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29章 短暂交锋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50

江昭很头疼,这人是苏比加兰亲戚不成,一个两个都跑来堵她。“你是刚汪大人身边那个小太监?怎么自己出了,不需要侍候主子?”楚映江走进江昭,目光去探寻。明知故问,他明“你是刚刚汪大人身边那个小太监?怎么自己出来了,不用伺候主子?”楚映江走近江昭,目光探寻。。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29章 短暂交锋》精选:

江昭很头痛,这人是苏比加兰亲戚不成,一个两个都跑来堵她。

“你是刚刚汪大人身边那个小太监?怎么自己出来了,不用伺候主子?”楚映江走近江昭,目光探寻。

明知故问,他明明就是跟着她过来的,否则哪有这么巧。

“是……督主宽厚,见我在里面呆着烦闷,就放我出来走走。”

不只是说汪如晦宽厚还是哪句挑动了楚映江的神经,他居然嗤嗤地笑了,“我从前只以为汪公公驭下严厉,没想到汪公公原来也这样体察下情,难怪汪公公的手下都对他忠心耿耿。”

“大人这意思是大人从前也私下接触过汪大人手底下的人?”

不如先声夺人。

被刺了一句,楚映江也没什么反应,而是继续笑着说,“这不是正在接触?你这个小太监说话倒有意思,抬起头来叫我看看。”

“奴婢生得丑陋,怕污了大人的眼,还是不抬头了”,心知不妙,江昭抬起腿准备跑。

“哦,是么”,楚映江竟然直接伸手来抬她的下巴,她反应迅速直接将对方的手打开,“奴婢真的要走了,一会子督主见不到奴婢怪罪下来奴婢可担不起。”

楚映江没答话而是继续上手硬要江昭抬头,江昭一边挡他一边朝旁边退,最后被逼至死角无路可走,“你跑什么?这么紧张是不是有些猫腻?”

楚映江又上手来抬她的下巴,绝不能被他在此揭穿,只要怀疑一日没坐实,他就一日不能如何,离了此地,他不敢和汪如晦正面对上。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她将内力灌在右手上朝对方小腹狠狠一击,天色昏暗,楚映江没有防备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拳,吃痛捂住下腹蹲下,江昭趁机夺路而逃,在心中默默道歉,“对不起了。”

楚映江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吐出一口血,眼神晦暗不明地笑了,到底是不是她?

看身形有五分熟悉,再看她今日表现,心中已有八成笃定,听说当日张远山家是汪如晦带人去抄的,又听得张陵均触柱而亡——这不符合他对她的印象,张陵均应当是个极能忍的人才对。

没错,他一直知道她是谁。

第一次在尚儒书屋遇到张陵均就找人查过她的背景,无他,只是因为她长得太美了而已,当时楚映江就清楚这个小姑娘长大后一定拥有京城里独一份的容貌。

如此美人若是能娶回家做个妾也是可以的,知道她是张远山的女儿后楚映江有些失望,凭她父亲的官位,给他做妾不可能,当正室又略低了些,他楚映江要娶的女人,一定得是家里对他有所助益的,最好是个皇室女子或是文武首阶家的女儿。

后来接触中发现张陵均真的很聪明,说不得以后能入宫为妃呢?总之应当可以帮到他更多,于是他把整家尚儒书屋买了下来,派了自己的人过去盯着,瞧见她来就立刻报信给他,好让他与她“邂逅”。

难道汪如晦将她留下了?为什么?她怎么做到的?倒是有意思,楚映江对江昭的兴趣越发浓厚。

这头江昭回到汪如晦身边站下,汪如晦见她面色有异,“怎么了?我刚瞧着楚映江也出去了,你别是碰到他了吧。”

“督主英明”,江昭一脸窘迫,“他跟着我去的,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

“他揭穿你了?”汪如晦抿了一口酒朝楚映江的位子看去。

“还没有,但他应当是怀疑上我了。”

“无妨,一个小小的楚家罢了,掀不起什么风浪,你乖乖跟着我就是”,汪如晦语气狂妄,不知平章政事为何物。

这时候楚映江也回到筵席上来,脸色平静地落了座,见汪如晦端着酒杯神色不明地盯着他,他也举起酒杯微微一笑回以示意,而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嘁,本督就瞧不得他们家的人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汪如晦将杯子撂在桌上一点面子也没给楚映江。

“呃……”,江昭也经常听见张远山骂楚家,也许这就是不结党的坏处吧,皇帝看着舒心但在大臣中过得难受些。

“你刚打他了?”汪如晦只是一扫就知道楚映江受了内伤。

“是,我俩短暂地交了一下手。”

“你舍得?”

这话问的,“这……虽是旧识,但我对他并无旁的心思,何来舍不舍得一说”,江昭又给汪如晦将酒满上,求汪督主多喝些酒少说些话罢。

“哦,他故作风流的样子可真是不伦不类,我想着你也不会看上这等獐头鼠目之人的。”

“这……是督主”,江昭心想,楚映江虽然比不上汪如晦,但好歹是个周正的美男子,怎么就獐头鼠目了,但这话她也只敢在心里说。

明德帝哈欠连天似乎十分不耐烦,一会儿起身说了句,“诸位卿家自便,朕先回去歇着了”,说完就起驾回乾清宫了,吴贞儿也随他离开。

这两个人离席后,筵席上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大臣开始聚在一起交杯换盏——可能是明德帝平日里不上朝这些大臣都见不着对方的缘故,他们聊得十分热络,酒过三巡后已开始称兄道弟不时发出阵阵大笑,脸色红润油光满面听来听去皆是家长里短和翠蜡栏的姑娘。

当然他们也不敢说别的,谁知道哪里就有一个东厂西厂的探子呢?吴喻来和汪如晦恐怕连他们昨天吃了几碗饭都门儿清,尤其是汪如晦。

江昭的注意力一直在钟同璧身上,她正站在长乐长公主面前寒暄,但不知为何长乐公主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一直瞟着别处。

江昭顺她目光看去,也没看到什么值得注意的,她似乎仅仅是不想将眼神盯在钟同璧身上而已,江昭微微皱眉,从前听钟同璧说她母亲对她很好,这是怎么回事?

今日初见长乐公主,没想到她的样子与传闻大相径庭,浑身上下处处透着奇异。

大长公主明明该养尊处优,生活里也没有太多烦心事,眼神却十分忧郁,还有些疯癫,和那些深宫里的怨妇差不多——当然她也没见过什么深宫怨妇,只不过她想象中应该如此。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