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4章 告状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5

见吴贞儿离开,大家长舒口气,终于等到也可以走了。云昭仪过去的扶了跪在地上的王昭仪,“妹妹莫跟她置气,人家究竟权势盛些,你以后多避着点是了,我一会子给你送点药去,脸上云婕妤过去扶了跪在地上的王昭仪,“妹妹莫跟她置气,人家到底权势盛些,你以后多避着点就是了,我一会子给你送点药去,脸上留下伤就不好了。”。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4章 告状》精选:

见吴贞儿离去,大家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走了。

云婕妤过去扶了跪在地上的王昭仪,“妹妹莫跟她置气,人家到底权势盛些,你以后多避着点就是了,我一会子给你送点药去,脸上留下伤就不好了。”

王昭仪捂着隐隐带有血痕的半张脸,眼神愤愤,“哼,难道咱们真就让她骑在咱们头上作威作福吗?“

云婕妤捉住她的手劝她,“妹妹你且先忍着些吧,咱们能如何啊。”

“我偏不信这个邪,我一会子找皇上去”,云婕妤见劝不住对方,就摇摇头不再开口,她在宫里时日颇长,见过不知多少妃嫔死在吴贵妃手里,能劝则劝,不然就随她去吧,总要知道厉害的。

这边谭决明找不见汪如晦有些着急,见到马惟忠在西厂东厅就上前问他,“督主去哪了?皇上召他。”

马惟忠摇头,“不知道,我已经半天没见过督主了。”

谭决明叹气,“皇上怪罪可怎么办。”

“督主能解决的”,马惟忠拍拍谭决明的肩,“最近怎么老不见你人影,你不会是又进宫去……”

谭决明皱眉点点头没答话,马惟忠眼神颇有些惋惜,“你自己把握吧,早决断。”

“好”,马惟忠见对方神色就知道他没听进去,也没有继续劝。

汪如晦自己也发现在亨泰票号耽误太多时间,于是出了票号大门后匆匆回西厂,如他预感,谭决明果然已经在书房门外等候,“督主,皇上召见。”

汪如晦一挑眉,“多久了?”

谭决明语气犹犹豫豫,“半个时辰。”

汪如晦叹气,“走吧。”

他到乾清宫时吴喻来已经在皇帝面前跪好,而明德帝正在榻上养神闭目,汪如晦看一眼吴喻来手里的锦缎盒子便知那里面盛着新炼好的丹药。

“皇上,玄清子最近得太清尊师授意,研制出新的丹药配方,可延年益寿强壮身体,比从前的配方药力更劲,臣特地拿来给您试试”,吴喻来将盒子举过头顶献给明德帝。

近几年明德帝沉迷于修仙炼丹,于此一道的琐事全部交由吴喻来负责,玄清子便是吴喻来推荐给皇帝的一个道士,颇受明德帝信赖,他不仅主持炼丹,还有本事与上清天几位道家祖师沟通——他写好问题放入香炉中烧尽再点燃炉香,将一纸置于炉烟上,过上片刻,纸上就会出现问题的答案,这答案通常玄妙无比,要皇帝与吴喻来和玄清子一块钻研才能明白其中奥妙。

汪如晦心里明白难的不是炼丹,也不是玩这些纸上的小把戏,而是准确地猜出皇帝在想什么,并且让符合皇帝心意的答案出现在纸上,这也是吴喻来的过人之处,伴驾三十年,纵是心思深沉如明德帝,脾性也被摸得一清二楚。

汪如晦收回眼神跪下向皇帝行礼,李琅钰仍是歪歪斜斜地靠在榻上,睁开浑浊的眼睛说了句“来了啊”却没让他起身。

吴喻来见状赶忙冷哼一声,阴阳怪气一句,“哟,如今汪公公是越来越尊贵了,皇上召你,你竟这般怠慢,叫皇上等你许久。”

汪如晦将头叩得更低,“皇上恕罪,微臣并非故意怠慢,只是近日塘禹那边来消息说他们的盐政有些问题,臣查这事来着,一时离了西厂没让谭决明找见。”

榻上瘦削阴执的男子睁开眼一瞥汪如晦,“那你就好好查查这事”,显然兴致缺缺,对盐政不感兴趣,“朕找你也就是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儿,你起来答话吧。”

汪如晦从谏如流,说些诸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皇上英明之类的话来汇报,成功安慰明德帝,只要不威胁皇位的都算“小事”,不值得费神。

“好,汪爱卿辛苦”,说完明德帝摆了摆手叫吴喻来到他跟前去,”吴爱卿拿的什么好药,叫朕尝尝。”

吴喻来一脸谄媚将药献上去又帮明德帝倒了杯茶,明德帝取出黑色的药丸合着茶水咽了下去,一时之间主仆之间气氛和睦,很有点其乐融融的意思,汪如晦立在一旁倒是有些尴尬。

半响,明德帝似是才突然意识到汪如晦还在这里,又摆了摆手,

“汪爱卿近日一直忙着,劳神费心,想必早就累了,快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朕今后还要多依靠你呢,可不能累坏了。”

明德帝从头到尾都是笑着的,但汪如晦听完这话背后却陡然升起一股凉意,他又行了一大礼将头直直磕在地上,

“微臣惶恐,皇上您英明神武,微臣不过听您吩咐着,愚笨地做些最微末之事,何来依靠之说呢,更何况微臣为皇上分忧是分内之事,皇上您能吩咐微臣做事,微臣已喜不自胜了,怎会觉得劳累,高兴还来不及”,他自然能屈能伸,语气诚恳赛过身旁吴喻来。

明德帝脸色稍有缓和,“朕与爱卿之间何须如此客套,你快回府去吧,吴爱卿这次拿来的丹药很好,吴爱卿,去给朕召婉婕妤来。”

话音刚落王昭仪就哭哭啼啼进了乾清宫,“皇上,人家什么也没做,无缘无故就叫吴姐姐打了,您瞧瞧这脸给臣妾打的。”

王昭仪说完才瞧见汪如晦和吴喻来,于是红着眼瞪了汪如晦一眼继续说,“皇上您以后能不能再看见臣妾完好的脸都另说呢,皇上可要给臣妾做主啊。”

汪如晦挑挑眉不置可否,这样的蠢货能有今天的位份当真多亏明德帝偏好独特。

“是吗,你定是说了什么顶撞她了吧”,李琅钰嫌吵,只想快点打发眼前的人走。

“怎么会,皇上不信可以去问长乐大长公主,今日她也在的,她可以给臣妾作证。”

汪如晦和吴喻来都低着头默不作声立在一边等吩咐,明德帝见她的脸上确有血痕,看着有些严重,揉了揉眉心,“来朕瞧瞧你的脸。”

王昭仪将脸凑过去,又流下泪来,“臣妾平日里对吴姐姐处处忍让,没想到她还是这样饶不得臣妾。”

“行了朕知道了,朕一会子叫太医送些药过去,你先涂上。”王昭仪到底正宠着的,明德帝对她尚有几分耐心。

“嗯,臣妾一定乖乖涂药,皇上记得来看臣妾”,王昭仪收了眼泪,故作坚强的样子看得明德帝有几分心疼,“朕一会子去问问吴贵妃这事。”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