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第30章 筵席

发表时间:2021-07-22 20:06:50

钟同璧与长乐公主说了几句见对方不怎么理睬自己,就告辞回来找曹子慕了。这时候曹子慕却携着钟同璧回来与汪如晦搭腔,聊些等等今儿个早上吃了什么前天天气很不错的这类的话,又这时候曹子慕却携着钟同璧过来与汪如晦搭话,聊些诸如今儿早晨吃了什么昨天天气不错的这类的话,又伸手一指旁边的一个长须男子说这是今年新进的翰林院侍读严学士请汪大人多关照。。


推荐指数:★★★★★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在线阅读>>

《第30章 筵席》精选:

钟同璧与长乐公主说了几句见对方不怎么搭理自己,就告退过来找曹子慕了。

这时候曹子慕却携着钟同璧过来与汪如晦搭话,聊些诸如今儿早晨吃了什么昨天天气不错的这类的话,又伸手一指旁边的一个长须男子说这是今年新进的翰林院侍读严学士请汪大人多关照。

这位严学士亦眯着一双三角眼朝汪如晦敬酒,却端不稳杯子一般将酒朝汪如晦身上泼去,汪如晦嫌弃地往后退了退躲开这人,又听得他说,

“不知汪大人有没有听说翠蜡栏新来的玫香姑娘,听说容貌能比得上头牌红玉呢”,

说完后又状似无意掩住口,

“对不起对不起,微臣忘了大人是……之身,应当是不去这些烟花柳巷的,实在是对不住。”

原本江昭为了躲同璧而退下站在远处,听见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什么翰林院学士,如何说话这般下作?

汪如晦倒没什么表情,“小国公爷又放自家的狗出来咬人,品种也不挑好些,这样的货色留着岂不是玷污老国公爷的名声?”

说着他挥手招来四个厂卫,“不如我帮小国公爷清理家门。本督近日得知这位严学士去年收了四个考生贿赂提前透露考题,原本想让严学士过个好年,现如今本督瞧着严学士也不大想过年,那就直接办了吧,你们带严学士回家收拾行礼,折子明天就到府上。”

刚还春风得意的人已经面如土色,鼻涕眼泪流作一团,他也顾不得许多颜面,跪下求汪如晦高抬贵手放了他这一回,汪如晦躲开他企图扯住自己衣摆的手,

“严大人可别这般,拉拉扯扯成何体统,传出去叫人家以为我和严大人有什么旁的关系可不好。”

场上鸦雀无声,周围的大臣纷纷看过来,顿了几秒后又似商量好一样同时回头继续刚才话题,仿佛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只不过心里嘀咕两句,“这人不晓得西厂是靠什么吃饭?没有把柄也就罢了,有把柄还敢这么张狂,是觉得十三王爷和冯国公会保他?嫌活得久了吧。”

只曹子慕立在原地尴尬非常,他也不知这人有这样大的把柄落在汪如晦手里,收受贿赂操纵科考是大罪,如今谁也救不了他。

钟同璧见状过来拉曹子慕的袖子,“母亲叫我们过去呢夫君,我们走吧。”

又杏眼圆睁斜瞪汪如晦一眼,“哼”,便施施然离开。

两人离开后江昭凑了过来,“督主您从前对曹子慕做过什么吗?”

“好像还真没有。唉,本督莫名其妙就被坏人挤兑,你快安慰安慰我,本督好伤心。”

江昭满脸疑惑,刚才被拖出去的也不是您吧,您干嘛呢。

但一会子汪督主若是发起脾气来可不好受,就硬凑了几个词陪笑,诸如曹子慕有眼不识泰山云云,汪如晦听得十分开心,

“咱们回,这破地方本督可一刻都呆不住了”,就领着江昭出太和殿回西厂去了。

这头曹子慕与李长铎在一处饮酒,“子慕,你如何这般忍不得,你瞧,如今咱们又折了一个人在他手里。”

“这样的货色不要也罢,我从前没想到原来他是这样的人,难怪叫阉贼得了把柄”,他是真正的皎皎君子,自然不屑与这等人为伍。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能为咱们所用,就是好的,再不济这个严子华也曾参过汪如晦几本的”,见曹子慕一脸不赞同,他就没继续说下去。

曹子慕复又去找钟同璧,“小瑜,咱们也回吗?还是你想与母亲多说会子话?”眼中尽是温柔,低声细语像在呢喃。

“走吧,咱家离公主府近,我与母亲日日见,也不差这一会”,钟同璧虽然不怎么管曹子慕的事,但知道他刚被汪如晦打了脸心中定然不快,因此也说回家。

曹子慕与李长铎道过别后就与钟同璧一道上了马车,余李长铎一人在席上独自饮酒。

他端着酒走到长乐公主面前,“姑姑好久不见,最近可还好吗”,因着李乾铭的事,现下所有姓李的人没事都不会外出,窝在自个府上避嫌,生怕被东西厂的人拿了证据去。

“本宫好得很,不知道贤侄如何?”长乐公主也端起酒与他敬一敬。

“侄儿近日总是忧心六哥的事,夜不能寐。”

“如何忧心?他自作主张擅自起兵有这个下场不是理所当然?”李培思目光幽幽,没有焦点。

“话虽如此,但就像侄儿上次说的,姑姑还是着人查一查他为何起兵,又为何事败得这样快,侄儿总觉得六哥的事有蹊跷”,

李长铎在心里嘀咕,姑姑如何说话颠三倒四的?已经嘱咐过的话又来问,这是怎么了?年龄大了不记事?

“哦,本宫省得了。”

李长铎与长乐公主行一礼后也转身离开筵席。

筵席上人渐渐散了,楚怀玉与楚映江共乘一辆马车回府,“映江,怎么今日看起来这么高兴?”

“像遇见一个许久未见的故人,但不能肯定”,说着又笑了起来,

“是个姑娘吧”,楚怀玉打趣他。

“嗯。”

没想到自己的弟弟承认了,楚怀玉十分吃惊,他清楚他的弟弟八面玲珑不过表象,实际心中桀骜非常。

对于能入他眼的姑娘,楚怀玉生了几分好奇,同时还有些不安,毕竟今天来的女子中除了几位公主,其余人都是随着丈夫一同来的,“哪家的姑娘,反正你尚未婚配,去求求父亲上门帮你提亲娶了就是。”

楚映江却笑着摇摇头,“不可说”

楚怀玉更惊了,觉得自己真的猜中,难道自己弟弟果然看上谁家的夫人了?

“倒是哥哥你,你是自个心里开心才瞧着我开心吧。是见着了钟同璧的缘故罢?”他避开曹夫人这一称呼免得自家哥哥听了伤心。

“唉……长乐公主当初为何不愿意将同璧嫁与我呢……咱家家世不比曹家差吧。”

“许是长乐公主觉得树大招风罢,哥哥别伤心,以后还会有更好的女子任你挑选”,

楚映江心里清楚并不是如此,曹子慕显然是长乐公主深思熟虑的决定——恐是因着十三王爷,楚家是新秀,实际地位不如曹家稳固,但他嘴上还是这样安慰兄长。

“也许……”许久不见,她还是这样美。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获罪那日,才貌双全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到,“跟我走”。抬起头,那位东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天下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天你的陪伴在汪如汪如晦带着诏书来的时候,张陵均正在自家后院亭子中读书,听见声音来前厅,看到自己全家被一干厂卫押在地上跪着,明晃晃长刀架在脖子上晃得她眼疼,她爹张远山跪在最中间,面如死灰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什么。。…