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5章 挑拨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6

王婕妤瞧着皇帝眼里也再带几分愠怒,明白了自己目的能达到,便见效果就收,“皇帝也别太怪吴姐姐了,唉,大不了以后嫔妾少往姐姐跟前去,就不惹人嫌了。”“哪里是你惹人嫌,哼“哪里是你讨人嫌,哼,这个吴贞儿,是朕一贯太骄纵她了,她才敢这般跋扈,你先去吧,朕一定替你做主”,。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5章 挑拨》精选:

王昭仪瞧着皇帝眼里也带上几分不悦,明白自己目的达到,于是见好就收,“皇帝也别太怪吴姐姐了,唉,大不了以后臣妾少往姐姐跟前去,就不讨人嫌了。”

“哪里是你讨人嫌,哼,这个吴贞儿,是朕一贯太骄纵她了,她才敢这般跋扈,你先去吧,朕一定替你做主”,

明德帝吃了丹药,眼神有些迷离,神智已经不太清醒,于是汪如晦又适时叩头,“那微臣先告退了。”

他恍恍惚惚地看了汪如晦一眼,“去吧。”

汪如晦和王昭仪一同走出乾清宫大门,汪如晦对王琴佩揖一揖打算离开,王琴佩却拨弄一把自己护甲叫住汪如晦,“是不是这就要给你主子告状去了?”

汪如晦只好停住脚步,“昭仪娘娘这话臣怎么不太明白,臣以为臣的主子只有皇上一人。”

“汪公公怎么总是这样喜欢装傻,不知道汪公公有没有听过‘良禽择木而栖’?”

如果王琴佩再敏锐一些,她一定看得出汪如晦的眼神像俯视一只濒死家禽。

汪如晦轻轻一笑走近些,“娘娘的意思是?”

“吴贞儿年老色衰,这宫里现今谁风头最盛公公不会不明白。”

这时候外面的太监高声念一句,“婉婕妤到。”

王琴佩与汪如晦齐齐朝宫门口望去,就见到婉婕妤从步辇上款步走下,汪如晦神情似乎有些惋惜,幽幽转头对王琴佩说,“昭仪娘娘觉得呢?臣瞧着这宫里风头最劲的不止永和宫一份。”

王琴佩独居永和宫已久,听到汪如晦这话也转过身来盯住汪如晦,“是吗?”

杜月薇已经走到两人面前,今天她穿了身鹅黄,衬得整个人重回十八,但王琴佩被吴贞儿磋磨过后没来得及拾掇自己,就赶来乾清宫告状,两相对比,叫王琴佩心底冒火。

“见过昭仪娘娘”,杜月薇似乎对两人之间微妙气氛毫无察觉。

“嗯,妹妹来了。”

汪如晦适时补充一句,“见过婉婕妤。”眼波流转神情缱绻,姿态比刚才面对王琴佩恭敬十倍,配合他出众姿容带来震撼效果。

连杜月薇也愣了一瞬才点头回应,“汪公公也在。”

汪如晦太清楚自己的脸长得如何,于是王琴佩当真被成功激怒,“果然奴才都是看人下菜碟子的主儿,本宫今儿算是见识了。”

又转头对杜月薇说,“嗨呀,妹妹可要看清楚,没根的东西靠不住的。”

说完就提起裙摆转身离开。

杜月薇表情不明所以,疑惑地朝汪如晦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汪如晦依然是那副惑人神情,“昭仪娘娘想必是今儿挨了罚,心情有些不畅,婕妤娘娘快进去吧,皇上在等您。”

杜月薇懵然点头,“好。”

叫李锭纾和亲的事终于传遍后宫,大家都赶着来道喜——乌桓可汗的正妃总好过从前身份低微公主,虽然大家都觉得去草原上吹风还不如继续留在邺京里享福,但现下皇帝亲自点了李锭纾的名儿,少不得要巴结两下。

“公主殿下好福气,这就能出宫了”,云婕妤牵着李锭纾的手夸她,也不知哪里有福气。

“婕妤说的是呢,本宫也觉得本宫福气好得紧”,她倒是真心实意,这宫里她待够了。

“是啊,听说那个乌桓可汗长得还算不错呢”,如美人也插一句嘴。

“哦?如美人你这话可别叫皇兄听了去。”李锭纾瞪大眼睛露出无辜表情,她非常讨厌如美人。

如美人听了这话脸色变了变,“公主说笑了”,而后便没再吭声。

圣旨下来一天李锭纾宫里人来人往,吴贵妃没来,只是差人送了些礼来,她是后宫之主,自然要为李锭纾准备嫁妆。

礼物堆了满桌,李锭纾看着这些东西露出一个笑容,“终于要熬出头了”,各种意义上的。

汪如晦美其名曰领江昭体察民情,带着她七拐八弯却绕到了翠蜡栏,您一个太监,我一个女的,来这作甚,江昭在心里偷偷念叨,但还是跟着汪如晦迈了进去。

“叫你们红玉姑娘来。”汪如晦笑得很是月朗风清,哪像是来逛窑子的。

“大人,我这就给您叫去,您先往上请。”

“督主是这的熟客?”江昭小声问他。

“你猜。“

“呵呵呵……”话音刚落江昭就瞥到迎面过来一个男子,还没来得及看清脸就匆匆把头低下来用兜帽挡住,面前男子右耳上晃动的金色耳环实在瞩目,这就是她那日在日丰昌见过的人。

汪如晦目不斜视带着江昭径直走过去后问江昭,“认识?”

江昭摇头,“不认识,就是觉得被人看到我的脸不太好。”

“嗯。”汪如晦这声嗯意味深长,听得江昭颇有些心虚,但她仍然没继续开口答话。

两人落座后江昭透过层层叠叠的纱幔瞧见一个穿了一身素的美貌女子引着两个丫鬟抬着古琴上来了,现如今青楼女子也不流行穿红戴绿了?可见清水出芙蓉才是正道,男子永远好这一口,江昭心想。

但她更好奇汪如晦想做什么,他一个太监,能做什么?

这女子正要掀帘入内室,汪如晦突然说,“你只在外面弹琴就可以。”

“是”,女子柔声答到,表情似有些不解,又有些委屈,但仍坐下来抚起琴来。

“你看她美吗?”汪如晦为自己斟了杯酒,松松垮垮地坐在地上的软榻之上。

“挺美的啊,我见犹怜”,这位红玉的确美,且美得独有风情,一举一动皆勾人心弦,应当是专门练过的。琴技也的确不错——她学过些古琴与琵琶,因此听得出,

“那就多看看多学着点。”

“啊?”江昭瞬间反应过来,原来她将来还有别的活儿要做呢,她压下心里的不愉,“是。”

“也不是一定能用得上,有时候说不定也能保个命什么的”,汪如晦又补充道。

“嗯……”解释什么,学就学了能如何。

看了一会儿,江昭打了个哈欠,忍不住道,“督主,我觉得我生得比她美,完全没有学的必要呢。”

“确实”,汪如晦竟然没有否认,江昭十分惊奇。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