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3章 宫里常态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4

宫里后位空悬,因而大小事宜始终是吴贵妃当主持,日子无聊的年关将至足足,吴贵妃便邀了合宫嫔妃来自己的坤宁宫报名参加筵席,名为吃饭时,看似是敲击各宫嫔妃,给她们立威,又由于吴贞儿最先来的是十七公主李锭纾,她与皇帝不是一母所生,先帝在时母亲位份也不高——似乎还与皇帝亲母绰恭皇后不合,她母亲原是善衣局宫女,擅长织布纺纱,因着貌美被先帝看上封了选侍,后来生下她位份也没抬一抬,像是因着绰恭皇后的阻拦。。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3章 宫里常态》精选:

宫里后位空悬,因此大小事宜一直是吴贵妃主持,日子无聊年关将近,吴贵妃便邀了合宫嫔妃来自己的坤宁宫参加筵席,名为吃饭,实则是敲打各宫嫔妃,给她们立威,又由于吴贞儿是个爱热闹的,故而她还请了几位住在京中的公主。

最先来的是十七公主李锭纾,她与皇帝不是一母所生,先帝在时母亲位份也不高——似乎还与皇帝亲母绰恭皇后不合,她母亲原是善衣局宫女,擅长织布纺纱,因着貌美被先帝看上封了选侍,后来生下她位份也没抬一抬,像是因着绰恭皇后的阻拦。

绰恭皇后当年也受过些宠爱,不然李锭纾也不会叫这么个名字,他们这辈是从金字旁的,女子的字辈放在名字第二个字,绰恭皇后千挑万选为她选了个锭字哄着皇帝答应。

锭,纺纱机上的器件,绰恭皇后要她们母女永远记得李锭纾的母亲是什么出身。因着这层关系,李锭纾在宫里一向透明人儿似的,连个封号也没有。她一来就先向吴贞儿陪笑问好,“见过贵妃娘娘。”

吴贵妃也只是冷淡地点点头回礼,拢一拢自己石榴红织金霞披对身边跟着的苏全功说,“给十七公主赐座”。

这时候有宫女过来回她一句,“娘娘,柔妃娘娘抱病,说今儿来不了了,这两匹蜀锦段子权当给您赔罪”,说着端上一托盘举过头顶。

吴贞儿瞥了宫女手中的盘子一眼,“行了,本宫知道了。”正替李锭纾搬凳子的苏全功匆匆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宫女,回过头见到李锭纾正在冷冷地打量自己,又赶忙低下头陪笑,“公主坐。”

众人纷纷落座后吴贞儿开始说话,“咱们皇上还没有子嗣,本宫年龄也已经大了,不能为皇上绵延子嗣,但诸位姐妹还年轻,可要争点气啊。”

这话倒真真可笑,折在吴贵妃手里的孩子少说也有五六个,如何现在还作起好人来了?

但诸位妃嫔不敢反驳,皆点头称是,只有一位坐在中位的艳丽女子不屑地撇了撇嘴,阴阳怪气道,“吴贵妃别这么说,我前日里还劝皇上要多往姐姐宫里去。”

这女子原是吴贵妃身边的侍女王琴佩,长得也与万贞儿有几分相像,后来背着吴贵妃爬了皇帝的床,一朝得势,连着自己的旧主子也不放在眼里。

听了这话大家都大气也不敢出,这个王昭仪到底在宫里时间短,才敢这么说话,恐怕要倒霉。

果然吴贵妃脸色沉了下来,正欲发话,又听到一声笑,众人看去,坐在吴贵妃上首的长乐大长公主状似无意地掩了掩嘴,瞪大眼睛瞧着吴贵妃,“本宫不该笑,是不是?”

这下吴贵妃更气了,戴着长长镂金护甲的手几乎要扣进椅子扶手里。长乐大长公主是皇帝姑姑,地位超然,她暂时不能把她怎么样。

但王昭仪不同,就算皇帝宠她又怎样?她只不过一个小小宫女出身,一无家世,二无子女,况且皇帝最近已有了新欢婉婕妤杜月薇,料想皇帝也不会与她计较。

于是她厉声道“王昭仪以下犯上,来人呐,将她拖出去给本宫掌嘴。”

吴贵妃身边的两个大宫女便过来拖王昭仪,王昭仪没想到吴贞儿竟然真的敢打她,“吴贵妃!你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本宫打人还要顾及你?”

殿外响起清脆的巴掌声,吴贞儿胸中这口恶气总算出一出,复面上又恢复平静。这时候从进来开始就没再开过口的十七公主说话了:

“这王昭仪如何敢这般冒犯,定是规矩没学好,吴贵妃受累教她,她得感恩戴德了。”

“婉婕妤也是,这后宫总不能总一枝独秀着,你也要学会让贤,你怀不上,就多劝着皇上往其他年轻妹妹那里去,为皇家开枝散叶”,

吴贞儿未接十七公主的话,一个即将远嫁的无名公主引不起她的注意。

李锭纾有些尴尬,美丽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意,又平静下去,继续默不作声地坐着。

婉婕妤瑟缩地起身答了句是,她平日里十分低调,就怕被吴贵妃盯上,但因得最近皇上总是往她宫里来,难免还是被吴贵妃记恨。

吴贵妃见她的表现,暂时也抓不到错处,就先将她搁在一边,

“你们瞧瞧这个王昭仪,如何这般的不稳重,各位妹妹可千万别和她学,本宫瞧着啊,咱们贤妃妹妹就很不错,合宫里的女子最懂事的就是她了,一贯不争不抢的。”

说着掩着嘴笑了起来。听到这话席上的大半女子都笑了,气氛瞬时活跃了起来。贤妃楚慎姝,入宫几年,皇帝去她宫里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楚慎姝一贯端庄的,在任何地方。

如美人小声与云婕妤议论,“咱们皇帝喜欢性子泼辣的,贤妃入宫几年还拉不下脸来,哈哈哈。”

云婕妤捂着嘴笑“嗨呀,人家与咱们不同,人家是大家闺秀,家教森严的。“

如美人又瞥了一眼楚慎姝,眼中带上嫉妒,“也是,你看虽然皇上不搭理她,但还是看在她爹的份上封了妃的。”

楚慎姝有一丝窘迫,但良好的家教让她继续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她落落大方地起身向吴贞儿行了礼“臣妾身体不适,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就领着宫女扬长而去——她虽不受宠,却有亲爹在前朝撑着,可以不用继续留在这里被吴贵妃羞辱。

长乐公主看着楚慎姝离去的背影,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

吴贞儿目的达到,气顺许多,但满座面孔鲜嫩刺痛她的一双凤眼,当真该杀,该杀,该杀。

男人都是没心没肺的东西,纵然她是皇帝乳母又如何?一样数月等不来皇帝一次召寝。她本就比皇帝年龄大,现如今已是不惑之年,虽然保养得宜,但眼角眉梢的细纹和松弛的皮肤仍掩不住她的疲态。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她不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多看无益,只能平添怨恨,于是一甩筷子,“诸位姐妹自便,本宫先回去歇着了。”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