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2章 试探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4

邺京冬天里了来临,万物凋蔽,平南王府的树都渐渐挡忍不住江昭身影。江昭敢轻举妄动,段楚楚不见得会帮她。也不能够来硬的,先再说段楚楚武功十分很不错她不见得能赢,即使她打得过江昭不敢轻举妄动,段楚楚未必会帮她。也不能来硬的,先不说段楚楚武功非常不错她未必能赢,就算她打得过,她闭上眼都能想象出对方梗着脖子对她说“有本事你就砍”的神态,又或者直接绑了梁千威胁她?。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2章 试探》精选:

邺京冬天已经到来,万物凋敝,平南王府的树都逐渐挡不住江昭身影。

江昭不敢轻举妄动,段楚楚未必会帮她。也不能来硬的,先不说段楚楚武功非常不错她未必能赢,就算她打得过,她闭上眼都能想象出对方梗着脖子对她说“有本事你就砍”的神态,又或者直接绑了梁千威胁她?

她长叹一口气,她真的没有把握。

今日回到杏苑关上门刚打算点灯,影影绰绰看到黑暗里坐着一个人影,她呼吸一滞朝后退靠在门上,试探地问了一句,“督主?”

一阵气流掠过,屋中灯被点亮,汪如晦静静坐在她屋中桌旁,露出他那种标志性似笑非笑神情,“去哪儿了?”

江昭深吸一口气,她明明避开了所有暗哨,为什么还是被发现了?

“督主……我出去逛逛而已。”

“是吗?”汪如晦没在看她,反而伸手去触摸桌上烛火,动作缓慢 ,但一下一下让江昭的心跟着那簇火苗摇摆不定,她死扣着背后的门思量对策,屋内陷入沉默。

汪如晦继续说,“平南王府风景好吗?”

江昭的心沉了下去。

“我的小江昭,有没有听过,见过,对本督有二心的人是什么下场?”汪如晦终于起身,踱步到江昭面前低头盯住她。

江昭整个人都笼在汪如晦背后烛火投出的阴影中,只有一双冥火般的眸子幽幽盯着汪如晦描金衣领,不知在想什么。

下一秒她突然抬头,“可是督主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只能自己查。”

眼神好无辜,像受过天大委屈。

汪如晦笑了,伸手抚过江昭脸庞,垂头在她耳边呢喃,“若是本督不想让你知道呢?”

“那督主打算怎么拦我?”皮肤距离太近会产生奇妙反应,汪如晦的脸与江昭相隔不过一寸,甚至看得清他鬓边的细碎头发,她不敢再侧头。

“小江昭不是经常去平南王府?没有见过梁千的待遇?”汪如晦反而转过头来看她,与她定定对视,漆黑双眸化为深渊,叫她心悸。

“督主……什么意思。”

“本督觉得你生得这样美,就是打断了腿拘在西厂后院养着,也一定看不倦”,汪如晦一只手覆在她脖颈上感受她脉搏跳动,“本督其实一直,都想这么做呢。”

江昭呼吸渐渐困难,不知是否她太纤弱,总让所有人以为她可欺又可控,

“那样的话,吴贵妃会生气的”,江昭轻轻勾唇。

“你说什么?”汪如晦的手骤然收紧。

江昭继续开口,“我说,督主这样做,会,惹,吴,贵,妃,生,气,呀。”她最擅长戳人痛处,又最不懂在吵架的时候别掀伤疤。

汪如晦一把提起江昭扣在背后门上,凑近她,“你不想活了?”

“督主这么生气?督主很想杀了我吗?督主为什么不动手?”江昭语气愈加轻快,“比起督主为什么留我在西厂,我更加好奇的是督主为什么给我赐名江昭?督主打的什么心思?”越念越快,江昭觉得自己肺里已经没有多余空气。

汪如晦扼住江昭脖颈的手也越收越紧,江昭见到对方这种神情,知道自己真的戳中对方痛处,于是闭起眼等待她今夜试探的最后结果,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被掐死的那一刻,汪如晦终于松了手。

她跌坐在地大口喘气,不用看也知道脖子受了伤,再开口说话都费力。

但她仍然挤出几个字来,“多谢督主放过。”

汪如晦居高临下看了她片刻,“你真的很有胆。”

江昭开始猛烈咳嗽,但语气毫不退让,“督主谬赞。”

汪如晦脸色更冷,一把捏住江昭右手腕将她提起来,“一定要本督说一句你顶一句?是不是一定要逼得本督动手杀你才算完?”

汪如晦的桎梏太用力,捏得她生疼,“那督主刚才怎么不动手?”

“你”,

江昭看到汪如晦狠咬了一下后槽牙,她的手腕关节被对方的陡然用力扭伤,疼得她瞬间眼眶发红。

“没有下一次”,汪如晦似乎意识到自己太用劲而轻轻松开手。

江昭没有遏制自己的流泪冲动,她眼泪汪汪地盯着汪如晦不说话,终于把对方盯得心虚,转头大步流星去取药酒,江昭看着汪如晦的背影无声勾唇,她的试探已有结果。

汪如晦把她摁在椅子上给她脖颈那道深深红痕上些药,这痕迹过重,印在她白瓷一样的皮肤上尤其触目惊心,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下手太重,于是放缓语气,“你不用着急探究,该告诉你的时候一定会让你知道”,又顿了顿补充一句,“我不会害你,你可以信我。”

汪如晦动作很轻柔,抚平一些江昭的火气,于是她也答了句,“好。”

“下次不要那么说话。”

她感受到灼人视线抬头,汪如晦居然在定定看她,这一刻的认真神情让她也有几分愧疚,“是我失言,下次不会了。”

“无论你现在怎么想,你以后都会明白,只有西厂才是你最可靠归属。”

是西厂还是汪如晦?

江昭轻轻点头,“好,那我等着。”

汪如晦又抬起她右手替她涂药,神情像在擦拭一块最脆弱玉璧,于是江昭开口卖乖,“明天可不能帮督主写批注了喔,督主就受累多写几份吧。”

“对不起”,汪如晦轻轻吐出三个字。

连江昭也没想到汪如晦会这样干脆地道歉,一时接不出更好的下一句,只能干巴巴地答句,“没关系。”

于是两人又陷入沉默,良久,汪如晦才继续说下去,“段楚楚,她与这件事无关,她和梁千扯上关系纯粹是意外。”

江昭点头,“我也这么想。”

汪如晦在她对面坐下来,“如果你愿意相信我,就先放下这件事,不要以身犯险。”

江昭甚至没有眨眼,斩钉截铁答一句,“我愿意。”

冥冥之中无缘无故,她就是愿意信他,不管这个人在世人眼中是什么形象,她就是无端觉得他真的不会伤害她,这一次她愿意被自己霸道而武断的感性引导。

终于轮到汪如晦愣怔,他以为自己还要费更多口舌,于是轻轻点头,“嗯,那本督尽量不辜负小江昭的信任。”

“尽量?”江昭转头看他。

“一定”,汪如晦微笑。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