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1章 和谈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3

汪如晦刚从鸾凤阁回去,“你今儿个陪我入宫,皇帝在太和殿摆宴款待百越和乌勒使者,我带你去宫里陌生陌生路线。”“陌生路线?”“以后进来杀个人什么的,更方便”,汪如晦一脸“熟悉路线?”。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1章 和谈》精选:

汪如晦刚从鸾凤阁回来,“你今儿陪我进宫,皇帝在太和殿设宴招待百越和乌勒使者,我带你去宫里熟悉熟悉路线。”

“熟悉路线?”

“以后进去杀个人什么的,方便”,汪如晦一脸云淡风轻,仿佛让江昭去喝茶而已。

她耸耸肩不知可否,还不如以后晚上自己多去转转。

“来的都是谁?”汪地主家的长工江某又在替自家地主批折子,只抬了一下头。

“乌勒来的是他们的新晋可汗苏比加兰,百越也来的是他们的大统领仁光河”。

“原来乌勒现在已经不姓包云了?没想到乌勒的内斗也这么厉害。”

“是啊,原来包云一脉主和,这个苏比加兰,却不太安分。”

“我还是不能理解他所作所为,这样不明智。”

“也许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呢。”汪如晦笑得一脸神秘,也许他知道原因。

太和殿内,江昭跟着汪如晦进来,皇帝今儿只请了鸾凤阁的五人和两位使者,菜式皆是按着百越和乌勒口味做的。汪如晦来时两位使者还未入座,皇帝左手边坐的是左丞相裴冕和右丞相齐惠然,右手边则是另外三人,江昭赶忙低头,她爹曾商议与齐家结亲,齐惠然见过她。

不一会儿两位使者也进了殿,苏比加兰是一个身材修长的英俊男子,且一看就不是中原人——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江昭倍感亲切,从小到大她周围都是汉人,不少人第一次见她都被她眼睛颜色吓到,现下倒是遇见个同类,她多看了几眼,对方似感觉到她目光,也转头来看她,她赶忙将头低下——她现在扮的是个太监,不能叫人看出端倪来。

苏比加兰单膝跪地向明德帝行礼,说愿意娶邺朝宗室女子与大邺永结秦晋之好,明德帝自然满口应下,皇家最不缺女人,他看尚未婚配的十七公主就不错。

当殿宣旨,着十七公主李锭纾年后就赴乌勒和亲,嫁与苏比可汗为大妃,什么?有没有问过十七公主愿不愿?好笑,家国大事,几时轮到她做主?

仁光河颤颤巍巍,只要邺朝不在沉渝河上游修堤,百越愿意永远称臣。

这事解决起来好简单,比揣度人心还容易,结果明明白白在眼前,谈判不过走个形式,最重要是什么,兵啊,今天不想跪下行礼,明天就要被几十万军队追在后面跑,可汗不如县令的。

江昭暗暗感慨,一力降十会,再多的诡计都不如真正的实力来得有用,不知为何苏比加兰不懂这个道理?

宴席散了后汪如晦被左丞相留住寒暄,她不方便站在一旁听他们议事,就先退出来在殿外等着,却不想苏比加兰径直向她走过来,她不知这人是否冲着她来,就急忙后退,往殿旁边躲,对方却仍然跟上来,真是来找她的,为何?

此处无人,且正处在月亮的阴影里,江昭打算直接跑掉,却被苏比加兰挡住去路,“苏比可汗”,江昭弓着腰行礼。

苏比加兰牵动一只嘴角笑了笑正要开口,后面传来汪如晦声音,“苏比可汗堵着我的随行太监做什么?”又转向江昭“你还不快给本督过来?”

江昭一溜烟跑到汪如晦身边压低声音,“督主,你回来了。”

“哼,一会子不在跟前就乱跑”,汪如晦将江昭拉至身后。

“本汗见汪督主身旁这个太监长得清秀,想上前问两句话罢了”,苏比加兰眸光灼灼,还盯着江昭。

“可汗对我们这种身子残缺的太监也有兴趣?真是爱好广泛,我们这样子活着实在不容易,可汗莫这样为难”,汪如晦呛得得苏比加兰一愣,终于收回视线。

“汪督主说笑了。本汗还有事,先走了”,苏比加兰深深地望了江昭一眼就离开了。

“好,可汗慢走,不送。”

“督主,这人想干什么?”江昭被惊出冷汗。

“谁知道呢,许是他们乌勒人有些不同吧”,汪如晦还在看苏比加兰离去背影。

“喔,可能因为我的长相吧,他以为我与他同族。”

“也是,小江昭长得这样美,吸引男人目光也是有的”,汪如晦语气故意泛酸,还幽怨地看一眼江昭。

江昭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督主莫这样看我,我怕。”

“怕什么,本督在夸你呢。”

“咱们回吧督主”,她受不了了。

“好呢。”

江昭跟在汪如晦身后,回头望了一眼太和殿才提起衣摆离开。

第二日入夜,确认过汪如晦的确忙得无法分身后,江昭翻出西厂直奔平南王府。

她在太和殿从头到尾没抬过头,苏比加兰不可能注意到她,他摆明提前知道她身份直接冲着她来,疑云重重,她要先从那块帕子查起。

偌大平南王府只住着两个主子,在黑夜中空旷又寂寥,一路翻进后院段楚楚房间,段楚楚房间灯还亮着,她趴在屋顶上小心翼翼挪开一块瓦片朝下望,出乎意料竟然真的看到梁千,只不过他脖子上栓了根大拇指粗的铁链,另一头系在屋中楔子上,这是……

江昭疑惑,继续看去,见到段楚楚扬手扇了双眸低垂的梁千一巴掌,“还敢不敢跑了?”

梁千仍然没抬头,低声答一句,“还敢”,这声音似乎有笑意,江昭即便看不见他的脸也想象得出他说这话的表情,那种她见过的恣意闲适神情。

旋即又挨了一巴掌,扇得他头偏到一侧,“上次你把本郡主赐的帕子弄丢本郡主还未罚你,蹬鼻子上脸?”

江昭瞪大眼睛,他俩什么关系?段楚楚到底是不是那个雇主?

梁千似乎受过伤,说话有气无力,“你到底什么时候放了我。”

段楚楚伸手抬起梁千下巴,“怎么会,我还没玩够,你继续跑试试看啊,看本郡主抓不抓得到你。”

江昭瞬间明白,梁千的雇主不是段楚楚,他只不过恰好犯在段楚楚手中,又被她看上而已。她一贯喜爱豢养宠物,有时候是大型猛兽,有时候……

线索又断了,她轻轻叹一口气,盖上瓦片转身回了西厂,段楚楚能不能帮她查一查这件事呢?

于是她每日都抽空过来平南王府,段楚楚似乎格外“疼惜”梁千这个宠物,每日拴着链子遛梁千如遛狗,花园就是他唯一放风处。

可她忘记除了汪如晦,萧行洲也是她老师,而她现在还没有青出于蓝。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