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8章 楚映江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48

中书省平章政事楚连科,并不出自于任何门阀世家,而已个普普通通乡下当教师先生的儿子。父亲为他起名连科,连声登科之意,而楚连科也真的不辜负父望,连中三元,一路能做到了而如今中书省父亲为他取名连科,连连登科之意,而楚连科也真的不负父望,连中三元,一路做到了如今中书省二把手的位置,他与其他身居高位的人不同,从未听说与谁结党,在朝中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但也未听说与谁交恶,因此大家都默认他是个绝对中立的孤臣。。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8章 楚映江》精选:

中书省平章政事楚连科,并非出自任何门阀世家,只是个普通乡下教书先生的儿子。

父亲为他取名连科,连连登科之意,而楚连科也真的不负父望,连中三元,一路做到了如今中书省二把手的位置,他与其他身居高位的人不同,从未听说与谁结党,在朝中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但也未听说与谁交恶,因此大家都默认他是个绝对中立的孤臣。

长女楚慎姝入宫为妃,长子楚怀玉比江昭兄长张咏思大六岁,是他那一年科举的探花,次子却一直神隐,很少出门,也未听说有什么功名,原来她竟然阴差阳错结识楚家次子?

“难怪,他参加科举了吗,还是他爹直接把他塞进中书省的?”

“考了,楚连科那老头子怎么会给人抓住把柄,去年得了二甲第一”。

邺朝的科举考试分为三级,第一级院试,参加考试的人统称为童生,考试范围是州县,过了这个考试的人就叫秀才。秀才才能去参加更高级别的考试,也就是乡试,三年一次,过关叫举人,获第一名的叫解元。接下来要考的叫会试。朝廷在所有参加考试的人中间挑选几百人——贡生,第一名是“会元”。通过会试的人接下来会参加殿试。考试的方式是皇帝提问,由于皇帝不上朝,近几年都是由左右丞相主持,根据考生的表现划分档次,共有三甲。一甲三个人,叫“进士及第”,分别是状元、榜眼、探花;二甲若干人,叫“赐进士出身”;三甲若干人,叫“赐同进士出身”。

因此楚映江二甲第一是在殿试中得了第四,这功名虽比不上他亲爹的,但凭着江昭对他的了解——这人平时不看那些考试专用教材四书五经,能得这个成绩已经非常不错了。

“原是我在西厂呆太久消息闭塞了”,她真的该出来转转了。

时辰到,夜宴开始,江昭随着汪如晦回到座位上,低着头站在汪如晦身后为他斟酒,顺便到处偷偷瞟想找到钟同璧。

环视一圈,果然看到钟同璧随一清瘦男子一同落座——想必就是曹子慕了,两年未见,同璧出落得更美了,光艳逼人,但即便如此曹子慕在她身边也不显逊色,曹子慕长得像幅水墨画,举手投足都有魏晋风骨,他们俩在一处倒真有几分天造地设的意思。

皇帝身旁坐的是一个中年美妇,江昭眯了眼细细数了一下对方头上的花钗,有九树,两博鬓插的钿也是九个,身上青色为底的翟衣用银线绣着翟鸟,黄纱中单,用金色縠镶袖口及衣襟边——想必是吴贵妃。

她腰间着玉带佩绶,十分雍容华贵,眼波流转之间尽是媚色,皇上今日只带了她一人前来,足可看出她无上荣宠。

再往下看,上首位置坐着的是个眼神疯狂的中年女子,看长相和座位应当是长乐大长公主——她同自己女儿一般有着圆杏眼青疏眉,但轮廓比同璧硬朗些,眼尾也略略上挑,看着就不太好相与的样子。

江昭这一瞟,正好看到她暗暗地瞪了万贞儿一眼,正巧她今天穿了件梅红色的衣衫,与吴贵妃十分“相得益彰”,江昭收回眼神,感叹一句,“真是暗波涌动呢”。

又看楚映江,依然是从前眉目疏朗的样子,他看上去总是稳重大方的——他家的人皆是如此,楚映江只是独自饮酒,不时与身旁的大臣说笑几句。

楚怀玉今天却与他不同,他有些紧张,江昭顺着他视线看去,他好像在偷偷瞥钟同璧,今天他也穿了一身白——与曹子慕相似,只是不像曹子慕那样濯濯如柳,江昭心中微叹,少年爱意让人盲目,连一贯禀礼持重的楚怀玉都能做出东施效颦的事来,真是奇妙。

“看什么呢”,汪如晦的声音沁了一丝凉意,“怎么,本督不好看吗,你这小太监,跟着主人出来心思不在主人身上,尽胡乱瞟。”

“督主……督主当然好看了,只是从前没怎么见过世面,今天忽然看见这么多人激动了些,故而怠慢了督主,督主恕罪”,江昭赶忙给汪如晦倒酒,以抚平这人子虚乌有的怒气。

”哦,这是嫌整日对着我腻了,唉”,汪如晦的口气有一丝幽怨,“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带小江昭出来了,人家都说女大不中留,果真如此。”

“督主别,督主我真的做错了,这满殿的人连您的裙边都比不上,我这是平日里见惯了您的风姿,一时见到这么多丑人,有些不适应,因此多看了几眼,您别生气,我再也不看了,今晚我都盯着您。”

求求您别像个怨妇一样说话了,我好怕,后半句江昭只敢留在心里。

但她也不算撒谎,虽然太和殿美人云集,但显然汪如晦才是其中最出众的那个,他面容瑰丽姿容卓绝,完全担得起“岩岩若孤松独立,颓唐如峻山将崩”。

不像旁人,他的坐姿从来没端正过,外衣都只松松垮垮地系了根带子,但举手投足之间自有风骨天成。

“哼,这还差不多”,

尾音上扬,江昭心想,太监是不是都爱这样阴阳怪气地讲话?

“督主,段楚楚今天没来?”好歹也是郡主,应当在被邀之列。

“她家老头子一直称病不出,她自然也不用到场。”

“嗯,他们父女性格倒是一脉相承的孤僻”,还好她没来,否则自己要躲着的人就又多一个。

说是宴席,但因着明德帝在的缘故,气氛并不十分轻松,她在这里站得难受,就求了汪如晦说要出去走走。

退到院内,雪已停了。

她走至没人的地方,看见雪松松软软,就上去踩了两脚,正玩得不亦乐乎时,忽而察觉到身后有人,“谁在哪儿?出来”。

从旁边的假山处走出一男子,原来是楚映江,他怎么在这?

“奴才不知大人在此,多有冒犯,先行告退了”,刻意压低声音不让对方听出来自己是谁,她不想惹麻烦,打算抓紧离开,却被挡住去路。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