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0章 翠蜡栏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2

“没事儿,你要不然不不喜欢,就说你在西厂现任职,是个太监,姑娘准保就走了”,江昭捉狭地笑了笑,西厂并不全是太监,四位档头与大半厂卫都也不是。纪振邦低下头看自己某处,“啊,那纪振邦低头看自己某处,“啊,那这传出去岂不是坏了我的名声了”,纪振邦摸摸自己的光头,有些为难。。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0章 翠蜡栏》精选:

“没事,你要是不喜欢,就说你在西厂供职,是个太监,姑娘保准就走了”,江昭促狭地笑了笑,西厂并不全是太监,四位档头与大半厂卫都不是。

纪振邦低头看自己某处,“啊,那这传出去岂不是坏了我的名声了”,纪振邦摸摸自己的光头,有些为难。

“那你就自个赶快找一个,省得你娘天天唠叨你。”

“我上哪找去啊,成天都见不着几个姑娘,唉。”

“那你就从了你娘介绍的姑娘吧”,江昭吓唬他。

“不行,我一定得找个喜欢的”,纪振邦像下定决心,绝不能让自己老娘左右了去。

“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那种,傻乎乎的,长得可爱些的。“纪振邦说着嘿嘿地傻笑起来,像是陷入某种幻想。

“欸!别想了,到了。”江昭在纪振邦面前打了个响指将他惊醒。

“嗷,嘿嘿嘿能吃烧鸡了。”

纪振邦与这儿的老板相熟,一进来就有人招呼他,“哟,三档头来了啊,今儿还带了个小姑娘,快快来坐下。”对方给他们指了个僻静的桌子,还为他们拉开凳子。

“欸,老于,今儿还要那个啊,我带她来尝尝你们的招牌。”纪振邦已经垂涎欲滴,江昭闻着香味也有些迫不及待。

“好嘞,您等好嘞”,老于一抹袖子绕进后厨,他不仅是老板还是大厨,这烧鸡配料是他独门秘籍概不外传。

一会儿一只烧得金黄的整鸡端了上来,老于给他们撕开,“可以吃了,趁热吃嗷。”

江昭食指大动,拿过筷子就夹起一块,的确比她从前去的那家更美味,她决定以后多向纪振邦请教。

江昭有些恍惚,来了西厂反而过上了更加简单的生活,这是她从未想到的,纪振邦虽然武功不如马惟忠和谭决明,但人是个有趣的,心思也不太重,嘴贫得很,跟他这样单纯的人呆在一起更让江昭觉得轻松,她莞尔一笑,

“你太厉害了吧,这种地方都能找到,这也太好吃了,这局算你赢。”

“我就说嘛哈哈哈哈哈”,纪振邦开始擦嘴上的油。

江昭却不知道她身后的状况,从江昭迈出西厂的那刻起,就有十来个黑衣人一直跟着她,伺机下手,而萧行洲则又带人尾随这些人,一路跟着,一路解决,为首的那个长了一双笑眼的男子一路上已与萧行洲交了三次手,两人都未将对方制服,仍在对峙。

“老大,他们吃得好香,我也想吃”,萧行洲的一个手下眼巴巴地望着江昭面前的那盘烧鸡。

“牡丹,不要闹了,你一个刺客,吃太多飞不起来怎么办。”

被叫做牡丹的男子委屈地低下头小声说,“可是看起来真的好香啊。”

说话间两边又交上手,对方在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跑了,萧行洲开始擦自己的刀,“还是督主英明,知道叫我们提前跟着趁机解决这些人。”

“老大,这些人为什么跟着三档头啊。”

“不是三档头,别问了,以后会告诉你的。“

“哦……”

这边刚才逃走的男子一路翻进了翠蜡栏,翠蜡栏是邺京最大的销金窟,装得富丽堂皇,里面的女子各式各样,号称每个男子来这里都能找到自己的心仪类型。

最出名的就是这儿的头牌红玉姑娘,不仅长得国色天香,琴技还十分了得,为买她一夜一掷千金已成为京中达官显贵的新风尚。

这男子来到平日里无外人踏足的内院,跪下向一中年男子复命,

“父亲,汪如晦那边一直派人跟着,我们的人接近不了。”他扯下面上的黑布,露出一张尚有些稚嫩的面庞来,不过十七八岁,一双眼睛十分明亮,但此时眼神中显然有些懊恼。

“无妨,齐儿不必自责,以后还有机会的,你起来吧。”中年男子捋了捋胡子,“汪如晦真是个大麻烦,可惜我们这边没有得力人手,不然直接将他杀了了事。”

沈齐想起自己与那位西厂督主交手时对方将自己轻松压制然后吊着他玩儿的经历,太丢脸了,“孩儿会努力练功的,将来有一天一定能赢他”,沈齐下定决心想明天绝对不能再睡到辰时了。

父亲摸了摸他的头 “冬天要来了,可汗会来邺京,我们要做好准备。”

“是。”

江昭与纪振邦从从店里出来时两人都非常满足——虽然她要负责纪振邦以后的十只烧鸡,但这儿的烧鸡未免太好吃了,这买卖不亏。

两人正走着,一个戴着年画娃娃面具的人冲到江昭面前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纸,江昭还没反应过来这人就继续往前跑了。

说是跑,实际是跳,这人一直蹦着往前走,且路线诡异没有规律,像是随心而动东一下西一下,他似乎并不怕官府来抓他——因为抓不住吧,这人武功不差,江昭心想。

他给这条街上的每个人都发了一张纸,若是对方不要,就硬塞到对方怀里,,此刻满街的人都如她一般低头在看手里的纸,只见上面写着“明德无德,宦官当道,推翻邺朝,天下大同”,

这人不要命了?是个疯子还是被谁指派的?江昭十分惊讶,邺京天子脚下,竟然也有这种事?

纪振邦又挠了挠光头,“这人有病吧,回去得跟督主说一声。”

怕惹祸上身,她将纸扔了,但街上也有胆子大的将纸收了起来,不知是打算回家观赏这十六个字还是要如何。过了一会那人又从她面前路过,似是已经发完了全部的纸张。

她好奇地望了对方一眼,却透过面具上眼睛处的窟窿发现对方也在望她,她赶忙将眼神收回来,她并不想招惹一个看上去不太正常的人。

这事很快就传遍京城,成为茶余饭后议论头条,如惊雷入水般让人们蠢蠢欲动,为烦闷压抑初冬上一笔浓墨,汪如晦也让马惟忠去彻查此事,然而一个多月下来一无所获,那人从那天起就销声匿迹再无踪影。

而朝廷果真如江昭所说在边关陈了兵,又派了使者去百越,说打算在沉渝河上游修堤云云,最终三国一拍即合,决定由乌勒和百越派人出使邺朝议和。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