起初乌勒并不是这样,近两年来不知为何经常派人过来,许是族内主战贵族势力逐渐抬头?”汪如晦转过身来靠在桌子上专心与她说话。

“原来如此。”

“你对兵法很感兴趣?”

“并不,我对志怪小说更感兴趣,只是这做法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并不难解决。”

“你爱好似与寻常女子不同。”

“也不是刻意如此,只因为母亲去得早,父亲也不甚管教于我,才将我养得如此发挥天性”,江昭自嘲地想,若是父亲对她多加管教,她如今恐怕会长成另外一副样子。

“读过很多书?”

“是,我父亲毕竟是个文人,家里最多的就是书,不然也没什么其他的事可做。”

“本督现在越来越感谢张远山了。”

“督主谬赞。”

不知为何,两人都冷着脸,即便是夸赞,也没有多余表情。

汪如晦又拿起笔在地图上勾画。

“还有一事,近日不知为何,百越也时常从南边来犯,都只是小股军队来骚扰一下。”

“百越?他们怎么敢”,江昭的声音似终于有一丝笑意。

“哦?何出此言。”

江昭又笑了笑,“据我所知,百越境内只有一条主水,沉渝江,而沉渝江的源头在我大邺境内,我们只要修堤,他们的庄稼就得旱,再狠些,在江里投些东西,百越岂不是要灭国了?”

“哈哈哈,你真是聪明得紧”,汪如晦眼中的称赞更甚。

“督主一夜未眠?”他脸上倦色浓重。

“也不是,刚才小憩过一会子,只是战报还未看完。”

“督主好生勤勉。”

“小江昭好生冷漠,说话惜字如金,叫本督伤心。”

江昭惊觉,自己的猜疑和怨气依然藏在吐出的每一个字中,被汪如晦轻而易举察觉,于是清清嗓子,

“督主想多了,我只是还未睡醒而已。”

“真的?那再回去睡会儿?”

“不用了,看着督主如此勤勉,我这个做下属的怎么能偷懒呢。”

“好呢”,汪如晦脸上倦色更重,他拿起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

“督主还是多注意休息,不然若是去鸾凤阁商议事情,他们该说督主没有精神。”

“他们应当不会像你一样关心本督”,汪如晦将镜子放下坐了下来。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关心你了?“这便好,不然我还担心督主要被那些人评头论足呢。”

汪如晦见江昭摆出虚伪笑脸,就知她定在心里暗暗骂自己,“茶好像凉了呢,麻烦你了”,他也摆出虚伪笑脸将茶壶递给江昭。

她只能去煮茶,一边煮一边翻白眼,煮好晾好后提着茶壶回来,“督主觉不觉得百越和乌勒是商量好的?”

“觉得,他们应当是通过气了”,汪如晦目不斜视。

“只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他们明知打不过,难道是想借机要些好处?”江昭给汪如晦把茶续上将杯子推过去。

“我现在也暂时不知,还在派人查,只不过我觉得小江昭很有天赋,不如每天都来我房里……”他突然笑着抬头。

“做什么?”江昭脱口而出才知自己失态。

“当个军师啊,你想做什么?”汪如晦眨眨眼,似是十分无辜。

她算明白了,这人就是故意的,“我想也是,只不过我太愚钝,怕误了督主大事。”

“不会,我觉得你很适合呢。”

“那就多谢督主栽培了。”

晨光熹微,照在两人身上,一派和谐。

江 昭每日在汪如晦书房和杏苑疲于奔命,萧行洲是汪如晦暗卫,只听汪如晦一人号令,从不与谭决明打照面,来的时候脸上也总是蒙着黑布,

“别对旁人说起我的存在,谁都不行”,江昭点头表示明白,原来汪如晦不信谭决明,不,他可能谁都不信。

“萧大人可否与我交手?我想试试”,江昭笑脸诚恳,对面很难不答应。

于是交换数十招,已有些不分上下之势,萧行洲走后,江昭拿起自己从萧行洲身上钩下的一缕布条细细端详,又拿出那日在张府门上取下的布条。

“的确是一种料子”,江昭笑了,看来汪如晦真的有求于自己?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江昭进出汪如晦书房已经如同出入自家大门,平日里做得最多就是替汪督主研墨翻折子,当然还一应承包了端茶倒水等活计,但江昭仍然觉得这比从前好多了,从前的生活与蹲牢真的没什么太大区别。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