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19章 难得闲适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1

汪如晦始终与她讨论政事,又叫她讲自己的想法,基本上是手把手在教,她非常很好奇,汪如晦对自己的定位那真从杀手变为军师了?她这么问,汪如晦而已淡淡回道,“本督瞧着你天赋“好,行”,江昭忙不迭点头,汪督主总是占理的。。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19章 难得闲适》精选:

汪如晦一直与她探讨政事,又叫她讲自己的想法,几乎是手把手在教,她十分好奇,汪如晦对自己的定位当真从杀手变成军师了?

她这么问,汪如晦只是淡淡答道,“本督瞧着你天赋秉异,应当能胜任两份工作,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帮本督处理政事,也不耽误你杀人的。”

“好,行”,江昭忙不迭点头,汪督主总是占理的。

有时他懒得自己一一批注,就由他念江昭来写——这是将她当苦力用了,江昭不忿。

“嗯,小江昭的字写得真不错,狂放大气,有魏晋遗风。”汪如晦在狂放大气四个字上加了些许重音,他是说她字写得太潦草了呗?但无妨,他敢夸她就敢接,

“督主夸得这样直白,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能知道不好意思就好”,汪如晦正斜靠在榻上饮茶,一副压榨长工的地主模样。

被呛了一句,江昭也忍不住了,

“督主这里每日有几十上百份折子,批注几乎全是我代督主写的,督主整日里除了饮茶,就是玩手上的那串珠子,没得正事可干,我这样辛苦写得潦草些也是有的,督主还阴阳怪气,真真可恶。”

“哦,是吗?有这么多吗,本督倒是没注意,以后会多加体恤的”,他抿了一口茶水,这茶不错。

“哦”,江昭又冲他翻白眼。

也不知是两人间有了些共识还是怎么,汪如晦觉得江昭好像没有从前那么尊敬自己了——兴许是真的熟了?感觉她经常暗暗骂自己呢,还翻白眼,唉。

“督主,我和前面几个住在杏苑的人,谁比较优秀啊”,她现下已经能坦然地说出这种话了,还在认真写字,只是插空问他一句。

“当然是你,你比她们加起来都强呢”,汪如晦很是闲适,漫步过来从江昭手里抢下一份折子。

“那就好”,看着面前的人堆出一个虚伪笑容,她又在心里骂自己了?

“督主,你干嘛总拿我手里的,旁边有没写的,你不能自己取吗”,江昭又幽幽地说。

汪如晦笑眯眯地摇头,“我懒得过去,你可以再拿份新的啊,你离得近嘛对不对。”

“是啊,好近,足足比督主近了三尺呢”, 江昭忙不迭点点头。

于是江昭头上挨了一记敲,“哼,本督瞧着你近日胆子越发大了。”

这天萧行洲又来,却不在房中见江昭身影,正奇怪着,一清秀男子提着剑朝他攻了过来,他赶忙抽出刀应对,两人交换了十招,萧行洲却觉得越打越不对,这人怎么那么熟悉?

愣神一刻年轻男子又扑上来,这次与刚才不同,他挽了个剑花朝萧行洲脸过去,萧行洲避之不及叫对方挑落自己面上黑布,眼前男子比他还慌,赶忙捂住眼睛,“我什么也没看见啊,别灭我的口。”

萧行洲有些无奈地把黑布重新罩好,“你是不是江昭,再不说我可下死手了。”

“我是我是”,江昭赶忙把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扯了下来。

“你胆子倒不小,我要是没认出你怎么办?”萧行洲收了剑立在原地。

“萧大人这样机敏,不会被我骗了的,何况我还可以求饶啊。”小姑娘歪着头笑得眉眼弯弯,行洲心也软下来,”你现如今的易容水平,已经可以出门了。“

“真的吗,那我一会子就去找三档头。”

“好。“

“我刚才看见你的脸……没关系吧”,

江昭犹犹豫豫开口,问得委屈巴巴,但其实她是故意,一个不知道脸的人总归太危险,萧行洲下颌上有一块青黑胎记十分瞩目,这样就更加好记了。

萧行洲颇有些无奈,“按理来说我是个杀手,不能露相,但你都已经看见了,有什么办法,下次不许再这样了。”

“好!我保证不说出去!”江昭以手指天发誓,“那如果杀手露相了又该如何?”

“就要去找李鬼手改头换面。”

“李鬼手?从来没听过……”

“一个神医,居无定所,常年在江上漂行,据说他可以在人脸上动刀换脸,神通很大。”

江昭点点头,“那也太疼了,还是算了”,又苦巴巴瞧着萧行洲,“我的剑法都是督主教的,我明明认真在学,但是怎么发挥不出督主十分之一威力?”

如果江昭能看见萧行洲的脸,一定会瞧出向往与崇拜,“一方面内力限制,另一方面督主根骨奇佳,属于老天爷赏饭吃,咱们就不行了,不过你放进人堆中也算有天赋的。”

“喔……”

江昭易容好来到前院,见纪振邦正在百无聊赖地晒太阳,上前去叫他,“你陪我出去逛逛好不好,我可以出门了。”

“好啊好啊”,纪振邦比江昭还急切,显然是”闲“得太久了,”我们快走。“

“我知道一家贼好吃的烧鸡,我带你过去尝尝?”西厂三档头一向于吃十分在行。

“你说的是东街那家?”江昭也对吃十分上心。

“东街那家不正宗,我带你去个正宗的,在北街一个巷子里。”

“我也是邺京人好不好,我怎么从未听过,你可别骗我。”

“打赌吗。”

“赌什么。”

“谁赢了包对方以后半年的烧鸡”,纪振邦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赌”,输赢无所谓,能吃到好的左不过多花些银子,她很乐意。

两人一路来了北街,路上一直拌嘴拌得不亦乐乎。

“唉,你说是不是人年龄一大就喜欢催着自己儿子找媳妇啊”,

纪振邦想起昨天回到家老娘拉着他说道他让他快点找个媳妇,说着说着还假哭起来一边做抹眼泪的动作一边说,

“哎呀,老婆子半截入土的人了,就想着能抱上孙子,结果我儿子连个媳妇的影也见不着,老婆子可哭死了。”

“是啊,不仅催,还要自个给你物色呢。”江昭想起张咏思从前遭遇,有些感叹。

“唉还真是”,他娘昨天说已经拖了媒人给他介绍,介绍来的他又不认识,万一不喜欢怎么办?“我娘就说要给我介绍。”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