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7章 小年夜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8

江昭诧异回道,“只长乐大长公主的嫡女衡阳郡主与我相熟”。长乐大长公主李培思是先皇很小的妹妹,与先皇一母所出,先皇在时最得圣宠。再后来李琅钰继位她就成了长乐大长公主长乐大长公主李培思是先帝最小的妹妹,与先帝一母所出,先帝在时最得圣宠。。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7章 小年夜》精选:

江昭不解答道,“只长乐大长公主的嫡女衡阳郡主与我相熟”。

长乐大长公主李培思是先帝最小的妹妹,与先帝一母所出,先帝在时最得圣宠。

后来李琅钰即位她就成了长乐大长公主,地位更加超然,与钟家最小的儿子钟丰珩相恋,尚公主不可任实职,钟丰珩依然甘之如饴,为长乐放弃入朝为官,任一虚职,生两子一女。

钟家世代为将,加上钟家老太爷南平百越北定乌桓,战功赫赫,钟家在朝中的地位一直稳如磐石。

钟家这一辈只得钟同璧一个女儿,一出生就封了衡阳郡主,全家上下都极尽所能地宠,同璧从小就是被父母兄长叔伯捧在手心呵护着长大的。

与旁的女儿不同,从小就习武骑马,娇憨直爽极为好动。人又长得明媚非常,长街之上策马而过掳走京里一半公子的心。

“哦……她吗,那你今天可能会见到她了,好好遮掩一下别被认出来,今儿宫里有个宴席,你扮作太监随我一同进宫。 ”

“督主,同璧长我三岁,可曾听说她有婚配?”

“你倒是关心她,她今年初才嫁给冯国公曹子慕”,汪如晦说话间一直一脸无聊地把玩手里的珠子,提到曹子慕也没什么反应。

最后还是嫁给他了啊,曹子慕从小就文弱,小时候打架甚至没赢过同璧,永远被同璧按在地上揍,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最爱跟在同璧身后跑,被欺负得灰头土脸也乐在其中,但同璧一直看不上他鼻涕虫似地柔弱样子,腻烦得很。

后来冯国公病逝,子慕继承冯国公位,成了邺京城里最年轻的国公爷。虽然他继承爵位后已有了些冯国公的风范,成了个光风霁月似的皎皎公子,同璧仍是不以为然,江昭现在还能忆起她说这话时的表情,明媚如月季一般的笑容,有几分促狭又有几分羞涩,

“就曹子慕那样的鼻涕虫,还能成了芝兰玉树不成?可见是换面子不换里子,肯定都是装的。”

又恼烦地低下头,

”可我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他……京城里没一个我喜欢的,但母亲属意他……”

一颦一笑皆是少女心事,江昭不禁有些羡慕,这样纯粹的笑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她发自内心地喜欢同璧,那样的女孩子,谁能忍住不去对她好呢?

“那小瑜可以先不嫁他,再等等,说不定将来有一天会碰上你真心喜欢的,我们小瑜这么好,配得上天下最好的男子呀”,小瑜是同璧的小字,江昭也发出一个真心的笑容来。

江昭从记忆中回过神来,不知汪如晦什么时候已停了手里的动作,用探寻的目光盯着她看,“怎么,想起以前的事了?怀念吗。”

“现在也很好”, 现在更好,江昭转头对上汪如晦幽深目光,灰绿色的眸子中有微光闪动。

这次竟然是汪如晦先挪开视线,“那你准备吧,我先走了。”

“好,督主慢走”,江昭看着汪如晦的背影,挑了挑眉,她一向对自己美貌有清晰认知。

拿出伪装用的工具涂抹粘贴填充一番后,镜子中的江昭已成了个相貌普通的瘦弱男子,她隐隐有几分期待,“终于能见到同璧了。”

晚上的皇城灯火通明,太和殿人来人往,年关将近,明德帝请了所有正五品以上的官员携一名家眷来此参加宴席——汪如晦没有家眷只有江昭。

江昭低着头跟在汪如晦身后进了大殿,悄悄环视四周,朝臣纷纷向汪如晦看过来,有人眼中流露出憎恶不屑,这阉人如何那般春风得意?平白惹人心烦。

但更多地则表情谄媚些,上来问好,汪如晦游刃有余露出一贯假笑应付对方。

发现曾经来过家中见过面的朝臣也完全注意不到自己后,江昭那颗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中,长舒一口气,开始四处乱看,这时一个身着赤罗青缘,腰中佩着银钑花的男子走到汪如晦面前和他寒暄,看衣服制式是个五品官员。

觉得声音耳熟,她微微抬头想看清这人是谁,端方雅正丰神俊朗,举手投足都足够落落大方,但江昭后心一凉,这人她认得,不仅认得,还很熟。

从前江昭经常偷偷从家中溜出去城中各大书屋找家中没有的书,南大街有一家尚儒书店内藏甚多奇书孤本,江昭最常去那。

尚儒书店位置十分隐蔽,能找到的人不多,因此江昭能呆上一天不被打扰,这样的机会不常有,是难得的安逸时光。

有位眉目疏朗的少年郎似乎也常去那里,有次两人同时抓住一本书又同时放开,虽然她后来怀疑过是对方故意,但无妨,左右最后两人认识了还渐渐熟络起来,不过心照不宣地没有互通姓名——她想自己将来定是要入宫的,就不耽误别人了。

坐而论道难免生些知己心绪,那么多事观点都相似更加相谈甚欢,这个人是她灰暗岁月中除了钟同璧以外的另一束光,艰难乏味的少年时光多亏此人的陪伴,让她不至于真的那么凄凄惨惨孤独到底。

只是这人虽然谈吐不凡,举手投足之间可见教养,但穿着十分朴素,而且她也从没听过这样一个人,因此只以为他是低阶文官家的公子或是未第秀才,从没想过能在这里见到他。

这种感觉当真奇妙,少时不知名字的旧友,如今以这种身份相见,未免荒诞。

江昭赶忙把头低下生怕对方认出她来,汪如晦也察觉到她的动作,他不着痕迹地挡在江昭身前,加快速度敷衍了对方两句将人打发走了。

绕至人少处,汪如晦状似无意的打量手中的酒杯,“刚才那人认识你?”

“见过,但我不知他的身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他是谁?”

“中书省左司郎中楚映江”,汪如晦抿了一口酒。

“中书省的正五品,这么年轻?”这人只比他略长几岁,二十出头而已,一般人这时候才刚刚从科举中冒头,绝不会被放在这种重要位置。

但江昭又念一遍对方名字后蓦地抬头,“等等,你说他姓楚……”

“没错,楚连科的小儿子。”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