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6章 一个吻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7

这时一红玉一曲弹罢,汪如晦摆摆摆手让她一直这样,原来美人是比出的,终日对着江昭,再看旁的人,究竟差了些意思。“因为您不需要老领着我往这儿来了,我会的”,她声音有些冷“所以您不用老领着我往这儿来了,我会的”,她声音有些冷。。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6章 一个吻》精选:

这时一红玉一曲弹罢,汪如晦摆摆手让她下去,原来美人也是比出来的,整日对着江昭,再看旁的人,到底差了些意思。

“所以您不用老领着我往这儿来了,我会的”,她声音有些冷。

“那你来勾引我试试”,汪如晦伸手弹出一道气将屋内所有帐幔散开,又灭了几盏灯,房间顿时幽暗下来。

他刚说什么?他这是干什么?他不是个太监吗?江昭十分震惊,汪如晦今日是疯了不成?

“我不敢”。

“快点”,汪如晦一手撑着头半靠在桌上看她,美目惑人,到底是谁在勾引谁?

“您……这样的身份,提这种要求……不合适吧……”说到最后几个字江昭心虚地放低声音开始嗫嚅,她怕汪如晦被她说中痛处一生气直接掐死她。

“嗯?我什么身份?”汪如晦眯了眯眼,“说话可要小心喔”,汪如晦又凑近一寸快要贴上她的脸。

太监啊……算了,她还是照做吧,她怎么能不会呢,从小到大府里的各式女人就没断过,什么样的女子什么样的手段她没见过?

“行”,她深吸一口气露出笑容攀上汪如晦的肩,缓缓凑近他的耳边,将薄唇贴上去呼出丝丝热气,舌尖顺着对方的耳廓缓缓向上……江昭正要抬起腰整个人坐在对方腿上的时候,汪如晦忽而一把将她按在了塌边小案上,对上那一汪满含异域风情的碧水。

江昭却慌了,她本来只是因着汪如晦带她来这让她向青楼女子学习有些不悦,因此故意挑衅了一把汪如晦,现下情况好像已经超出控制了,她急急往后退眼里露出些张皇失措,汪如晦被这样诱人的目光勾住,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下去,带着强硬的力道将她禁锢在案前,江昭彻底呆了,太监也会有反应的吗?

随后她回过神来将头向一侧偏过去紧紧抿唇,汪如晦直接轻轻咬了她脸一口,“转过来”。

江昭小幅度摇头,顺势把脖子往衣服里缩,对方又咬了一口她的脸,在她白皙的脸上留下一个浅浅齿痕,

“听话哦,不然……”

汪如晦用冰凉的手指在她脖子上轻轻摩挲,大有往下的意思。

江昭顿时僵住了,她怂了还不行吗,她缓缓将头转过来,一脸惊恐地看着汪如晦。

汪如晦噙住她的唇反复摩挲,而江昭则狠咬了一口对方的下嘴唇,铁锈味充斥口腔,但汪如晦依然没有放开她,反而抽出一只手压着她的后脑勺将她迫近自己,吻得更深,江昭被迫张开嘴接受对方。

屋外时不时还有人影晃动,屋内暗香扑鼻灯火幽微,似有微风穿堂而过,将满屋红粉帐幔卷起,江昭的长发从案边落在地上铺满她身后,她还在抵着对方,但这个动作多少无力,于是最后只剩下喘息声。

汪如晦的嘴唇不像她的,是肉嘟嘟的,咬上去丰润多汁,她盯着对方瑰丽的眉眼神游天外,原来唇齿相交是这种感觉?

一会子过去汪如晦似是尽兴了,他将江昭放开又坐回原地,面上还带着一丝余韵,江昭则从地上爬起来迅速退到一个远离汪如晦的地方,坐好整理了一下刚才被弄乱的衣衫,红着脸说,“督主这是做什么。”

“想知道小江昭有没有说假话骗我啊”,汪如晦笑得一脸无辜。

“那督主现在知道了吗。”

“现在我相信你真的很不错了”,他笑眼弯弯看着对方,江昭被这眼神逼得低下头去,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好看?她再一次被美色蛊惑。

轻咳一声,“督主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等小江昭的脸不那么红再出去罢,不然别人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

你没有吗?江昭的脸更红了,索性爬起来走到窗边吹冷风。

兵荒马乱,江昭再也无处可逃。

翠蜡栏最里间的沈齐惊愕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男子,“汪如晦来了?他一个太监,他过来干什么?”

面前的人弹一弹自己右耳耳环摆出一个更加闲适的姿态,“你们是不是被他发现了?”

沈齐一双鹿眼睁得更大,“怎么可能!”

“告诉你们可汗,多小心些,我瞧着汪如晦知道的不少。”

“嗯”,沈齐点点头,“我爹就快回来了,一会子你跟他说吧。”

“行。”

“欸你一个男的你怎么总戴这个”,沈齐正在看对方的耳环。

“难道不好看吗?”面前的人又拨弄了几下自己的耳朵。

沈齐表情一言难尽,“好看,好看。”

江昭和汪如晦再退出翠蜡栏的时候已经接近亥时,江昭一直在默默观察汪如晦神情,第三次瞟到对方忍不住翘起的嘴角以后她终于决定开腔,“督主今天到底遇着什么喜事了?”

汪如晦今天一整天心情都很不错,晚上表现得更加明显而已,她并不觉得是因为她。

汪如晦微微转头语气幽幽,“小江昭怎么明知故问呢。” 江昭噎了一句后接话,“听说权臣都是喜怒不于形色,心

事不让人知?督主还是稳重点好,活得长。”

“不行,那样小江昭怎么能知道本督心里有你呢”,汪如晦继续笑眯眯地转头看江昭。

这是还来劲了?“我这样聪慧,自然能知道的”,江昭也抬头与他对视,笑得一脸虚伪。

汪如晦最见不得她这种表情,于是伸手给她头上轻轻一敲,“最近和纪振邦学得愈发油嘴滑舌了。”

与此同时远在家中的纪振邦打了个喷嚏,“这是谁想我了吗,嘿嘿嘿嘿。”

其实夜风呼啸,砸在江昭脸上宛如刀割,但她一颗心被汹涌暖流包裹,一路下沉堕进在劫难逃。

今年是个严冬,大雪纷飞,邺京已被一片白笼罩,今日小年,江昭抱着暖炉站在窗边看淅淅簌簌的雪落下来,伸手接住一片雪花,看着它在自己手中融化,忽地见汪如晦推门从院外进来。

“你在京里可还有什么相识的人吗”,汪如晦已将她房间当作自家,坐得闲适自如,“除了段楚楚。”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